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多动态
  • 这个“梦工厂” ,不试一试谁又能说你不行
  • 2020-10-14 15:07:00 来源:we我们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近两年,越来越多的主播选择奔赴杭州,在杭州九堡、滨江、余杭的一个个直播间里卖力表现,期待在这座城市,成为下一个薇娅或者李佳琦。因为有从传统电商开始积累的各类资源,加上又是淘宝直播的大本营,一些直播电商领域的巨头也瞄准了杭州。数据显示,目前杭州聚集了浙江省80%的电子商务企业,在十大淘宝直播之城中位列第一,主播数占比超过10%,是名副其实的直播电商之都。杭州现有淘宝直播、抖音、蘑菇街、有赞、云集、有播等头部直播平台,主播约40万人。越来越多像彩色娃娃、张二嫂一样的主播,也带着梦想来到杭州,在这里开启他们事业的下一站。


点评语:你们带着同一个梦想,来自五湖四海,身影五彩缤纷,你们的未来同样绚烂。40万主播集聚,给杭州集聚了人气、集聚了口碑、集聚了财富、集聚了希望!你们是这个时代的钱江弄潮儿!

点评语撰写人:陈华胜 杭州网总经理 十九楼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9月14日晚上,抖音上拥有4000多万粉丝的网红大狼狗郑建鹏&言真夫妇在达成几千万的销量后,与粉丝们在直播间聊起了心事,忍不住掉眼泪说想家。


▲ 大狼狗郑建鹏&言真夫妇

从8月初到现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这对从广东走出的“网红夫妻”,已经达成了单场交易额破亿,连续播出娇韵诗、资生堂、馥蕾诗等国际大牌的首个抖音专场成就。两人之所以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离不开他们一个重要的决定,从广州到杭州。



如今,40多万名主播与言真夫妇一样,从全国各地来到杭州筑梦,杭州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主播梦工厂”。

来杭州掘金

虽然泪洒直播间说想家,但言真夫妇坦言,只有在杭州做直播,才能带给粉丝更好的产品与体验,毕竟国内最好的直播运营与团队,现在都聚集在杭州。

与言真夫妇一样,今年4月初,淘宝主播“彩色娃娃”与丈夫一起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从定居10年的苏州举家搬迁来到杭州,寻找更多的机遇。


▲ 彩色娃娃9月淘宝直播数据

仅仅在租房子的时候,娃娃就见识到了杭州“主播之城”的名头并不是空穴来风。“房产中介对附近哪些小区住的主播都了如指掌,还能和你分析一下住哪里对直播帮助比较大,而在苏州的时候,你和中介聊起直播,大家只会露出一双‘羡慕’的眼神,觉得这是一个很赚钱的行业。”娃娃说。

杭州也没有让娃娃失望。来到杭州的第一个月,娃娃直播间的销量就比过去提升了至少50%以上,她觉得这都得益于杭州市场上强大的供应链。

“以前,我们想要与商家谈合作,找货源就已经很困难了,对方还要给你寄样品,收到货试用后再通过网络的方式敲定合作细节,这一来一往就要花费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而在杭州,所有的货源都是现成的,可以选择的范围也变大很多,很快能把全品类货品的链条打通。”



主播的聚集,也反向刺激了全国的商家来到杭州寻找合作的主播。娃娃合作过的一位商家告诉她,自己跑一趟杭州至少能见10多个大小主播,在其他地方的选择面却很窄,久而久之就不愿意往其他地方跑了。

从“城郊结合部”到“梦工厂”

不仅全国的商家与主播都在往杭州聚集,杭州的商家与主播们也正在往九堡“迁徙”。


▲ 在“网红大本营”杭州九堡地铁站、公交车站
碰到妆容精致的网红们概率会非常高。图/IC

九堡,这个距离中心区15公里的“城郊结合部”,被网友称为全世界出现“宝宝”频率最高的地方。这里曾经是浙江的服装产业中心,有四季青、玖宝等大型服装批发市场,还有无数服装加工厂,每天约有4万人在这里进货。但是现在进货的人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批批直播机构与主播的入驻。

最近,在杭州经商快10年的温州商人老阮准备将自己的服装公司搬到九堡。他说:“我们现在公司所在地萧山离主播们的大本营九堡还是太远了,很多主播都不愿意过来,基地里一个月只有10天能开播,在杭州这样的频率迟早会被淘汰出局。”

▲ 杭州九堡某供应链基地。摄影/张雨忻

现在的九堡,早已让你忘记它的过去。24小时的便利店,公寓楼里昼夜通明的灯火,以及永远找不到空位的星巴克,暗示着这里不仅是全国的潮流风向标,也是主播们的“宇宙中心”。

一夜暴富是奇迹,未来路还长

如果说九堡是一座“梦工厂”,那么从九堡走出成为“直播一姐”的薇娅,就是这座城堡中最耀眼的公主。


▲ 4月16日,杭州九堡
淘宝主播薇娅(左二)和同事们在直播前核对产品
摄影/陈中秋

2017年10月,薇娅团队在这里创造了直播史上的“神话”:直播5小时,引导成交额7000万,个人佣金在当时可以抵得上杭州一套房。这位85年出生的安徽姑娘,在被你认识之前,做过模特,在北京、西安和广州都开过服装店,之后才转型成为电商。



她的人生轨迹,因为直播,彻底翻转了。从第一场直播到成为淘宝人气第一的女主播,只用了5个月的时间。现在薇娅每个月直播20场,每场4个小时,单场销售额破亿已经不是新闻,还有数不清的商家拿着几十万元的“坑位费”排着队等着上她的直播间。



薇娅的成功让大家看到了主播的光鲜,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女孩走进这座梦工厂。不过一夜暴富更像童话故事,等待主播们的,是坎坷的未来。

在九堡开美发店的小伙子黄君对漂亮的主播们已经司空见惯了,他也能很快地分辨出自己的客人当中哪些属于“主播”。“如果这个女生长得漂亮,声音还有些嘶哑的,不用想,绝对是一位主播。”黄君说:“每天很多主播上播之前都会到我这里做头发,但是很少有场地稳定的客户,能坚持两三个月的都已经很少了。”

不试一试,谁又能说你不行

像薇娅这样的头部主播毕竟只是凤毛麟角,在杭州,更多的主播面对的,是超过50%的超高淘汰率。只要一段时间不更,即使有几十万粉丝,也将面临停播。

从河南老家来到杭州做直播半年,淘宝主播舒克一直没有机会去西湖边逛一逛。她的生活,永远像她的直播间一样,被束身衣、健身腰带、经络刷安排得满满当当。





舒克是一位运动养生主播,每天早上6点,她都会快速换好瑜伽服,在直播间带领粉丝做起了瑜伽,一边运动一边带货。为了少上厕所,“舒克baby”直播前与直播的过程中几乎不会喝水,却要嘴巴不停地说4个小时。“下播之后,我是一句话都不想说的那种人,宁愿打字半个小时回复别人,也不想发一条五分钟的语音,太费嗓子了。”舒克说。


入行两年多,舒克从只能拿到800元月薪的“菜鸟主播”,到成为月薪几十万的“健身达人”,很多人都觉得她已经成功了。但是淘宝显示,她最近的一场直播,还停留在8月3日那一天。



九堡不相信眼泪,一家直播机构的老板透露,他们的淘汰率在50%左右,这在九堡的直播机构里面,已经算很低了。一个主播只要一两个月内没有“火”起来,很快就会被公司放弃。



每天都有主播黯然退场,但与此同时,又有着更多的年轻人满怀憧憬而来。不试一试,谁又能肯定,你不会是下一个“薇娅”呢。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