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好上
  • 杭州城市化进程中的拆迁户们(二)
  • 2019-10-29 15:25: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融入杭州的过程

 

杭州市萧山区,地处杭州湾南岸、钱塘江南岸,与杭州主城区一江之隔。 2017年,萧山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861.38亿元,经济实力居杭州首位,当选中国工业百强县区。

 

曾以为,随处可见的厂房、不断排放废气的烟囱、轰鸣作响的机器会是这个一度以工业为经济支柱的地区常见的街景。而在赶往采访地点的途中,透过出租车的车窗向外看,先入眼帘的是一栋栋高耸入云的写字楼和商品房;在高楼之间,时不时地闪过大片大片房屋的废墟。新和旧的对比如此鲜明,昭告着这一地区正在经历的巨大转变。

 

谈起这种转变时,方文(化名)和妻子小云(化名)最喜欢的开场白是:“我们萧山”。早在20世纪50年代,萧山被划入杭州管辖范围,80年代撤县设市,2001年撤市设区,但因为隔着一条钱塘江,加上方言、交通、产业、历史、房价等因素的影响,萧山人长期无法形成“杭州市市民”这一身份认同。而萧山的拆迁和重建,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在进一步融入杭州,分享杭州高速城市化进程中的资源和成果。

 

方文和小云一个是萧山区公安分局的民警,一个是社区工作人员,自己是拆迁户,在工作中也免不了要和拆迁打交道。“拆得特别快。从签约成功到腾房拆迁,一般也就几个月的时间,”小云说,“然后就能拿到过渡费或者住进过渡房。”但对于拆掉房子后腾出的土地将作何用,包括她在内的很多拆迁户都一知半解。“我只记得街道跟我们说要建一个大型的商场。不过现在五六年了,还没动静呢。”

 

下达拆迁指令的同时,街道的每一个拆迁户都会收到一份纸质文书,讲明拆迁的目的、计划和相关政策。搬迁的过程中,小云把文书弄丢了。“房子拆了,土地收归国有,跟我们也没啥大关系了。”相比想象曾经属于自家的土地上将建起怎样的现代建筑,小云更关心什么时候能拿到安置房。

 

 

无论是地区面貌还是固有观念,要进行改造乃至重塑,需要时间也必将经历阵痛期。方文在巡逻的时候,经常会发现萧山哪处又多了一片废墟。“建的速度远赶不上拆的速度,有时候我们自己也会迷惑,到底哪里算萧山的中心,哪里算偏远地区,因为到处都在拆。”他开着车,熟练地在街道上穿行,最后驶入了一处约有几百亩大的空地。就在去年3月,这块空地还容纳了两个村庄,而如今,远处的推土机正一丝不苟地推倒铲平剩下的断壁残垣,再往远处看,就已经是几乎连成一面墙的高层商品房了。

 

从小的耳濡目染,让两人习惯性地把“杭州”和“萧山”两个概念划分开来,也因此,在G20召开后,两人一度很想去看看江那头的变化,却没有意识到,萧山作为杭州的一部分,已经随之进入了“后G20前亚运”时期;萧山,也正经历着跟杭州其他地区相似的变化。

 

临安

 

杭州版图扩张带来的地域融合不只存在于萧山。2017年8月11日,浙江省人民政府发布通知,经国务院同意,撤销县级临安市,设立杭州市临安区。至此,杭州共拥有十个市辖区,市区面积达8002.8平方公里,一跃成为江浙沪辖区面积最大的城市。城市骨架大幅度的拉伸,让城东智造走廊、城西科创走廊、钱江世纪城等重大项目有了发展空间,增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城市整体的吸引力进一步提升。而新加入的地区得到了更多的财政、科技、教育和项目等支持,焕发了生命力和机动力,在现代化浪潮中也有了更多的发展机遇。

 

但对于杭州老城区和新城区的居民而言,要打破身份隔阂,似乎还需要更多的时间。除了市政府的统一管理、地区之间的项目合作、交通的建设与贯通等客观因素,坚持发展上的一视同仁、互帮互助,精神文化上的相互交流、相互包容也十分重要。当不同的地区有了共同奋斗的历史,当每个地区的人民都能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杭州城市化带来的发展成果时,所有的老杭州人、萧山人、余杭人、富阳人、临安人、滨江人……都将发自内心地接受统一的身份——杭州人。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