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多动态
  • 张星海 | “宇宙茶学系”博士
  • 2020-04-17 14:37: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在高等教育教师队列当中,年龄是常常被提及的东西。几岁博士毕业,几岁流动站出站,几岁能发多少篇SCI,以及几岁评上教授......人们好像更喜欢拿更快更早去衡量成就,并举尽一切例子证明这个定理。


确实,年龄与时间往往是残酷的。但这世界还有一种被叫做运气或机遇的东西。当你选定一个方向并为之努力,人生的波峰便随时可能在下一秒出现。

成为宇宙茶学系博士

浙江大学茶学系,在业内有“宇宙茶学系”之称。这里不仅有全国唯一的茶学国家重点学科,也一直是大师云集的地方,已故的著名园艺学家蒋芸生、著名茶学家庄晚芳、“茶多酚之父”杨贤强等,都曾为浙大茶学学科的建设和发展做出过重大贡献。


张星海的微信签名是“茶博士”,他说自己的确是博士,之所以用这个外号,是因为给人感觉没啥距离。

他是在1996年在职考上浙江农业大学茶学系的,那时,浙江农业大学还未并入浙大。这个出生在合肥的年轻人,对茶的了解,也只是停留在父亲泡过的大碗茶。而之所以选择茶学,一方面是因为考分刚巧超过提档线十来分,第一志愿选报这个专业,被录取的概率更大;另一方面,是当年茶学专业不仅可以免交学费,每月还有伙食费补贴。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张星海还在厂里上着班,厂办负责收发信件的同事先是祝贺他,然后轻轻说了一声“可惜专业不好”。带着不被看好的心态,张星海在工作两年之后重返了校园。

                                                                                                        ▲ 浙江农业大学旧影(现浙大华家池校区)

因为是工作后辞职读大学,张星海不想再给家人增加负担,从大一暑假开始,他就兼职打工。在班主任的引荐下,他担任起了杨贤强教授的研究生杨秀芳(现为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杭州茶叶研究院副院长)的论文实验助手,协助其做大孔树脂分离纯化茶多酚。


“看得出当时杨秀芳师姐不怎么开心,觉得大一学生根本就帮不上她的忙。”但因为曾经在工厂上过班,对一些车间操作流程有点熟悉,加上自己又积极主动,张星海很快就成了师姐学位论文的得力助手。


也是得益于这次机会,他开始利用空余时间,到图书馆借阅有关大孔树脂分离纯化的书籍。兴许是因为比同级的同学年龄大,对未来带有些许“危机感”,张星海在大学期间学习一直十分努力。这段经历也为他后来读研读博,以及到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工作后,亲手组建茶多酚提取、分离、纯化、干燥及检测小型中试教学车间,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积累。


2000年,没有意外地,张星海免试被保送进入浙江大学成为茶学研究生,而后,他又继续攻读并获得了浙大茶学博士学位。

                                                                                                                ▲ 张星海与导师及同学的硕士毕业照

茶学八十年,接棒学科建设

1939年,复旦大学(重庆)茶叶专修科创办,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茶学学科,在重庆北碚起步发展。八十多年来,茶学学科发展由弱到强,逐渐为人知晓。


5万名毕业生、3000多名研究生和外国留学生、进修生中,不仅有许多人在茶行业深耕,更涌现了一批以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宗懋为首,中青年专家为主的茶叶科技工作者和教育者,张星海毕业后,也成了其中一员。

2003年,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拟筹备一个新专业——生物技术与应用,因为和所学专业具有相关性,张星海成功应聘,并成为了该专业的学科负责人。


出于专业特色的考虑,他把茶叶深加工相关课程融入到专业设置中。十六年时间,生物技术与应用专业两次变更名称,成为茶艺与茶叶营销专业。在他的带领下,拥有同类专业的高校中,浙经贸出类拔萃。


经历十几年教学工作,张星海好像看到了茶文化专业在高等教育中的发展瓶颈,他决定牵头举办全国性专业大赛。“在职业院校里面,小众专业如果没有机会外出交流,对专业和学生发展是绝对不利的。”

 

2013年,如今已成为行业品牌赛事的“中华茶艺大赛”,在张星海和同行们的努力下诞生。除了茶艺技能比拼,他还结合当时特别流行的“微电影”形式,设置解读茶艺项目,选手们创作8-10分钟的影像,表达自己对茶的理解,并在网络渠道进行传播。当时裁判长、浙江大学茶学系教授王岳飞,评价其“开创了互联网传播茶文化的先河”。

可连续两届大赛举办下来,张星海又发现了问题:南北茶文化教学水平差距大。在大赛拿奖的几乎都是南方选手,其中的一个关键点,在于北方缺少高质量师资。

所以,2014年他又做了另外一件事情,联合一批业内学者向教育部申请了“茶艺与茶文化类专业骨干师资培训”,简称国培。每年暑假,邀请行业内的大咖为全国各地茶专业教师做为期一个月的培训,算上高校教师、社会培训机构老师,过去五年,从国培班走出去流向全国各地的学员,有600人左右。

当然,这些只是他职业生涯的九牛一毛。学生刘建平这样评价张星海:“有时候老师上午还在学校上课,下午朋友圈定位就跨了好几个省。他对这份事业的驱动力很强,师兄和他一起坐飞机,睡着睡着就看到他掏出笔记本开始干活,我们都感叹自己的精力不如他。”


的确,仅仅是他以“茶博士·星海泛舟”为主题的朋友圈工作日常分享,已经保持了664天的日更,并将前300篇结集成册,出版专著《茶艺传承与创新》。

茶文化发展,需要后起之秀

“比赛的意义,不仅要把优秀的年轻人选拔出来,更要引领产业人才培养的方向。但很多人只是为了比赛参与集训,比赛一结束,短期学到的东西很快就忘了。”这不是张星海希望看到的。

所以,2017年他接手“中华茶奥会”筹备工作后,就紧扣行业发展需要,大改比赛项目模块。为了“揪出”备赛时抱着应付和侥幸心理、只泡茶不喝茶的选手,2019年,张星海在大赛中设置新版块——茶汤连连看,一改过去单凭泡茶技术打分的传统。在比赛中,选择3-4种不同的绿茶,冲泡后把茶汤打乱,从中找到裁判指定的茶。

同样的办法,他也用到了全国职业院校手工制茶比赛里。比如增加“茶叶缺陷诊断”版块,在比赛中请一批专业炒茶师傅,按照手工制茶标准,在制作流程中故意“做手脚”,让茶叶品质发生不好的改变,最终让选手通过品味来评判哪个环节有问题。


“我想让选手知道,你只会泡茶是不够的。平时喝茶不多,那肯定找不到答案,严格的培养才能让人和社会需求相吻合。”

 

从踏入浙江农业大学茶学系的那一天起,张星海的人生就开始与茶相惜。他说在这条路上走了那么些年,对提高茶文化教育水平的使命感愈发强烈。因为时代的原因,他上大学的时间晚于许多同龄人,但往后的每一天,他都走了比别人更多的路。


2019年底,他成为教育部(张星海)茶艺与评茶技能大师工作室领办人。也是在这一年,停办数年的浙江树人大学国际茶文化学院,恢复茶文化专业,急需一位专业带头人,张星海又一次出发了......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