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多动态
  • 未知的风景,是一次又一次翻山越岭的理由
  • 2020-01-13 10:19: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这是一座多山的城市,天目山余脉向东延展,到了西湖边上,从南、西、北三面环绕着西湖,湖的东面便是杭州老城区。西湖群山山峦延绵起伏与湖面相映成趣,群山中,村落星星点点,寺院若隐若现,暮鼓晨钟隐约可闻,顺着山坡簇簇茶树星罗棋布。


 

杭州今年的冬天,有点暖。对于热衷于户外运动的785年轻人们来说,这可能是件好事,也或者天气变化对他们并无多大影响。他们热爱生活,向往大自然,一年四季在他们的心中,都是美好的,是春华秋实,是夏蝉冬雪。

 

785户外俱乐部,一个源自杭州的斜杠青年组织。工程师、文字编辑、美食达人、摄影爱好者……他们的主业像是一双双羽翼,插在785这个被不谋而合偏爱的业余组织上,丰满后,翱翔。


 
80后的伊冷,江西人,在杭州经营着一家母婴类的线上跨境电商店,也是785(杭州)户外俱乐部的创始人,那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他的785,成立于20186月。

 

怎么就从江西到杭州?大学时代,伊冷并没有去过很多地方,到了该离开学校的那段时间,突然有同学提议一起来杭州找工作,他也就提起行李坐上火车。那是2013年,伊冷开始了异乡的拼搏日子。


 
西湖群山,是伊冷喜欢的;爬群山,是他无心插柳的一次“创业”。曾经的伊冷,不爱运动,有个两三年时间因为压力太大,体重飙到了历史新高那时,他不得不考虑减肥。超标的体重,简直成了他选择慢跑的拦路虎。后来,伊冷转向开始爬山,“根本爬不了多久,当时走两三公里就累得不行了”。

 

难以想象,眼前这个健硕的青年,还有过一段看似卑微的曾经。

 

运动得多了,伊冷的体重有了明显的下降,7个月时间,减了30多斤。很快,他结束一个人的战斗,开始找人结伴、开设论坛、组建团队……如今的他,踩线、带队、玩越野、组织露营、运营社群,也开始未雨绸缪着785的户外运动大平台构建。


 

 

Q785户外俱乐部的“第一次”?
A我们是20186月创建的785户外俱乐部,也算是785的“第一次面世”吧。之前的4月,组织了785的第一次团队活动,那是一段有趣却不太靠谱的旅程。三个喜欢户外运动的网友约到了杭州火车西站,我第一个到,花了1个小时,等到了第二个人,又花了2个小时,才等到第三个人。那时觉得,玩户外的人怎么都这么不靠谱。

 

Q785户外俱乐部成员的特点?
A:工作学习苦,就来785。我们热爱生活,喜欢大自然,很年轻,很虐;我们向往的风景很纯粹,很美。

785户外团队的成员偏年轻化,有带着孩子来的年轻爸爸,最多的群体是久居办公室的程序员。杭州本身是互联网公司比例较大的一座城市,所以IT人群占了很大一个比例,他们平日运动,社交的机会较少,相对会比较积极参与户外类活动。


我们团队成员的年龄平均在30岁左右,也有一些年纪稍大的,但从容貌上根本看不出他们的实际年龄。运动,其实能改变很多,包括人的精神状态,甚至容貌。


 

Q徒步中的幸福?
A手机没有信号,这是户外运动中比较纯粹的一种幸福。大家的手机没有信号,面对面谈聊的机会就更多了。这和都市生活是一个很大的反差,在山里面,你可能就没那么多功夫研究电子设备,徒步的全程更多的是“自在”。


 

 

 

他说自己是第一批老去的90后,过了年就30了。这个大男孩紫陌,也算是785的一枚重量级“元老”。

 

遇见785之前,他的生活可能就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从浙江农林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紫陌找到一份设计工作做了一年,再就回家创业,混迹金融圈。2015年,股市动荡,紫陌把公司关掉,开始玩户外,开始自己的人生之旅。他想追寻的生活在远方,但未知方向。


  
紫陌的老家在烟台的一个县城,和杭州一样,有很多山。奶奶家与自己家离得并不算太远,大概就湖滨到西湖群山的距离,那里也是群山环绕。小时候的紫陌就喜欢爬山,父亲也舍得带他去郊外翻山越岭,泰山、长白山……对大自然的热爱,是骨子里就有的;而爬山的技能,是从小摸爬滚打练就的。


