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探访桐庐“三位一体”互助养老模式
  • 2013-08-26 09:33:00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记者 杨蓥晖 桐庐记者站 陶元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告别“白天狗做伴,晚上灯一盏”的日子

  合岭村老人乐享幸福晚年

  

  桐庐旧县街道合岭村托老所的助老员正在老人食堂里照料老人们吃午餐。记者 李忠 摄

  22日清晨,难得的一场暴雨把仰天蓬山淋得云遮雾绕。

  山下是桐庐县合岭村,差不多踩着下雨这个点,村支书李华开着自己的别克车,把雨刮器打到最大,到旧县镇上买了些毛巾和舒肤佳肥皂,点了下,正好7份,今天要去看望自己结对的7位老人。

  “去看望老人,空着手不好意思。”李书记笑着说。

  从镇上出来约8公里,一边是翠绿的稻田,一边是潺潺的小溪,过了个弯道,路边忽然多了一排黄色木栅壳的路灯,“到了这个地界就是我们村了,省级全面小康示范村。”

  除了这块“省级”招牌,最近在合岭村试点的“三位一体”养老体系,也要在桐庐全境推广。所谓“三位一体”,就是政府购买服务、银龄互助和志愿服务——李书记去看望自己结对的7位老人,就属于最后一块志愿者工作。

  政府购买服务就像淘宝给评一样

  好不好老人说了算

  中午11点不到,91岁的王海娜已经坐在村老年食堂里了。

  按照村约规定,90周岁以上的老人,是可以在这里免费用午餐的。出菜口的窗台上,写着当天的菜单,排骨汤、冬瓜、青菜……

  问王奶奶昨天中午吃了什么?她不好意思地说:“很好吃,豆腐,还有的记不清了,记性不好了。”

  王奶奶有个儿子,今年50多岁,但不幸已经瘫痪在床多年。鉴于王奶奶的实际情况,村里对王奶奶作了一次评估,给了她每周10小时的上门服务时间。

  食堂的厨师何彩玉是王奶奶的服务者,多的时候,她一顿要管20多位老人吃饭,“每天下午四五点钟,这边弄好了,都要上她家看看,陪她聊聊天,给她洗洗头发,洗洗被子什么的,她自己的衣服,是不让我洗的……”

  王奶奶听到这句,摆了摆手,说:“自己的衣服不好让她洗的,对不住她的。”

  作为服务报酬,何彩玉可以拿到每小时12元的工资——虽然不高,但这还有个前提,需要王奶奶的充分满意,就像淘宝给好评一样,不满意的话还有被解雇的风险。

  李书记算了笔账,这部分通过政府购买的服务,一年的开支在3万元左右。问他钱从哪里来?“镇里财政会支持一部分,还有就是村里‘达人’的赞助,一个在杭州四季青搞快递的老乡,说要给2万,我们成立了一个慈善基金,专门给老人服务的。”

  银龄互助就像多了帮兄弟姐妹

  串门聊天相互有个照应

  这种下雨天,63岁的包水根还执意要去趟74岁的邵秋英家。

  还好邵家离包家不远,下几步台阶,隔一条马路,不到200米的路程。

  当时村里给他们结对时,就考虑到路近的因素。李书记说:“大家都是老年人了,一个小老人,一个大老人,平时有个照应,但也不能离得太远。”

  去邵家的时候,正好赶上午饭时分。邵秋英一个人坐在灶头边吃饭,桌上摆着昨晚剩下的芋艿、红烧冬瓜、咸菜。看到包水根来了,赶忙放下吃剩的半碗饭,“你又来啦,”转身又对李书记说,“他很好的,每天来,来了就‘姐姐’、‘姐姐’叫不停,我们像姐弟一样。”包水根听了,站在一旁憨憨地笑。

  邵秋英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县城开饭馆,一个在开城乡公交,早出晚归,基本顾不上家里的农活。前阵子遇上高温,每天傍晚,包水根都要来告诉邵秋英,已经把自己家的田埂开了个缺口,让水流下来到邵家的田里——邵秋英的腰不好,有时候包水根还得帮忙干活。

  不光如此,还有另外两位老人,也得“年轻力壮”的包水根每天去看一看,“就是去聊天嘛,看到人就好了。人不在的话,就打个电话给他们的孩子,问问去哪里了。”包水根说。

  合岭村老年协会会长张关荣说:“你现在看他们很好的样子,一开始还不要结对呢!农村里旧观念重,以为这么结对,就会让别人觉得自己家的孩子不孝。现在好了,大家都相互‘攀比’了,谁来得多,谁来得少。”

  旧县街道的党委副书记皇甫林说:“以前形容农村老人有句话,叫‘白天狗做伴,晚上灯一盏’,现在给大家结对帮扶,每天见一面。人见得到,就能相互有个照应,还能防止有些意外的悲剧发生。”

