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好右
  • 杭州工匠,要有更多的“国际范”
  • 2019-08-21 16:56: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在西子航空一个车间的透明玻璃柜里,陈列着各种造型各异的纯手工金属制品。乍一看,以为是哪家祖传的宝贝。

 

这是年轻的员工进入这家为国际航空巨头制造起落架等精密设备的公司时,必须过的第一道关。尽管现代精密的制造业早已告别了手工打造,但想想也是,一个连传统手工必须具备的精密细致都做不到,又何以用极致的匠心去打造必须天衣无缝、万无一失的航空零部件设备。从这个意义来说,现代工匠,最需要历练和培养的未必是祖传千百年的手艺,而是一种骨子里追求极致的精神。

 

与第一届30名受表彰的工匠不同,第二届2018年杭州工匠名单中的制造业技师比例有了明显提高。这是认知与视野的一次拓展,是对工匠一词的重新定位,也是对工匠精神的准确演绎。这意味着,很多像西子航空车间里一样的员工,他们的成长“天花板”已经打得更开。他们将有更多的机会走上与著名的传统工匠一样,时常被聚光灯照亮的舞台和奖台,并且将工匠精神演绎出时代的物质。

 

 

工匠概念,前几年曾经被人误读了。一代代传统手艺人、一些非遗与接近非遗的传承人,成为各地争相推上台来接受表彰的主要对象。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很宝贵、也值得表彰。他们身上最宝贵的是对于传统手艺与执着精神的共同传承。将这些宝贵的传统特质继承下来、传承开来,是时代的必然,是更好地走向未来的必然。因此呵护和珍视传统工匠精神的价值,是责任,也是使命。

 

然而必须面对的现实是,传统工匠这一群体的日渐稀少,并不意味着手艺本身的稀缺。现代社会对于这些手艺、工艺作品的复制需求相对有限,因此作为现代工匠精神的代言人,年复一年地以老面孔出现,却是容易被社会所误解和误读的。让传统工匠被社会所尊重的同时,让工匠精神被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在现时的岗位上呈现与践行,让更多的现代工匠脱颖而出、站在表彰奖励台上,这是一个科学传承的命题,导向的命题。

 

对传统的坚守与传承,精神可嘉。但是整个社会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创新与创造,更是现代工匠最具成就感、最具引领意义的样板。因此如何发掘更多现代产业中具有非凡绝技、具有引领并推动产业升级意义的工匠,让他们受到企业高薪资待遇的同时,受到社会的推广与尊重,这是一个精准把握工匠精神的现实与前瞻性的命题。杭州在这一点上,已经有所突破。这在第二届受表彰的工匠名单中,是可以解读出来的。

 

                                                                                                                                                       西子航空

 

杭州处在改革开放的前沿,杭州经济发展的成就,与各行各业以工匠精神谋创新、图转型,是不可割裂的。从西子航空为国际航空巨头制造起落架舱的车间,到杭锅一名普通焊工将牙科医生内窥镜原理运用到锅炉焊接,杭州一大群普通技术人员在生产中的精益求精,助力着“中国制造”。从一名普通钣金工手上发明的“小红车”锁止器,到天猫双十一开场秒能够刷新每秒25.6万笔的记录、创造数据库处理峰会每秒4200万次的速度,杭州各行各业的工匠已经从熟练工创造绝活的层面,转身创新创造出世人无法抵达的奇迹与高度。他们不是传统概念上的工匠,但他们是现代对接未来的大匠。他们受到全社会的追捧,是天经地义的,也是政府表彰与引领的重中之重。

 

时代不同,匠人的存在价值必定会有所不同。唯一不会改变的是工匠精神。十九大报告强调,要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这是现代工匠的主体特征,也是时代的需求,是质量强国的主力大军。因此在工匠培养、表彰机制中,既要防止工匠概念的狭隘化,又要防止纯粹对接世界技能大赛的功利化,防止仅在五一劳动节一年表彰一次的节奏化和形式化。

 

                                                                                                                                   杭州技师学院学生实践课

 

工匠是随着时代发展与变迁,不断“活化”的概念。一座城市,如果一提工匠,首先想到的就是传统工艺的传承人,然后如数家珍一般搬出传统行业的几张老面孔,这是狭隘的,也是落后的,是不具时代特征与追求的。传统的工匠很珍贵,但最珍贵的未必是千百年一陈不变的手艺,而是他们身上的执着精神。时代推崇的现代工匠,必须着眼现代、放眼未来,必须具有知识、技能、创新的鲜明特征。如果杭州把工匠的定位重新梳理,便会发现,杭州有很多的新面孔已经在全球经济发展中奔走得有模有样。他们可以是传统工艺的传承者,可以是世界技能大赛中的夺冠者,更可以是数字经济领域的一名程序员,是科技创新的一名领头人,是包括民营企业在内引进、或者用脚选择来杭就业的任何一个广义的人才与就业创业者。

 

前不久就工匠主题赴杭州一些企业调研时发现,在杭州一些引以自豪、已经名声在外的企业,技术工人在各自的岗位上都在寻求如何做精做细,但遗憾的是,一些企业的真正核心设备,都是来自日本、瑞士、德国等国家的引进,而且动辄一台便是上亿、数千万元。在装备制造等核心技术不能自发研制与突破的情况下,国外先进设备下的生产制造,技术工人的工匠创造毕竟是有限的。因此,杭州工匠队伍的打造,需要确立国际化人才概念,需要下一盘很大的棋,需要在人才引进、待遇保障、发掘表彰等所有能够推动中国制造、中国创造、中国具有国际化竞争实力的大目标上做好整合与协调,让工匠与工匠精神,贯穿到各行各业。如此,杭州工匠的概念才能准确到位,杭州工匠的阵容才能具有“国际范”。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