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好下
  • 城市管理缘何如此执着于煞风景和俗不可耐
  • 2019-10-30 15:39: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一)“煞风景”与“俗不可耐”的来历

中国有个人人皆知的成语 “地上天宫”,出自宋·袁褧《枫窗小牍》上卷:“汴中呼余杭百事繁庶,地上天宫”。文中“余杭”即为北宋的杭州。北宋翰林学士陶谷所著《清异录·地理》对“地上天宫”的解释:“轻清秀丽,东南为甲。富兼华夷,余杭又为甲,百事繁庶,地上天宫也”。原初的“地上天宫”当为杭州独享,没其他城市什么事的。至于后来怎样延伸为“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不去考证。

 

杭州之为“地上天宫”,在于“轻清秀丽”,而后才是“富兼华夷”和“百事繁庶”。吴越文化交织而后孕育的江南文化,正是基于“轻清秀丽”铸就了“诗性”特质。这与中国文人主流意识是高度一致的,也为中国传统主流文化所推崇。老子言“大象无形,大音稀声。道隐无名”,庄子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应该也是这个意思。西汉崇尚黄老之学,戴圣所辑《礼记》第十九篇《礼乐》崇尚“大乐必易,大礼必简”。儒学的 “入世”与老庄的“出世”哲学看似截然不同,但求教过老子的孔夫子对大同世界的目标追求也是共通的,要不怎么会周游列国十四年劝说各国君王“克己复礼”呢?故而,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而治国,及至“大国”,“泱泱”之气并没有丢。

 

历史上的文化结构至少有三个层次,一是贵族文化;二是仕族文化,仕族来自文人,因而仕族文化核心是文人文化;三是民间文化,街头文化当属民间文化之列。文人文化是讲究传承的,诸子百家也罢,各门各派也好,看似众说纷纭,乃至争论不休,精髓倒是一脉相承,从来就看不惯无“泱泱之气”的做派。当文人、仕族看到与“无形”、“稀声”、“无名”之“大美”有悖的行为,就会觉得“易”和“简”的境界被毁坏,内心是极为激烈的,但又不好恶语相加,否则岂不是“斯文扫地”?但不言不快,于是就会有刻薄至致的文字被创造出来。“煞风景”和“俗不可耐”应该就是这样来的。

 

唐朝也许是太富有了,富有到忘乎所以了,富有到不喧嚣、不浮华是绝对显不出自己的能耐了。追求诗美的,将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的大诗人李商隐实在看不过去了,他用与他那隐晦迷离和难于索解的诗完全不同的笔调,嘲讽这叫“煞风景”。《李义山杂纂》高度概括了:“十二煞风景”:“煞风景,谓花间喝道,看花泪下,苔上铺席,斫却垂杨,花下晒裈,游春重载,石笋系马,月下把火,妓筵说俗事,果园种菜,背山起楼,花架下养鸡。”煞风景其实就是做了极不协调的事情,破坏了意境。我想想也是,花间喝道,花下晒短裤,花架下养鸡,好好的垂杨被砍了,还在长满青苔这么有意境的地方铺张席子就躺倒,换谁谁都会觉得是煞风景。

 

清朝曾经也是富有和强盛的,但凡这种时期,总是要“作”几回的。蒲松龄愤而斥之为“俗不可耐”。 “俗不可耐”也有“俗不堪耐“一说,出自《聊斋志异·沂水秀才》:“一美人置白金一铤,可三四两许,秀才掇内袖中。美人取巾握手笑出曰:‘俗不可耐。’”《沂水秀才》一则最后,蒲松龄总结了“十七不可耐”:“友人言此,因并思不可耐事,附志之:对酸俗客。市井人作文语。富贵态状。秀才装名士。信口谎言不掩。揖坐苦让上下。旁观谄态。财奴哭穷。歪诗文强人观听。醉人歪缠。作满洲调。任憨儿登筵抓肴果。市井恶谑。体气苦逼人语。歪科甲谈时文。语次频称贵戚。假人余威装模样。”蒲松龄说了,本就是个市井小土鳖,却“之乎者也”的给自己贴标签,满口谎言却要唧唧歪歪不断的要说服别人,还动不动就狐假虎威、拉大旗作虎皮……这不仅是“俗”,而且绝对是俗到了“不可耐”的等级了。这十七种俗不可耐指的是人的“装”、“假”和“横”,也就是虚伪和粗劣。俗不可耐的反义是高情远致、温文尔雅、文质彬彬和雍容大雅。


