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多动态
  • 浙江昆剧团 | 一曲流觞,成千古传唱
  • 2020-01-10 12:11: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咪两盅小酒,剩一襟晚照。拍粉、揉红、描眉、勾眼......月上柳梢,酒过三巡,昏然间竹笛声声,悠悠然一个盛装的女子在台上慢慢开音。这是昆曲的一种氛围,也是一种况味。


中国的戏曲,似乎都有着很强烈的地方属性。诞于江南的昆曲,便有着摆脱不了的文人气。这个中国最古老的剧种,发源于14世纪中国的苏州昆山,自明代中叶独领中国剧坛近300年。2001年,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


看,唱念做打、舞蹈与武术间的糅合;听,曲词典雅、行腔婉转......偌大的戏台上,是昆曲在水秀翻舞。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2019年11月14日晚,浙江昆剧团的新编昆剧《梅妃梦》在浙江胜利剧院首演,故事的主人公是“唐玄宗的梅妃江采萍”。

 

这个在戏曲舞台上相当冷门的人物,是个戏份极少的配角。《长生殿·絮阁》一折中曾对这个传奇的女子有过匆匆的一瞥,折子戏里唐明皇夜会妃子,杨玉环吃醋大闹宫殿,李隆基匆匆回宫,丢下了失意的妃子。那个“失意妃子”,就是梅妃江采萍。

 

   
虽是配角,却完全不掩她的光彩夺目。梅妃出生医道世家,善诗文、能歌舞,气度高雅,才貌双全。她酷爱梅花,每当梅花开遍的日子,她便在梅树下翩翩起舞,因此被封梅妃。

 

一度,梅妃是唐玄宗最宠爱的妃子。如果用花来比喻,梅妃是梅花,而杨贵妃是牡丹。牡丹富丽,招蜂引蝶,而梅花素雅,傲立风雪。所以,她对唐玄宗的爱,与杨贵妃截然不同。

 

老电影曾拍过周璇版的《梅妃传》;京剧也演过以梅妃为女主的剧目,唯独昆剧迟迟没有尝试。

 

2019年,浙江昆剧团的新编版《梅妃梦》脱胎于昆剧《长生殿》。这是梅妃第一次以主人公的姿态出现在昆剧舞台。虽为新创,但也是对传统艺术的传承,台前幕后的浙昆人压力都不小。

台前。饰演唐玄宗的曾杰第一次演皇帝,戴髯口,压力不小。首演前那一个多月的排练,让他心力憔悴。“上下嘴唇以前都要动,现在戴着髯口说话,上嘴唇不能动,一动髯口就要滑下来。”

 

演梅妃的,是曾杰的老搭档胡娉,这是她第一次在剧里吹笛子,第一次跳舞,而且挑战的是梅妃经典舞蹈——惊鸿舞。

 

幕后。编剧陈平,是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博士生导师。为了展现唐朝景象,他特别突出昆曲四功五法以及曲牌等特色。在创作中充分得运用了同场曲、独唱、人物舞台现场的演唱,三者的结合,以及画外音和舞台表演的相结合。

 

导演王世菊,是浙昆世字辈艺术家,小百花经典剧目《五女拜寿》的导演之一。对新创剧传承艺术,她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不能照搬传统,需要考虑现代的需求与审美,要让观众喜欢并看得明白。

“戏是通过演员在舞台上的发挥,才能被观众所接受。”

  
而这一切的幕后推手是浙江昆剧团团长王明强,他同时也是浙江京昆艺术中心党委委员、副主任。2019年,是他从事昆曲这个行当的第四十一个年头。

▲ 昆曲《十五贯》进京演出纪念 王明强(右二)

身为浙江昆剧团当家人的王明强,每年都做了很多工作来推动《梅妃梦》这类新编剧的演出,为了“传承”的责任,也是为了自己对昆曲的爱。


 

说起自己与昆曲的姻缘,王明强脸上的光是在年轻人身上才能见到的憧憬与灵动。

 

1978年,浙江昆剧团招录工作人员,当时一个班只有60人,报名者众多。经人介绍,再加上那个年代才有“户口粮票”政策的加持,本着试试看的心情,还是个半大孩子的王明强,懵懵懂懂地参加了浙江昆剧团的考试。没想到金榜题名,不但

考中了最后一个名额,还一待就是几十年。

 

彼时的浙江昆剧团,就坐落于如今的黄龙洞,没有现在风景名胜区的“身份庇护”,黄龙洞还是漫山遍野的竹林。

 

