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好下
  • 我们的城市 如何避免再“乘风破浪”
  • 2020-08-03 16:35: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节气已经过了大暑,梅雨季也在718日划上了句号。今年的梅雨季,进入超长待机模式,截至717日,杭州全市面雨量815毫米,为常年梅雨量的3, 列历史第二位。新安江水库自1961年建坝以来首次9孔泄洪,下泄流量23.46亿立方米、总出库水量高达30.98亿立方米,创历史之最。与这些历史极值的数据形成对比的是,杭州的主城区在这场梅雨季里,总体经受住了考验,虽然有一些区域出现短时间的积水,但是没有出现看海的场景,也在很多的时间内完成了排水,没有对居民的生活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当然,火车南站是个意外。投入仅使用2天,火车南站的西广场出站层就出现大量积水,网友戏言在南站要乘风破浪,才能成行。随后,萧山区发布情况说明,对南站的情况进行了几点说明。核心归纳起来有几点,一个是当时出现了特大暴雨量级,雨水倒灌入杭州南站西广场地下通道,导致局部区域积水。二是西广场落客平台及上后车层的多部电梯上方露天,大量雨水直接降至西广场地下通廊区域,现有的排水设施没有办法满足大量雨水的排放需求。潜台词是,天公不作美,设计不给力。

 

当然,引发更多关注的还是管理部门第二天回应媒体的态度,没有正面接受采访,回应公众关切不及时,也让公众最急切的问题至今没有看到正面的回复:南站在设计的时候,对于降雨造成影响的评估到底有没有做?当地的应急预案是什么?为什么启动预案后没有收到想象的效果,预案有缺陷,还是处理不果断?

 

同一座城市,同一场降雨,有的地方经受住了考验,有的地方却没有经受考验,这究竟是雨的问题,还是设计、管理的问题,面对这样的选择题,相信公众都会有自己的答案。这也是我们这座城市应该思考的答案。

 

青岛市博物馆保存的德占时期青岛下水管道,底部贴有瓷片

 

前几年,每到雨季,就会有网友炒作青岛的所谓良心管道,传言说德国占领青岛17年间,没修别墅,没盖大楼,没搞布满喷泉鲜花和七彩灯光的广场,却费九牛二虎之力把下水道修了。100年以后,全中国都看见了一个从来不被水淹的青岛。不过也有《人民日报》等媒体进行求证发现,所谓的德国制造排水管网只占到青岛不到千分之一的比例,而且客观上青岛极少发生严重城市内涝,是特殊自然地理环境、温和气候水文条件和完善排水系统共同作用的结果。更为关键的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青岛在城市扩张时,坚持了一个重要原则就是,城市扩容,排水系统先行。排污排水管道铺好了,其他才跟进。

 

被水淹的杭州南站

 

一个一流的城市,一定是科学体系支撑下的专业管理。科学的规划、科学的设计、科学的施工、科学的应急预案,都是缺一不可的道理。而科学的管理,也往往能弥补很多前期的不足。

 

这让我想起了这段时间,不少朋友经过浙大二院的时候,都会发现道路的通畅度提升了很多,其原因就在于当地街道对医院周边的道路进行了优化设计:进入医院取消了排队车道,上下车只有2分钟的时间,引导车辆到附近的停车场进行停车,最直观的效果就是,周边停车场的效率提升,医院门口的车也减少了,蹲在医院门口代人找车位的黄牛也逐渐消失了。从这个层面来理解,精细化管理,绝不是一句口号,一块电子显示屏,而是一个专业的科学态度,以及大数据赋能下的专业呈现。

 

其实到这里,如何避免我们城市市民再次乘风破浪的秘密已经显现:前期专业多操心,后期科学来应急。旧问题还会有新办法,就看主管部门上心不上心。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