做了煞风景的事却还要“装”,本就已经是“假”,却还好“横”,那就是俗不可耐了。李商隐所谓的“煞风景”恨的是场景的不搭调,蒲松龄的“俗不可耐”就直接拿人开刀了。金圣叹曾有著名的一系列 “不亦快哉”,蒲松龄则在他的《聊斋志异》里写下了一连串的“不可耐”。正可相映成趣。或许还能相映成思。

 

(二)城市管理中的“煞风景”和“俗不可耐”

杭州的城市精神为“精致和谐,大气开放”,“精致和谐”承袭了杭州历史上形成的独特气质,也就是前文所述的“轻清秀丽”和“诗性”,在黑格尔的美学中是艺术发展的最高境界,也就是“浪漫主义”。浪漫主义美学彻底否定了动辄借自然界物体乃至动物的器官的形态人为制造一种夸张的外在形式来表征人的意识的的象征主义,也超越了非要编造几个故事来体现人的意志的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美学的精髓是:精神至上,不据囿于外在的形式。

 

杭州的城市特质以西湖为典范,“三面云山一面城”的城湖空间特征、“两堤三岛”景观格局、“西湖十景”题名景观、文化史迹和特色植物6大要素组成。秉承“天人合一”哲理,在10个多世纪的持续演变中日臻完善,成为景观元素特别丰富、设计手法极为独特、历史发展特别悠久、文化含量特别厚重的“东方文化名湖”。

 

  杭州人向来容不得与自己的城市气质、城市精神相悖的物体。“传说太古之时,天帝遣凤凰运送夜明珠。凤凰飞至杭州,明珠失手落入凡间,化作了西湖”,不知何人编出了这个故事,说什么“凤凰的高雅、端丽,恰似西湖山水的风情。古往今来的杭州居民,也通过种种形式抒发着对凤凰的崇敬与喜爱。杭州市内有凤凰山、凤凰亭,街道两侧广植梧桐树也与“凤栖梧桐”的传说有关”。 1993年,杭州市委就城雕创作题材向社会广泛征稿,确立了以金龙玉凤、西子姑娘、西湖明珠为城雕创作题材,又从美术界数十个方案中确立了“美人凤”的构思。于1995年在湖滨路一公园开工,1996年春季正式竣工。艺术界知名人士发表了雕塑“身体比例不协调”、“动作造型造作夸张”、“对女性优美的内涵感受不深”等看法,市民则认为半露上身的女性形象雕塑“有伤风化”。2003年底美人凤被拆除,代之以“乾隆御笔杭州西湖石”。实际上,杭州人潜意识中,极为抗拒与城市整体风貌相冲突的物体和景象,因为这种冲突就是煞风景,谓之俗不可耐也不为过。

 

 

可悲的是,类似的“从终点回到起点”的“翻烧饼式”的倒腾,在我们的城市中并不少见。

 

2016年峰会之前,杭州城市为数不少街道的三维空间中的一些要素以及整个景象,真可谓“煞风景”至极。最为典型的是:铺天盖地的标识、广告和大幅宣传标语;体量超大、色彩强烈对比的店招牌;杂乱无章且实质为广告载体的各种电箱;空调裸露的建筑立面;把道路隔成近乎猪圈的隔离护栏、隔离桩、隔离球;吓死人或笑死人不偿命的英文翻译……完全破坏了杭州的“清轻秀丽”、自然主义和本该优雅的精致,较之曾经的“美人凤”对杭州城市风貌的破坏,有过之而无不及。借用郭沫若先生的话,就是他《湖心亭》中的直白:“壶的磁质是很粗糙的,浮出许多红绿的人物出来,在我看来实在是俗不可耐”。

 

 

 

G20峰会前杭州的店招牌和交通标识(杭州市民嘲讽交通标识:你若没有强大的大脑,绝对记不住这些标识,你只有变成电脑,才能分辨这些标识)

 

G20峰会前杭州的建筑立面、弱电箱和标识

 

G20峰会前让人啼笑皆非的英文翻译

G20峰会前道路隔离设施

G20峰会前杭州国际机场的隔离设施多达13种


杭州市民对这种煞风景和俗不可耐厌恶至极。我曾经用5000个有效调查样本分析市民对城市街道中可见要素的评价,结果显示:最让人讨厌的分别是:泛滥无度的广告、电箱、隔离设施、电线杆、监控、信号灯、交通标识。若以百分制计算,整体满意度仅67%分。