创业失败后,紫陌有点迷茫,他开始爬群山,玩重装。他长途跋涉去见了久违的山,从山东到河南,再到湖北、浙江、江西、广西、湖南、重庆、四川,然后进藏。


从西藏出来后,走新疆的南疆线到达乌鲁木齐,再继续穿过甘肃、青海、内蒙古、北京、天津。那一年,是2016年,他从正月出发,花了8个月左右时间,差不多把中国画了个圈圈。


   

定了定心,次年,他来到了杭州。与杭州的缘分,可能是源于2017年网投通过的一份简历,可能是因为他组建的“华东重装群”,也可能是冥冥中带他到杭州相遇的那个姑娘。


如今的紫陌,做着设计,负责着某品牌的新媒体平台建设,依然玩着他最爱的重装。


Q户外俱乐部为什么取名“785”?
A这是我们团队早期走过的三条路线,每个数字代表一条户外的徒步路线。“7”代表临安的天目七尖的徒步线路;8”指丽水的千八线,号称“华东第一虐”的户外线,那条线由浙江省11座海拔在1800米以上的山峰组成;5”就是最近在抖音上很火的武功山。

 

Q在这个团队中,你是一个怎样的角色?
A非常皮的小孩,也有点认真。785俱乐部的Logo就是我设计的,还有队服、头巾。Logo中的“7”,做了一个登山杖的变形设计;5”是一个锁扣,户外攀岩的时候必不可少的安全保障;8”则是把75两个数字联结在一起,代表同心。


 
Q几次重要的重装行程?
A2016年,2100公里,76天,走的是川藏线。从雅江出来,在整个山道走了10多天的时候,突然遇到暴风雪。当时,徒步大队伍已经从27人减少到了7个人,我在路上度过了26岁的生日。进入无人区后,队友意见出现分歧,有人相继搭车放弃徒步,因为我们实在不知道到底还要走多远。前途的迷惘,是那一次出行遇见最大的打击。


最后弹尽粮绝,都准备化雪取水,就地扎营硬抗那漫天大雪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远处一缕青烟。幸运地,那一夜我们被藏民友好地收留了。


有时候在城市里待久了,会觉得相互越来越陌生,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渐行渐远。那一次,我看到了没有戒备的帮助,特别感恩。

 

  
还有第一次重装行,去的是云南雨崩村。

 

中国有两个是最晚通公路的地方,一个是西藏的墨脱,一个是云南的雨崩。第一次跟着旅行团去云南的时候就听导游说,“云南最美的地方是香格里拉,那里还有个美极了的雨崩村。雨崩村在藏语里的意思,就是天堂。”

 

从那开始,我就各种憧憬。憧憬到后来忽悠了几个朋友再次出发,向云南。找了个私人导游,带我们几乎走了一天的路。七八月份的雨崩,连着下了几天的雨,进村的路狭窄得无法通车,沿途泥泞。


当时的雨崩村,大概只有四五十户人,大家没什么事干,就互相聊聊家常,慕名而来的人,天天地北都有。可能是因为年少,那会儿确实大开眼界,“原来中国还有这么原生态的美景”。


 

 

Q徒步中的幸福?
A未知的风景。户外走线,往往是为了一个地方而去的,而重装,又时常能遇见一些特别的未知风景,其实也是在磨练自己。不曾走过的路,前方有太多的未知,不管是景色也好,还是天气,艰险,那是一种对自身未知的冲击和考验。


我的下一站,是阿拉善的巴丹吉林沙漠。沙漠的美,在于它曲线上的柔美,带着弧度,不像山峰的孤冷。如果有幸能赶上下雪天,就像人走在冰淇淋上那种感觉,特别期待。



或徒步,或重装,原来,户外运动这种东西真的会让人上瘾。


在个人体能要求方面,加入785的起点确实有点高。偶尔有人走了不到一半行程,体力不支选择原路返回,但下一次依然可以在团队活动中见到他们的身影;有人咬咬牙,完成了第一次全程的徒步,达到终点的那一刻,泪奔……沿途,都是风景。


 

 

 

785户外俱乐部,从开始不太靠谱的3人行小团队,扩大到了如今1000余人初具规模的组织。他们,怀着一鼓作气的情怀,兼顾着考虑起团队未来的长远经营与发展。

前些日子和伊冷、紫陌见面时,谈起了他们各自2020年的第一次户外活动。2020111日,伊冷会带着785户外俱乐部的40余名队友再次走西湖群山,这也是他己亥年的最后一次带队,而紫陌则会去内蒙古,和三两好友结伴走沙漠,看那无边无际,荒芜的美。 

计划中的这天,正好是明天,愿他们能看见比憧憬更美的未知风景。一次又一次的翻山越岭,沉淀的是那越走越长的回忆。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