• 世界观很二,人生观很三,价值观很四
  • 2013-09-06 15:34:00 来源:《新周刊》 作者:肖锋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世界观很二,人生观很三,价值观很四

  网络词汇“毁三观”,出炉将满一周年。人们现在常用它来评价那些有违常识、常情、常理之事。它们与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社会认知不合,甚至可谓颠覆。那些涉及道德和法律的“毁三观”之事,为何层出?与形成社会共识的标准相比,那些很“二”(反传统)、很“三”(利己主义)、很“四”(成功学)的三观,为何总有市场?在举国呼唤正能量的今天,如何正本清源?本刊剖析了“毁三观”的迷乱世象,揭示出道德观上的“小三”和价值观上的“小四”的真面目。匡正主流价值观、弘扬社会正能量是全社会的责任,更与社会舆论对良好风尚的引导、公民社会建设、公民道德素质教育和榜样效应息息相关。“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习近平总书记语),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枉为中国人的话,那么,我们的三观又岂能被轻易毁掉呢!

  良知是永远醒着的

  文/肖锋

    从庙堂到江湖到象牙塔,有无数精致的和粗糙的利己主义者,毁三观的事层出不穷。良知人人具有,个个自足,是一种不假外力的内在力量。所幸,无论现实如何毁三观,我们的良知是永远醒着的。

  俞敏洪有条微博被转了20万次:机场爆炸、商场砍人、孩子被摔、城管打死人…中国社会时显戾气。我们不能只简单罗列这些戾气横生的现象,也不能指望肇事者被惩罚就万事太平,此刻,更需要思考的,是这些戾气的根源在哪里。李再复说,当镜子里看到丑恶,不应骂镜子,应该自省。

  道德观上的“小三”和价值观上的“小四”

  网友称韩寒“变心”了,抛弃了他的“好基友”郭四爷,“甩了”对他“示爱”的方舟子,却恋上了一位小演员。我们彻底不相信爱情了!韩寒婚外情事件给人们制造更多的是笑料和话柄,似并不与价值观混乱、道德秩序相连。今年韩寒不是主角,郭敬明才是。《小时代》的豆瓣评分不及5分,票房却超过5亿。《小时代》宣扬物质成功。郭称“不要用道德绑架我”。赞同者言,郭从没有背景的一个自贡平民孩子,成为如今能拍电影的小富仔。如果他的发家过程程序是正当的,他恰恰可以代表中国。是社会的一种进步。韩寒是道德观上的“小三”,郭敬明是价值观上的“小四”。郭敬明还是韩寒代表中国下一代?传媒喜拿这两个80后当靶子,因为他们的同龄人除了苦逼地骂两句房价,基本上无力也无暇制造话题。有人检讨:我本人生于六十年代,成长于八十年代,非常不认同也不喜欢我了解得很有限的那个郭敬明,但窃以为他至少是一个诚实、真实和踏实的人,他所引发的一系列论争所具有的意义,就是让我看到我这一代人(所谓八十年代人)身上我们自己长期不敢面对的各种伪善与懦弱!

  谁该为毁三观负责?