 为了迎接G20,保障峰会,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赵一德说:“借G20峰会的东风,把峰会筹备与改善城市环境有机结合,推进城市有机更新,提高城市能给,改善城市环境。”市委市政府决定开展“环境整治与提升工程”。

 

环境整治涉及5个方面22大类,第一准则是遵循“简约主义”,先从作减法开始,减去不必要,让本质自然呈现,“清清爽爽干干净净就是美”。记得峰会前,杭州晒出605个建设整治项目“成绩单”。杭州人民欣喜发现自己的城市“原来可以那么美丽”,环境整治让杭州在短短几个月间“面貌焕然一新”,跟以前 “完全不一样”,全国各地到杭州学习的干部络绎不绝。

西湖隧道北入口处交通标识整治前后对比

未整治和已整治建筑立面的差异

公交站牌整治前后的对比

整治后的道路


为了巩固峰会城市环境整治的成果,2017年4月25日,杭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出《关于巩固G20杭州峰会整治成果进一步推进市区城市道路有机更新的实施意见》,要求“总结峰会道路整治的成功做法和经验,建立市区城市道路有机更新机制,由市、区两级财政分年度安排经费,突出重点,开展车行道、人行道、城市家具、道路绿化、沿街立面等整治工作,提升城市环境品质。


根据道路设计年限、生命周期、检测结果,结合市委、市政府年度工作要求,建立城市道路有机更新项目库;针对检测不达标或重点保障道路等,制定有机更新计划,常态化开展道路整治建设;修订完善《杭州市城市道路平路工程实施标准》,消除道路病害、加固道路基层、提升道路平整度。按照《杭州市城市道路和街容环境提升整治标准》《道路交通指示标识英文译写规范》等,同步实施城市道路路名牌、店招店牌、沿街立面等整体环境的提升和改造,实现从平面管理向空间管理转变,保持城市特色。”


但峰会的成功举办,全国人民的瞩目,市民的肯定,以及一些自媒体癫痫式的“美哭了、美爆了、美呆了、惊艳啦、震撼啦、震啦、沸腾啦……”, “杭州是准一线城市”、“杭州是一线城市”、“杭州是超一线城市”、“杭州,请叫我国际化城市”,甚嚣尘上。使得一些管理部门和干部忘乎所以,没了分寸,分不清东南西北,良好的自我感觉爆棚。


市委及时给“热杭州”泼了一盆“大冷水”。2017年8月1日,杭州召开市委十二届二次全体(扩大)会议,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赵一德在报告中,用近三分之一的篇幅、40分钟时间,发出犀利“六问”:

一问奋勇争先的进取意识有没有达到一流?

二问统筹谋划的理念思路有没有达到一流?

三问敢闯敢试的改革劲头有没有达到一流?

四问担当负责的实干精神有没有达到一流?

五问引领未来发展的创新能力有没有达到一流?

六问城市治理的能力有没有达到一流?


市委全会连发“六问”,这在杭州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这“六问”,紧紧锁定“一流”这个关键词:杭州离一流城市还有多远?我们有没有时刻保持一流状态?


峰会过去已近两年,“六问”过去也快一年了。曾经整治过的城市环境,你还好吗?有人说,曾经的乱象在“回潮”,我要说:一些部门在急不可待的变本加厉,他们根本就没有改掉顽固的“煞风景”恶习,同时要执着于“俗不可耐”。

延安路新增的隔离护栏和西湖文化广场新增的隔离球

杭行路新增的隔离桩

上塘河游步道新增的隔离石头(居然还有雕刻)

 

违规广告

 

 

违规的店招牌和广告

随意设置的店招牌和旅游标识

疯狂的隔离带

铺天盖地的大幅宣传标语

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信号灯

曾经“淹没”整个城市的共享单车


城市如此之景象,谈何“品质”?怎么对得起“地上天宫”之称谓?离国际化城市到底有多远?

