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好右
  • 关于垃圾分类的“十万个为什么”
  • 2019-09-29 10:53: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垃圾分类开展得如火如荼,各种模式创新,科技创新,各种社区示范等等报道也不绝于耳。但是浏览各种有限的信息,前后联系起来却难免一团雾水。

 

 比如垃圾分类究竟要不要破袋?在上海的方案中是明确要求破袋的,理由有三:可降解的垃圾袋0.33元一只,成本高;可降解的塑料袋需要严格的条件,需要至少1-2个月分子链才会断裂;破袋便于垃圾分类员进行督导检查。为了让居民更方便操作,上海还竞相报道各种破袋神器。根据这三点:破袋是必须的。

破袋神器

 

那么,问题来了,第一:既然所谓可降解塑料袋对于降解其实并没有实际价值,那么为什么杭州免费发放可降解垃圾袋发了很多年?在2014年公述民评现场,杭州四个社区的厨余垃圾袋采用燃烧的“土方法”进行检测。其中,有三个社区的塑料袋焚烧后出现烟灰状。制造商浙江怡佳环保公司表示,杭州市民用的垃圾袋价格在0.15元一个,而真正意义上的可降解垃圾袋价格在5—6元一个。

 

用“全降解垃圾袋”搜某宝,按照价格最贵的排序,前面的卖家均表示:“亲,不一定哦。亲,自然降解的话,两年左右的时间·····”杭州的厨余垃圾绝大部分都在天子岭按照填埋的处理模式,并不是焚烧。填埋需要的是可以自然降解的垃圾袋,由此可见发放只能部分降解的垃圾袋意义并不大,因为价格高还造成浪费。

 

其二,根据2016年7月份的报道,杭州市环境集团与江苏维尔利公司引进德国新技术,研发出生活垃圾机械生物消融技术(EMBT)。天子岭的垃圾开始实施生物降解和沼气发电。完全可降解垃圾袋对于填埋有价值,但是对于生物技术却没有实际用途。

天子岭生活垃圾机械生物消融技术(EMBT)

 

杭州市容环境卫生保障中心分类指导科科长曹勐琦表示:“在末端处理上,有机器可以把垃圾袋分离出来。”所以杭州的垃圾分类对破袋没有做硬性要求。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上海没有引进这样的设备所以需要破袋,杭州有了这样的处理程序,所以破不破其实不是关键?垃圾分类的关键还是分类分好,不必纠结于套装的袋子。但是江干区闸弄口街道春晖社区却在6月底开始正式开始试点厨余垃圾“破袋行动”了,这样的试点意义何在呢?

 

春晖社区属于闸弄口街道,街道建立了两个减量中心可以对易腐垃圾进一步压缩处理,一部分作为有机肥料和洗涤剂被生化企业回收,另一部分接入市政管网进行污水处理。据报道:“这样处理下来,易腐垃圾减量率可达70%。”所以可以理解为:闸弄口街道的易腐垃圾处理正在试点一套自己的程序,前面没有分拣办法,所以需要破袋。

利用厨余垃圾制作堆肥

 

“社区堆肥”试点从2013年开始就有报道,理论上确实可以“堆肥”,但是靠居民和社区的力量能处理多大量的垃圾?街道层面来操作的话,面临同样的问题:经济效益、处理效率。堆肥技术虽然工艺简单,但是由于垃圾堆肥产生的肥料质量不稳定,遭遇了市场问题。堆肥技术适合于处理易腐有机物较高的垃圾,但无法彻底处理所有垃圾,一般需要同时采用其他的处理方式。下面就不得不问:垃圾处理是各个社区小散杂的分头试点?还是规划建立全市范围的大型处置点,做到分拣,生物处理和沼气发电一体化,提高效率,而且有严格的技术标准和环保考评监控。

 

第三,“破袋”的做法便于监督,“破袋”试点的意义只剩下试验居民的行动力了。上海已经试点了,杭州的情况差别不会大。将来可持续的过程肯定不会一直由人来监督,更多靠直觉、抽查和高科技的方式监督。再则,就算有人不自觉,后端已经有设备可以解决问题。所以垃圾分类目前最重要也是最紧迫的就是培养大家的分类意识和习惯,而不是把过程搞得越复杂,就是做得最认真最先进。

可溯源二维码垃圾袋

 

关于监督,2014年,杭州金泊林小区就开始试点二维码的办法,当时小区居民的垃圾分类正确率达到了85%。后来一些小区给每个住户编码,可以追溯垃圾的来源,无疑,这样的做法对于监督是非常有效的,而且二维码的成本很低,比一直靠垃圾分类员和志愿者可持续。但是二维码涉及到每个家庭和个人的隐私问题,这如何保障?2014年距今6年时间,这个问题的优化方式有没有在系统运行中进一步研究解决呢?

智能垃圾箱

 

再说到垃圾分类的智能垃圾箱,不仅操作简便,还干净卫生,不用接触垃圾箱就能倒垃圾,还没有难闻的异味,而且箱体上的图标更是一目了然,垃圾该怎么分类一看就明白,有的还能建立了绿色账户,可以得到积分兑换一些奖品,居民反映不错。但是随着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机器越来越普及,暴露出来的问题也越来越多。这些垃圾箱由企业来操作,常常清理不及时,造成垃圾桶堆满溢出,脏乱的现象,做智能垃圾分类回收的企业大部分都处于亏损状态,很多垃圾箱沦为摆设,甚至垃圾。智能垃圾箱的模式政府如何去引导、指导?或者政府自己来主导,二维码追溯、信用钱江分等等手段都可以贯通。

 

垃圾分类,需要稳扎稳打。垃圾分类不仅仅是对居民进行各种要求,试点了十年,其实很多问题,很多模式的优缺点、瓶颈都是非常清楚的。垃圾的后端从运输到各种技术处理都是什么流程,科技达到了什么阶段和水平都需要对居民解释清楚。各种环保公司目前都有什么技术,哪些已经完全可以市场化操作?居民越理解,就会更直觉的执行,更好的配合。

 

杭州目前更多需要的是决策:怎么能用简单明白可行性强的办法把垃圾分好,怎么分是根据后端来指挥前端。全世界垃圾分类有三种模式,日本模式看起来精细,实则过分苛刻,而且背后很大原因是技术落后。比如一个牛奶盒在日本在扔之前就需要剪开洗净,然后晒干水分,再将它们铺平整以后和其他同类垃圾一起扔掉。但是在我们临安已经有环保企业可以一体化处理得很好,根本不需要前端麻烦居民进行这么一系列的动作。

 

杭州要学的不是如何分得细致才能成为全国样板,而是在后端处理技术的支持下,对前端进行实用性强的、效率高的环节设计,系统设计,只有在系统化上做好才能真正做到全国领先、最好。

 

 

作者:雷舒雅 

浙江交通之声FM93媒体评论员 高级编辑

 

图片来源于网络

若有侵权请联系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