  当志愿者就像赛马一样

  每年还要优胜劣汰

  合岭村最近出了件“大事”。

  87岁的钟樟其仰面倒在了门口的水渠里,好在被正好赶去他家送电扇的钟根林碰上了。老钟被拉起来的时候,满身污秽和白酒味。

  53岁的钟根林是钟樟其的养老志愿者,他知道,钟樟其的酒瘾又犯了——这把年纪,每天还要到村口小店去打半斤白酒喝,3块钱1斤的那种。

  这次意外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不然这么热的天,晒都晒死了。”

  出事的那天晚上,钟樟其吃了碗面,就再也说不出话了。中风了。他唯一的儿子在县城里打工,一时联系不上。钟根林不放心,半夜又去了他家两趟,发现钟樟其都倒在地上,然后就一个人“哼哧哼哧”把他搬回床。

  “他儿子后来回来了,一定要给村里送锦旗,说没有这个根林叔,他爸爸肯定没了。”李书记说。

  在这件事没发生之前,钟樟其的身体很硬朗,一有空就爬到海拔800多米的仰天蓬山去种些油菜、地瓜。为啥叫仰天蓬山?意思是必须仰着脖子才能看到顶。这山就是年轻人,也要爬上2个小时才能登顶。钟樟其凌晨4点去,下午5点回来——鉴于老钟的身体情况,当时免费的政府购买服务只给他定了每周4个小时,“现在这样子,我们马上就要给他增加服务时间了。”

  就在采访的那天早上,老钟的儿子去了县城,他把老爹暂时托付给了志愿者钟根林。钟根林说,“现在好些了,老钟手脚能动了。”

  除了照顾钟樟其,身为中医的钟根林还要给村里几十个老人量血压,信他医术的老人还叫他开副中药什么的——钟根林曾治好过别人的中风,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当然,钟根林做这些,也不是没有回报,按“三位一体”养老制度,他现在所做的帮扶可以换成积分,在他80岁后,成为享受优先服务的重要依据。

  说到这些,钟根林摊摊手,说,“谁还想到这么远,就是给别人量个血压嘛。”

  当然,说易行难,这个养老志愿者也不是想当就当的,合岭村现在有47名志愿者,村委每年对他们进行考核和评比,不合格还要被解聘。李书记开玩笑说,“现在大家压力也不小,怕老人们不给‘好评’。”

  玩笑归玩笑,真正给李书记压力的是全村老龄化已经超过30%的问题,“这个数据比整个杭州地区还高,所以养老问题,成了我们村最大的问题。我们村生态不错,也不算穷,但对养老问题,我们还在积极探索中。”

  就在本月中旬,桐庐专门召开了一个有关养老主题的现场会,会场设在了旧县街道,意在把合岭村的做法复制到整个县境。桐庐县民政局副局长程晓华称,我们有个目标,就是“不让老人因空巢而无人照料”。

  用“草根”智慧解决农村养老问题

  杨蓥晖

  农村养老,现在也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从传统观念和农民手头余钱等现实情况来看,去养老院的不多,很多人还是选择居家养老。但问题也来了,家里的孩子都外出打工了,谁来帮忙养老?还是自养自老?

  农村有别于城市,市场化程度不高,一个村庄有家超市已经很了不起了,更何况是养老社会化服务?在农村,出现有钱难寻保姆、买不到服务的问题,也不奇怪。

  再一个就是习惯的问题,很少听说有农村的人会去敬老院养老。这个也不难理解,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就提过一个“熟人社会”的概念,意思是人习惯自己的“小圈子”社会,到了陌生的环境,难免会产生不适应,以致不愿去尝试。

  因此,农村的事情,有时候需要一种“草根”的智慧。桐庐合岭村的做法,就是充分发挥了基层政府引导和村民互助的作用,先是解决了购买服务市场的问题。目前这块市场不是很大,的确需要政府来支持,甚至当“娘舅”来解决这个问题,但随着国内老龄化的日渐严重,也应该看到其中商机。再是充分发挥了“熟人社会”的作用,老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你帮我,我帮你,氛围就起来了,自然又形成一个更加亲密和谐的“熟人社会”。用这种智慧来因地制宜解决农村养老问题,相信势必能推动整个农村的发展与进步。

  •   分享到:
内容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友情链接
中国杭州 | 《杭州》杂志 | 杭州网 | 杭网议事厅 | 共青团 | 市委党校 | 杭州市大学生创业俱乐部 | 杭州市行政服务中心| 杭州图书馆 | 杭州外经贸局 | 杭州民政局
杭州人才网| 杭州市旅委| 杭州市上城区| 杭州市下城区| 杭州市西湖区| 杭州市江干区| 杭州市拱墅区| 杭州市滨江区| 杭州市萧山区| 杭州市余杭区
建德市| 富阳市
主办单位:杭州生活品质研究与评价中心、杭州市城市品牌促进会、《杭州》杂志社、杭州市发展研究中心、杭州发展研究会、杭商研究会、杭州国际城市研究中心
© 2005-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