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好下
  • 墙文化的嘲讽和无柰
  • 2019-10-31 10:15: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很早以前有一个段子。说的是一个小商铺老板早上起来感觉自己的店面气势不够,他琢磨了许久终于悟出了,店门口少了一条标语。于是他拿出家里的红布请人剪了几个仿宋体字: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

标语挂出店门后的最直接反应是隔壁的小饭店。很快一条“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的标语也挂在了炸油条的锅子边上。接着的游戏就正式开始了。一条街上陆续挂出关于计划生育的标语,红色占据了整条街道,惊动了计生办的同志们。他们纷纷现场办公,询问是不是最近有什么重大活动,为什么他们没有接到通知?结局是皆大欢喜的,小店老板的一个小动作,引发了一场既将开展的计划生育教育新高潮。

当时看到我就笑了。这样的笑话实际上茅盾先生在四十年代就写过一篇短篇。一个老头在村头闲了无事,信口编了一个谣言,说是邻村的一条蛇精被雷劈死在大树洞里。这个谣言迅速传开,到了傍晚,人们看到一行队伍出发了,领头的是那个老头,他竟然相信邻村真的有一条蛇精死在树洞里了。完全忘了谣言始于自己的无聊。

《我们圆桌会》节目截图

两条段子说的是一件事,中国的墙文化与传播学。事实上,墙文化在中国的流行可能真的可追溯到大革命时期,为了彰显自己的信仰与目标,国共两党都在城市乡村刷涂各种口号。在文盲达到百分之九十的旧中国,这样的标语是写给谁看的?政客和少数精英。只有让他们知晓了,标语才能达到效果,至于民众,英国有一个内务大臣说过一句话:内阁的主要任务就是让民众不知道真相。这个人叫希思,前英国首相。

在杭州市,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国家级的荣誉称号,这些称号也以通过长挂不衰的标语即一种墙文化让各色人等知晓,以提高城市的知名度,据说也是提升城市综合实力的手段。一个人身处杭州,即便不看书不读报不看电视,也可以通过这标语知道杭州的有关部门在做什么。说直白了,各种迎检和各种活动的目的,是制造一种全民总动员的气氛,是提醒全民现阶段的主要工作重点是某种创建或者是某种具有远卓识的活动。如果大街小巷里没有几条标语,就无法表达各级机构的决心。直截了当地说,这个财政年度的宣传经费就是要把它花了,否则明年的财政年度就有可能被进一步削减。到时候拿什么去为突然发生的重大活动支费高额的宣传经费?

《我们圆桌会》节目截图

有没有必要在城市所有制高点和立面张贴各种时尚的运动标语,从计划生育到各种创建再到各种节日?完全没有必要!其理由如下:

运动式的各种检查和验收以及诸如此类的活动都是各级政府的工作,决心下得再大,也用不着在大街和高楼上声张这种决心,事实上,决心不是给民众看的,是给上一级机构看的,这一点但凡在机关里工作的人都心知肚明。

在传播手段多元,无所不用其极的今天,互联网的影响力,传统媒体的影响力众所周知,民众文化教育的普及率足以让他们可以轻松地知道政府现在想干什么?至于干得怎么样,可以到政府的门户网站上去查询。至于门户网站更新不及时或者说语焉不详,这样的责任说白了就是政府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了。

政府支出的每一分钱都出自纳税人的口袋,这种支付理应让全体纳税人明了,钱怎么花,花了多少,应不应该花,都必须经得起追究。一座城市要做的大事很多,我们现在一些部门在花钱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钱应该花在刀刃上,要守住人民的钱袋子?

最重要的一点,我们有必要像战争时期那样到处刷标语吗?或者像文革一样搞红海洋吗?如果我们对贫富差距有愤怒就可以贴上“打倒土豪劣绅”这样的战争时期的标语吗?给你十二个胆子也未必敢吧?

这样的墙文化反映的是一种政治的不自信:你究竟是怕老百姓不明白不理解,还是怕上头不知道你的决心与意志?你究竟是怕老百姓们“抗旨”,还是怕自己不得力被追责?贴标语就可以解决问题,我们不妨就把杭州市罩在标语海洋里,那样只会在城市史上留下一个精彩的段子。

《我们圆桌会》节目截图

城市的管理是各方力量的搏弈,它不可能是最佳的选择,也不可能是最好的结果,它只是平衡带来的最大收益。面临诸多的矛盾和纠结,用标语来表示自己的意志,等同于一个瘦子通过贴硅胶化妆来表现自己的八块腹肌。

如果有一天,当一座城市的标语消失了,这座城市就正常了。这是一个常识。只是我们走向这个常识的时候,总是歪歪斜斜,或者是根本就看不到和不想看这个常识。比如G20的时候,杭州没有标语没有堵车没有流浪汉没有垃圾,一切都如此美好。但是,那不是我们的杭州。它缺少我们的人间气息。它没有常识。现在的城市管理最重要也是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恢复常识。容许它的问题,容许时间给我们的机会。而不是贴标语这样的墙文化。

但是有人会说,如果让你们都“常识”了,要我们干什么?是啊,他们的就业就成了另一个常识问题了。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