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好右
  • 设立公共遛狗区有用吗? 为杭州养狗乱象开个方子
  • 2019-07-01 17:26: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最近,杭州市相关部门试点开放首批3处公共遛狗区,允许市民们每个双休日或节假日的上午9时至下午5时,到开放遛狗区遛狗。咋一看,这样的做法似乎还是有点“人性化”的:

根据去年11月中旬颁布的“杭州史上最严养犬令”,凡是在杭州养犬的,不论有证还是无证的,是一律不能在白天出门遛的,要出门遛狗,必须得在晚上7时后到早上7时前,拴上狗绳才行。要不然,违规遛狗,一旦被相关监管部门逮住了,那处罚起来,可是会让你的钱袋子大大地缩水减肥的:

如不拴狗绳违规出门遛狗的话,那就是得面临3000到5000的罚款了。如果被逮住的狗是无证的,那处罚力度还得再度加码。

说起杭州的“史上最严养犬令”,不能不说说发生在去年下半年的两起因违规遛狗引发的小区居民间的肢体冲突事件了。说白了,上述两起事件,都不是“狗咬人”、而是“人伤人”的事件:

 

 

 

 

特别是11月3日晚发生在余杭区的那一起,我也曾仔细看了那段视频,对那条最终不知所踪的可怜小狗来说,它之所以追逐散步回来的徐女士,倒还真不是追上去咬人,而是在逗徐女士玩呢。

 

但不管怎么说,一条不拴狗绳,没有任何约束的小狗,活蹦乱跳地三番几次冲上来,徐女士害怕、并用脚驱赶小狗的行为,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问题是那位小狗的主人却错误地理解为徐女士在用脚踢他的小狗了,结果就是对徐女士一阵拳打脚踢——不用说,这样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了。事后,城管部门以及公安部门均依法对那位动手动脚的狗主人进行了处罚,完全是正当的有必要的。

 

就是由于这两起事件引发的网上对杭州城区内普遍存在的违规遛狗现象的“一边倒”的舆论批评,杭州的相关部门“hold”不住了,立马颁布了“史上最严养犬令”,并实施了为期一个半月的“集中整治”。

 

 

 

 

说实话,我对这样的“史上最严养犬令”以及一个时段内的“集中整治”是不看好的。就拿晚7时到早上7时才允许拴上狗绳遛狗的规定,很多人就觉得有点“严厉过头”了。哪怕在国内外的一些大都市,对遛狗的时间都是没有任何强制性规定的呀。

 

咱就先不说狗狗有没有出门晒个太阳的“狗权”了,就拿那些行动不怎么方便的老人来说说吧,黑灯瞎火的,你让老人家出门去遛狗,路上磕磕拌拌的摔上一跤,这账又该算到谁的头上呢?特别是所谓的“集中整治”这样的时段性的执法行为,其执法效果一定也会是“时段性”的。

 

要不然,过了那个时段,你再到杭城的大街小巷去走走看看,还不是老方一帖呀,不拴狗绳的、狗狗随地拉屎后狗主人不处理掉狗屎扬长而去的,真可谓随处可见了。

 

据一位常在杭州东河边不拴狗绳遛狗的大妈称,那股严管的“风”也就刮了一个半月,过了“集中整治”的时段,还不是“外甥打灯笼——照旧”,以前怎么遛狗,如今还是这么遛狗。而人们对这样的“刮台风”式的管理模式也可谓习以为常了。“集中整治”时段,管理者和养狗的人大家一起收一收骨头,那阵“风”过去之后,那些不拴狗绳的小狗,还不是照样在东河边的游步道上活蹦乱跳地撒着欢儿,“天天这么遛狗,没人管的!”这位大妈看着她的爱犬如是说。

 

                                                                                                                                公共遛犬区

 

再回头看看这3处公共遛狗区,开放了当然有开放的好处,特别是对那些住在附近的养狗人来说,政府出钱出地儿,让他们多了个可以在白天合法遛狗的去处,多了个集中交流“养狗经”的去处,何乐而不为呢。

 

但对住的相对远一些的居民来说,几乎就没什么裨益了:真要是打算专程赶往公共遛狗区去遛回狗的话,怎么带着狗过去就成问题了,牵着狗过去吧,这一路还不是处于违规状态么?要是开个车过去,起码就存在一个停车的问题,就算有地儿可停车的,还会增加一个停车费用的成本问题。