 

(三)“煞风景”和“俗不可耐”的三大定律

城市视觉系统虽然是外在形式,绝非“面子”。景象说明一切,它可折射管理之内在本质,更可直接反映管理者的价值取向、思维模式和行为特征。


1.认知低下

暂且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暂且认定无休止重复着俗不可耐的煞风景之事的管理者也是“积极作为”,想把事情做好的。“五加二,白加黑”的拼命三郎也为数不少。甚至可以发现些许“敬业、刻苦、认真”的“工匠”精神的。但他们分不清好与坏、优质与低劣、恶俗与优雅的界限。但凡不美的东西往往是好不了的,不好的东西也是美不了的。既不美观也不好的就必然是无用的。但认知低下者总以“美不美,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之市井俗语来界定美学标准,进而“我的好恶就是标准”。 没见过世面的“工匠”的破坏力到底有多大,可以用一个哲人的判断来形容:“一个没有美育的人,其破坏力是极强的,但他破坏的往往是自己的东西”。认知低下,乃是知识贫乏、视野狭隘的“二愣子”。


2.心智不全

为数不少认知水平不低的管理者,甚至比认知低下者的俗不可耐和煞风景更有杀伤力,因为他有了知识和智力的支撑,说辞更好,套路更足,做得更加“巧妙”。他们大抵是清楚自己在做无益乃至破坏城市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知道”非但没有制止自己的为所欲为,反而会变本加厉。这就只能用“心智不全”来解释了。


心智不全者,并非智商低或有心理疾病,而是缺乏三种思维意识:第一,“自我觉察”的意识 (如何看待自己)。“闲谈莫论人非,静坐常思己过”,对自己保有客观的反思会让人更接近智慧。仿佛在你的头顶前有一个“悬浮的注意力”,一个更加公正、理性的“自己”,对自己的所思、所讲、所为做出客观评价。心智不全者往往为“自我中心主义”者,一切都以“自我”为前提。于是就有了“我认为需要设置这些东西,因为方便我管理”之类的喋喋不休和任性而为。第二,“好奇心”的意识(如何看待他人)。不仅应该经常对自己发问,也同样要对外部世界发问。没有好奇心的人没有活力,同时也容易陷入自己思维的死胡同。直白的说,心智不全就是“一根筋”,永远认为自己做的事最好的,最正确的,是不容辩驳的。于是就有了一概的惯性,颠来倒去的折腾,但总是回到自己习惯的轨道。第三,时刻关注“事实” 是什么的意识 (如何看待世界)。“不管你是在研究什么事物,还是在思考任何观点,请只问你自己‘事实是什么’以及‘这些事实所证实的真理是什么’。永远不要让自己被自己所更愿意相信的,或者你认为人们相信了之后会对社会更加有益的东西所影响。只是简单地去审视,什么才是事实。关注事实真相,就是对是否已看到事物全貌保持怀疑,如果你开始具备这种思维意识,就具备了学会批判性思维的基础条件。心智不全者没有自我批判精神,因为他的“自我中心主义”和“惯性思维”,也听不得他人的批评,他对他人的批判总是内心抗拒的。


3.别有用心

此处的“别有用心”,并非指阴谋家,而是指在城市管理中的一种现象,说的文雅一点为“醉翁之意不在酒”,直白一点就是“掩耳盗铃”。无论从理论分析的角度,还是从实证分析的角度,可以清晰看到城市中存在着巨量的无用设施。比较世界城市,也很难见到如此庞杂且俗不可耐的煞风景之物。市民对这些劳民伤财之物也是多有怨言。但为何管理部门总是那样的乐此不疲,如此的执着以致于到顽固的程度?可以断定:除却认知低下,排除心智不全,行为者有极为强烈的内在冲动,或存在难以拆解的固有机制。


悬挂大幅标语的风气源于何时,估计是难以考证了。但多数人应是记得大幅标语最风靡、最疯狂的时代的,那是不堪回首的历史。此类无用之物为何在当下仍有这么多管理部门趋之若鹜?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最合理的解释就是背后的财政支出在支撑着。财政支出的预算从来不是零基预算,而是以上年度的预算为基准的,且财政支出绩效考核的指标之一是,当年财政资金不花光,绩效考核会被扣分。于是,我们就可以理解各大部门竞赛似的在城市空间内中不断叠加无用之物。

当然,这种冲动和机制断断是不会挂在嘴上说的,因为其实见不得光。于是,我们就见到了做尽“煞风景”之事者的“俗不可耐”,那就是“信口谎言不掩”、“财奴哭穷”、‘歪诗文强人观听”,如若尔等再啰嗦,则“语次频称贵戚”和“假人余威装模样”了。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