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多动态
  • 施舟英 | 良渚博物院里的“网红”讲解员
  • 2020-05-26 10:27: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沿着木制栈桥缓缓踱步,新生草木的香气不经意渗透进呼吸,就这么和满目翠色、百子莲的淡紫撞了个满怀。灰白色墙面没有任何装饰,简洁流畅的线条划开了青空,砖石堆砌,缄默却深沉。

 

 

不同于繁华城市中心的博物馆,坐落在美丽洲绵延绿植间的良渚博物院涵养着他独有的气度与胸怀。温润而坚韧,说的是良渚文化,说的是良博院,说的也是这院里的人。

初遇 · 懵懂

 

眼前的姑娘戴着口罩,眉眼清秀,头发整齐地盘起,藏青色的工作制服包裹着挺拔的腰肢,博物院的院徽和铭牌严谨地别在胸前,丝巾端庄地系在领口,举手投足透露着干练。操着一口好听的普通话,有着能让人立刻放松的语调。

 

今年已经是施舟英在良渚博物院负责讲解工作的第五个年头。

 

进良博院的契机,按施舟英的话说,带了那么点命中注定的味道。2015年的夏天,在毕业这道坎上,施舟英和大多毕业生一样被就业的浪潮推着走,纠结着是留在实习单位还是另寻他家,良博院的招聘启事就这么砸中了她。

 

土生土长的余杭人,汉语言文学出身,普通话标准,身高达标,天时地利人和好像都搭上了,要不就去试试吧。

面试当天,施舟英背着书包,面对眼前一排老师,根据考题提供的材料磕磕绊绊地完成了一场关于良渚的讲解。

 

就这样,“最初对博物馆并非很感兴趣的”施舟英闯进了良渚博物院,成为了一名讲解员。“可能是当时报名的人不多”,她的脸上浮现出庆幸的笑容,“按照现在

的标准,我这样的条件是很难进良博院的。”

 

还好,当年那个懵懂的女孩现在终于可以自信地说出那句:“欢迎来到良渚博物院,我是讲解员施舟英。”

2019年夏,蒋舟英在良渚博物院为小朋友们讲解

久处 · 知新

 

“讲解员是干什么的?不就是讲讲知识嘛。”施舟英刚入职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

 

和一般博物馆的综合馆不同,良渚博物院是由“水乡泽国”、“文明圣地”、“玉魂国魄”三个展厅组成的主题馆,意味着每一位讲解员都要独立完成整座博物院的讲解。

自从良渚古城遗址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后,施舟英明显感觉到参观者们越来越难“对付”了,很多业界的学者都会慕名而来,“你永远都不知道在听你讲解的游客里藏着多少‘大牛’”。

 

被参观者问倒的时候,她也会很坦然:“如果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我就直接说‘这方面我还不太了解,您可以留下联系方式,我查阅资料后给您回复’或者‘这个问题仍处在研究状态,目前还没有结论,您可以关注一下这方面的报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对历史、文化最起码的尊重。

 

当然,为了尽量传输准确的知识,即便是作为“基本功”的讲解,施舟英也要时时根据最新的考古发现成果和报道进行知识更新。

 

除了讲解,开展第二课堂、制作“良良”绘本、策展、培训志愿者、做直播……施舟英掰着指头数讲解员的日常工作,一只手竟也快用不过来。

 

在《良良和陶器世界》面世后,施舟英开始参与第二本儿童绘本的制作。

 

工序繁琐,框架、大纲、故事线、内容、文字和画面的校对都由讲解员来负责,细到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施舟英根据经验,学着用小孩子易接受的语言撰写绘本。不同年龄段对于语言的措辞和表达内容的接受程度并不相同。小孩子就喜欢故事性强的,语言俏皮幽默的,“就好像把自己的语言系统换了一副似的”。

 

因为疫情,施舟英又多了个“主播”的身份。

 

任务来得猝不及防,距离首场八大博物馆联名直播只剩一周出头的时间。施舟英选定了第一展厅的亮点稻作农业和手工业,涵盖陶器、木器、漆器。夜晚把孩子哄睡后便开始写稿,直至凌晨两三点。30分钟,正常语速需要6000字的稿子,施舟英写到了10000多字。

 

提前演练,方才试讲完,摄影小哥当场扎心:“你这样的直播没人会看的!”文绉绉,书面化,不像直播,施舟英也恼,看看别人直播挺轻松的,自己当起来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又是连夜改稿。

 

直播当天,屏幕前的施舟英全程声音都在抖,连网友都看出了她的紧张。“真的难以想象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好在整体内容还是抓下来了。”直播完的施舟英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后面几期良博院自己做的直播,施舟英慢慢抓住了脉络,和网友的互动也是越来越上手。“主播,你们的镇馆之宝是什么?拿出来看看。”说到农耕畜牧,“主播,看直播有的送猪肉伐?”在和网友的逗趣捧哏中,紧张感慢慢消解,施舟英更期待网友们哪天能在线下到良博院来看一看,聊一聊。

 

然后 · 长情

 

良渚博物院的设计者是英国著名设计师大卫·奇普菲尔德。如同英国绅士做派一样,他把自己低调、内敛的性格融入作品。

 

这位偏爱素色主义的建筑大师,主张“少即是多”、“用阳光充满空间”的极简主义建筑哲学。他的建筑素净、富有禅意,更贴合当地的自然环境。良渚博物院整体的设计初衷便在于此,似一把玉锥散落地面,“良渚博物院是一条路,这条有变化的路引导我们穿越整个良渚文化”。

 

五年时光,在展馆里辗转千百次,要问最喜欢哪块展区,施舟英其实都爱着。

 

“就像别人问你家里这么多小孩你喜欢哪一个,良博院里的每一件展品都有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它们共同组成了良渚文化的内涵和价值,在良博人眼里没有高低之分,都是一样的。”

 

“这工作越做越有味道”,曾经懵懂的施舟英对良博院的感情,在良渚美丽洲每个清澈的早晨和虫鸣的夜晚间生根发芽。“要我现在跳槽去别的单位,或是不做讲解员,我都舍不得了。”

 

走出良博院,攀上临水的观复台,这是施舟英推荐的拍摄点。看到一只小鸟轻盈落在石砖上,羽毛抖落微微夕照的光芒,放下镜头,还是不忍打扰。灰白的墙面静默着倒映在湖面,偶有微风吹皱,此刻仿佛能感觉到,在这方圆之间,自有浑厚的天地和古今相连。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