 

所以,对大多数远离公共遛狗区的人们来说,他们大都还是打算在家门口遛狗——只要相关部门没刮“突击整治之风”,以前怎么遛狗,现在还这么遛狗;以前在哪里遛狗,现在还在那里遛狗。

 

其实,无论是养狗者还是监管者,都知道杭州的养狗乱象根本原因在哪里:那就是普遍性的无证养犬和违章遛狗现象,以及选择性的执法现象。特别是到了每年的春天,很多狗进入了发情期,导致性情暴躁,被狗狗咬伤的人到医院治疗真可谓是纷至沓来了。

 

那么,在杭州这么个文明程度相对比较高的城市里,为啥无证养犬、违规遛犬的现象这么严重呢?说到底,还真是个“历史欠账问题”了:

 

起因是一开始制定“游戏规则”时,就是本着“用钱来设门槛”的想法的:当时的收费标准为:重点限养区每只犬登记费5000元,以后每年注册费1000元,一般限养区登记费3000元,以后每年注册费500元。

 

本以为这样的门槛设置,可以让大多数的人们办不起证,养不起狗了。却不料,养狗这事对很多养狗人来说,其实就是一种不可或缺的精神需求,相关部门打算用钱来设卡,其结果只能造成绝大多数的人干脆不办证养狗了。

 

到了2004年,相关部门降低了办证的门槛,将重点限养区登记费从5000元改为1000元,以后每年500元,一般限养区从3000元改为600元,以后每年300元,名称也从登记费和注册费改称为管理服务费。但尽管如此,相比国内的其他省市第一年收200~300元,以后每年100元的收费标准,这样的收费还是“高高在上”的。

 

再说了,说是从注册费改为管理服务费,真正将这些钱投入到管理和服务中去了么?只能说是“天晓得”了。据杭州城管部门一位负责人在杭州电视台的《我们圆桌会》上承认,收到的管理服务费,基本上都上缴政府财政了。

 

 

 

 

想一想,在杭州这么个富裕的城市里,政府财政还会缺少城管部门上缴的这么点狗狗的管理服务费吗?不用说,对于将这笔钱没付诸管理服务上,而是上缴政府财政了,老百姓是不会满意的。

 

如今,杭州到底有多少人家养了多少条狗呢?有说30万只的,也有说40万只的,有说95%的狗是处于无证养犬状态的,也有说90%的狗是无证的;由于绝大多数人都处于无证养犬的状态,对这个问题恐怕没人会给出正确答案。

 

但有一点可是坐实了的:既然是绝大多数人都处于无证豢养的状态,既然相关监管部门都不知道有多少只狗处于违法豢养的状态,那你让相关监管部门怎么去管?而对众多无证养犬人来说,既然养犬的行为都是违法的,他们还会在乎你那个养犬的法规吗?他们还会自觉去遵守养犬的法规吗?

 

                                                             

                                                                                                                    杭州景芳社区上门办狗证

 

那么,怎么办,如何做,才能够从根本上将杭州的养狗乱象纳入有序管理的轨道呢?

 

从收费的这道门槛来说,我们不妨学学南京市的做法。从2015年11月1日起,在南京办狗证是全免费的。这免费还包括以前要收取的100元的犬证牌及犬用芯片的工本费,植入费和200元的养犬管理费。

 

另外,在杭州办一个犬证,得先去官方办理的防疫站打针并办理防疫证,然后再去社区、去街道、去办证中心填各种表格、办理各种手续,一直到再取证,都得分开一趟趟跑的,另外每年的年审,还得再跑一趟——如今全省各行政部门不是都在推行“最多跑一次”么?办个狗证为啥要比办个护照都麻烦呢?

 

要我说,如果杭州能够像南京一样,实行免费办狗证,并在各城区的防疫站或是城管站设置一些类似办证中心的地儿,让前来办证的人“最多跑一次”就能够把证办下来,那有多好呢?

 

如是,办证是免费的,办证是便捷的,而对不办证养犬的行为,对违规遛狗的行为,其处罚是十二分的严厉的,是可持续的,不是“刮台风式、下阵雨式”的,且是在全民监督之下的,是打个投诉电话就立马有人前来处置的,我相信,当下的养狗乱象一定会从根本上得到改变的。

 

作者:朱成方

资深媒体人

杭州电视台影视频道新闻中心主编

 

图片来源于网络

若有侵权请联系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