当时,生活条件的艰苦是现在不可想象的。老旧筒子楼里,时常见到硕鼠从眼前飞奔而过,除了电灯就再也没有其它带电的东西了。一群孩子睡在大通铺上,三层楼只有一个洗手间,没有浴室。冬天,疯练了一周的孩子们,最大的享受,就是

周末走路去保俶路的省府浴室洗个热水澡,这已经是相当奢侈的事了。

   

老一辈艺术家们,面对新一代的昆曲人,给予了空前的厚望,教得格外用心。都说严师出高徒,王明强没日没夜地苦练。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他这水磨石传的童子功,就是在那些日子车载斗量的汗水中打下的。

 

昆曲演员周传瑛是王明强一生的恩人。年少时的王明强在剧团打小锣,也许是相似的经历,让周传瑛从他身上见到了曾经的自己,所以周传瑛几乎到哪里都带着他。一次次的台前幕后,都让王明强记忆犹新。

   
老一辈们口中昆曲的盛世,是王明强少年时的瑰丽梦境。但如今的昆剧演出,已难现当年的盛景。

 

就如同新编剧《梅妃梦》的首演地——浙江胜利剧院。如果不是刻意提及,可能少有人知道,这个隐匿于闹市区里毫不起眼的“小剧场”,是浙江省历史最悠久,同时也是在原址保存最完整的剧院。

 


时代的变迁、新文艺的崛起、赠票对市场的打击,传统文化的审美确失,都使昆曲推广之路举步维艰。在昆曲最艰难的几年,王明强和浙昆人依旧在坚守。他们始终坚信,不出三五年,昆曲一定会回归。

 

凭着一股执着和热忱,王明强在昆曲的传承和推广岗位上,一干就是几十年。

 

为了让昆曲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中,除了坚持编创诸如《梅妃梦》这样的新创剧外,浙昆的昆曲推广工作可谓“遍地开花”,用王明强的话说,他们的推广,想尽了所有的办法,包括各行各业,可谓是海陆空全覆盖。“在坚守昆曲的传统、传

承与市场这方面,浙江省所属院团中,也是名列前茅。”

 

▲ 2019年11月4日,王明强在布鲁塞尔演出


在这条路上,王明强创办“跟我学”公益培训班普及昆曲,创立“5·18”传承演出季、长三角“三地联动”演出品牌,推出全国首档展示昆曲现场教学的推广类节目《昆曲来了》,改编中西方原创剧目《圣母院》与《红鞋子》,举办昆曲交响

音乐会,甚至还牵头设立昆剧实验基地,撰写昆曲考级教材等等。

 

《昆曲来了》节目截屏

 

最让王明强自豪的,是在面对疲软的观众群,浙昆能始终坚持将“推广”与“市场”结合。因为一切的核心,就是让观众重新买票回到戏院,重新爱上昆曲。王明强希望传统戏曲能在新的土壤里开花结果。

杭州剧院浙江单场销售最高票房50万的成绩,就是浙昆创造的。他们想守住“文化市场良性循环”和“戏曲观众培养”的底线。正因为这样的坚持,2019在北京举行的浙江戏曲周上,浙昆交出了一张令人满意的答卷。

                                ▲ 北京长安大戏院浙江戏曲周上浙昆五辈昆曲传承人齐聚一堂

 2019715日,北京长安大戏院浙江戏曲周·浙昆五代同堂牡丹亭公演,所有演出票只售不送,每张880元(戏剧周票务原价每张380元)。人们将信将疑着,即便在北京这样文化市场较好的城市,传统戏曲的演出依旧销售困难,浙昆如此的惊人之举,到底有几分底气,几分成效。然而,浙昆成功了,令人瞠目结舌地成功了。

▲ 王明强在“浙漾京城”浙江戏曲周新闻发布会现场

 

这一场演出,因为浙昆的坚持,因为王明强带领的创新团队的坚持,因为昆曲无以伦比的艺术魅力,尽管是比原来定价高出许多的演出票,也早早地被一抢而空,黑市价格更是翻了一倍不止。也因此被北京新京报评为2019年度在京的最佳演出。


中央电视台“空中剧院”主动上门,要求为演出全程录影。演出现场,所有因录影而受影响的观影座位栏目组也都包圆儿了。说到这里,王明强笑得有些得意。别人做不到的事,浙昆做到了,因为这是昆曲,这是百戏之祖。

 

而今,昆曲已经成为了融入王明强血脉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昆腔《梅妃梦》的美与雅,是值得憧憬的一段美好,一段隽永,一段百世流芳。几十年的昆曲生涯中,有太多的点滴,值得他如数家珍。昆曲的世界里,王明强来了后,就不曾想过离开。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