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多动态
  • 杭州出租车价格怎么“调”?考验“初心”与“使命”
  • 2019-07-31 17:10: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本月初,杭州召开巡游出租车运价调整听证会,公布两套拟订的运价调整方案。方案一将起步价从11元/3公里调整为13元/3公里,里程费不变;方案二则是将起步价调整至12元/3公里,里程费上调0.1元,调整为2.6元。

 

同时,鼓励司机节假日运营,新增特别补偿费,调整“等候费”为“低速等候费”,可在特别时段(包括夜间、法定节假日期间等)、特殊区域加收一定费用。

 

“调价”很对

 

“调价”,很对。尤其是两个方案之外的“动态调价”,喊了十几年,终于让人看到了落到实处的希望。笔者自2004年来到杭州,一直从事新闻评论工作,针对出租车价格机制,十几年来写过无数的评论;2015年进入杭州日报以来,也未尝中断对于出租车价格实施“动态调价”的鼓与呼:《以价格杠杆破解春节打车难》、《“动态调价”其实是市场常态》、《出租车改革要走大路迈大步》、《让西湖边也能顺利打上车》、《治理打车乱象 需要“供给侧改革”》……

 

抚今追昔,感慨万端。机场、景区等特殊路段,拒载、黑车为何屡打不绝?不治本,难治标。“本”在哪里?“本”在供给侧;供给侧的出路在哪?在走向市场,运用好价格杠杆,唯价格杠杆可以调控供给与需求。

 

车站、机场、景区的打车乱象,根源在供给远远无法满足需求,而其根源则在于价格机制。有运管部门在谈到执法难度时如下一番话很令人深思:“有乘客不配合,借来不及、赶时间等理由不愿意配合,他会说这是我朋友,是我认识的,种种理由不配合我们调查。”被损害了“合法权益”的乘客为何反而与漫天要价者结成攻守同盟?道理很简单:对乘客而言,能够打上车,尽快赶到目的地,才是第一重要的。

 

 

“调价=涨价”很不对

 

“调价”很对,价格就是要随供需变化而动,而作为管理者更需要善用价格杠杆调控需求。然而这次听证会推出的核心方案却令人失望,那是两个单纯“涨价”的方案,也是背离市场真实情形的方案。尽管美其名曰“保护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但常识是,消费者愿意付钱才是商家实现“收入”的前提。

 

只有在一种情形下,“高定价”才会与“高收入”画上等号,那就是垄断。然而现实是,出租车行业“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那么以“涨价”来提高出租车司机收入,是念的哪门子经呢?是还活在垄断的“旧梦”里不愿出来,还是判断网约车由于被严格限制导致数量大幅减少,出租车又可以漫天要价了呢?

 

来自一线的司机朋友是清醒的。杭州市政协委员、一线出租车司机周震说:“万一调得太高,坐出租车的人反而少了,把乘客推向了网约车,出租车的生意反而受影响。”他还现场提出了一套调价方案:“我和一些司机交流过,反而认为起步价可以往下降一点,减少到10元,起步公里数也可以相应少一点,这样对司机和乘客都能产生互惠效应。”是啊,现在叫个短途的网约车,10元钱不到,为何打出租车至少要付11元钱,一分都不能少呢?这样一个“起步价”不知让多少乘客放弃了出租车,如今还硬要提价,分明是脑壳坏掉了。

 

不要再对消费者实行价格勒索了

 

网约车的出现,打破了出租车行业的独立王国,给了消费者更多的选择权。即便是同样的价格,消费者还是更愿意选择网约车而不是出租车,因为网约车不管是在服务还是在车况上都要高出一筹。当然,这会让原来的出租车司机利益受损,但问题是,原来的利益格局是一个公平公正的格局吗?可以保障消费者权益的格局吗?

 

固然,由于政策限制,网约车数量大幅减少,“打车难”某种程度上已卷土重来,从而为出租车涨价提供了前提条件。但要问的是,在保证出租车企业、出租车司机利益的同时,考虑过消费者的位置吗?消费者的需求,一是打车方便,二是打车方便的同时还能享受到优惠的价格。而这两条,并不需要谁的恩赐,只需要放开市场,一切由市场来决定。只有放开的市场,消费者才不会遭遇价格勒索。

 

出租车价格市场化 没有借口

 

出租车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小公司林立,个体户众多,如果也像集贸市场一样实行自我定价,那样消费者将茫然无措,政府定价属于不得不然。但也要看到,今天互联网技术的高速发展,已为传统出租车行业在价格上的“市场化”提供了相当条件,传统出租车行业完全可以与网约车一样实行“动态调价”。

 

事实上,消费者早已可以通过网约车平台呼叫出租车,然而其中最需要突破的瓶颈则是“价格”——网约车是“动态调价”,并且对乘客保持信息透明,而出租车则相反。传统出租车要在与网约车的竞争中不落下风,保证的哥的姐有可观的收入,与时俱进实行“动态调价”势在必行。

 

一个简单的设计是:政府部门完全可以与互联网平台进行合作,将所有出租车纳入到网约车平台并实行与网约车一样的价格机制;网上接单后“空车灯”马上变“有客”灯,在技术上也完全可以实现。当然,进入门槛也应该一致,那些脏乱差的出租车应该被逐出市场;惩罚机制也应该一致,那些绕路、拒载、损害消费者权益的司机应该被剥夺资格。

 

当前全国上下正在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那么作为出租车管理部门,应该坚守怎样的“初心”呢?就是通过有效治理以满足广大市民不断增长的对于出行便利与美好出行体验的需求。出租车价格该怎么调?就是一块“初心”的试金石。

 

作者:翟春阳

杭州日报评论员

 

图片来源于网络

若有侵权请联系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