  从庙堂到江湖到象牙塔,有无数精致的和粗糙的利己主义者,毁三观的事层出不穷。一个社会的精英群体如果都没了三观,又何论平民百姓?王石呼唤:企业家精神更是社会进步的动力。他回忆说2009年曾发起倡议拒吃鱼翅。当时就有位企业家说:这个我不能签,比如我跟部长吃饭,部长要吃鱼翅,我能说我不吃吗?我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这件事其实应该倒过来做:先让权力中心的官员签字,这样企业家们投其所好也就不敢再吃鱼翅了。葛兰素史克贿赂案揭“黑金”占药价近三成,都行贿给了管理部门相关人员、院长、医师和渠道商。这意味着我们吃的药中有红包、差旅费、旅游费和招“三陪”的钱以及各种不便报账的费用。这是跨国品牌入乡随俗?一些海外媒体鸣冤,称中国混乱的医疗行业和或明或暗的“行规”为腐败提供了完美土壤,医药公司给“回扣”虽不合法,却极为普遍。当然,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已表明立场,发布致歉声明,称这严重违背了葛兰素史克全球的规章制度、管理流程、价值观和标准。药价高企毕竟还能治病,而炮仗能炸毁大桥等“桥垮垮”、“楼塌塌”事件则事关人命。“豆腐渣”工程的毁灭性比社会恶性案件更大。深圳甚至出现了“海砂楼”现象,以大量海砂充当混凝土成为当地普遍行业潜规则。这样的楼,会让多少人心惊胆战,无语问天?三观是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毁三观泛指颠覆多数人惯常看法的人、事或现象。平心而论,摸摸胸口,我们的三观还在:它们是家长和老师的话,它们是写在墙上的标语,它们是圣贤的书。“文革”时期的共产主义思想道德教育,也一度制造了夜不闭户的社会风气。只是政治课老师所讲的三观,与现实一碰即成易碎品。三十年间,大面积毁三观的事情一直在发生,“文革”毁的是先贤的三观,近三十年毁的是“文革”的三观。与计划经济匹配的,是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发展市场经济,却没有与之匹配的价值观体系。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只下载了西方的科学技术,至多是管理思想,却没有下载那些与之匹配的价值观。智能手机的原理告诉人们,App要正常运行需要系统软件iOS支持。那么,我们能寄希望于传统国学吗?“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说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然而一个干净的国家,人人都不讲规则而谈道德,不出一段时间,马上就会变得伪君子遍地而道德难寻。”胡适这段话仍能映照当下。规则就是系统软件iOS,信仰也是。信仰是大家共同遵守的心灵律法和行为规则。

  毁三观之后怎么办?

  中国过去三十年的高速发展以廉价劳力和“处女般的环境”为代价,学者孙立平说“低成本发展的时代已经过去,高成本发展的时代到来了”。当今中国有三大透支:第一透支了山河,没有哪个国家被挖得这样千疮百孔;第二透支了合法性,原来的一杆子插到底的权力系统被悄悄转换成利益机制;第三透支了公信,无论官方怎么发布信息,人们的选择首先都是“不信”。关键的还在于心灵的透支。白岩松在《等一等我的灵魂》中问:人手一个手串有助于平静吗?我们的内心,与这看似仅仅是装饰的东西有什么样的关系?季羡林临终提醒说:和谐社会,自己与自己的和谐才是最重要的。小木偶匹诺曹一心渴望成为一个活生生的男孩。仙女告诉他:你必须学会诚实、勇敢、不自私自利。仙女在皮诺曹内心安放了良知。良知是那么微弱,似有似无。自醒能力不见得人人都有。按基督教义,人都是有缺口的,救赎的过程就是发现上帝在内心种下的良知,补上缺口。基督徒认为没有道德感是因为没有神圣。“假如没有上帝,我就什么都可以做。”(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央视《中国通史》的贞观之治篇记载,唐王李世民一次性遣散391名死刑犯,放假一年,相约第二年此时来受刑。出乎意料,第二年391名一个不少来报到。唐王大为感动,全部赦免。某种程度上讲,是草民与皇帝共同的良知,缔造了贞观之治。王阳明认为,良知人人具有,个个自足,是一种不假外力的内在力量。“致良知”即是在实际行动中实现良知,知行合一。所幸,无论现实如何毁三观,我们的良知是永远醒着的。假如你不听从内心深处的召唤,则必将被浮华世界所左右。

  

  •   分享到:
内容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友情链接
中国杭州 | 《杭州》杂志 | 杭州网 | 杭网议事厅 | 共青团 | 市委党校 | 杭州市大学生创业俱乐部 | 杭州市行政服务中心| 杭州图书馆 | 杭州外经贸局 | 杭州民政局
杭州人才网| 杭州市旅委| 杭州市上城区| 杭州市下城区| 杭州市西湖区| 杭州市江干区| 杭州市拱墅区| 杭州市滨江区| 杭州市萧山区| 杭州市余杭区
建德市| 富阳市
主办单位:杭州生活品质研究与评价中心、杭州市城市品牌促进会、《杭州》杂志社、杭州市发展研究中心、杭州发展研究会、杭商研究会、杭州国际城市研究中心
© 2005-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