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好右
  • 人工智能与社会价值的链接|AI的生命力
  • 2019-09-30 17:24: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人工智能(AI)的生命力

——夹在技术与意志矛盾中的未来之花

 

一般的理解,智能就是像脑子一样去工作。能不能让一般人只要是正常人都能感受到智能是什么。可以从三个角度看,如何判断这个是智能的。

 

第一个叫选择非必然结果。比如我手中的翻页笔,一松手就掉下去了,这是必然结果。但是如果它下落的途中又上升回到我手中,这就不是必然结果。所以出现非必然结果则认为是有智能的。

 

第二个智能认知是能够抗干扰。物体往下落,你把它踢走了,它拐了个弯又回来还掉在这个地方,这也叫智能。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智能最重要的属性是目的性。

 

最后一个特征,智能是一个非常悖论的东西。比如说一个人坐在那,我猜他接下来要做什么,这叫人工智能预测。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要成为本事非常大的人,我如果要去猜每个人下一步想要干什么,这是从预测手段来讲。

 

这意味着任何一个外在的对象是有规律的,如果没有规律,人工智能所有的发展都没有意义。科学家猜完之后要么放大这个结果,要么缩小这个结果。比如说,你明天要出门,你预测明天要倒霉,那就不出门了,可是你之前计划的是明天出门,你改变了这个结果,所以这是一个悖论。

沙特阿拉伯授予“女性”机器人索菲娅沙特公民的身份,这是世界上首例类人型人工智能获得公民的身份。

 

真正的智能就是让那个必然发生的事不发生。悖论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就是智能到底是什么?

 

第一个认知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任何事情都能发生;第二个就是突破规律的无限可能。

 

智能的本质是突破规律,所有成规律的东西都打破了。你会发现,智能和自由意志是一个意思。自由意志就是说什么事都可以做,不受任何限制。

 

智能和自由意志到底是什么?自由意志是黑盒子,是从结果看的;智能是白盒子,是从过程角度看的。

影星威尔史密斯与索菲亚对话

 

智能有二元论。第一个是无所不能,无所不能一定要有一个东西跟它平衡。比如说一把刀无所不能,什么都能切,如果没有“刀体”的概念,这个刀就不存在了,它把自己就全部砍掉了,所以一定有一个叫做“主体”的东西。

 

有主体然后有外部,这是智能必须面临的模型。这个模型,现在在技术上面只是考虑它的能力,没有考虑主体问题。

 

这个二元论不是说世界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一个叫主体部分,一个叫客体部分,而是说一个钱币的两个面。

 

我们每一个人看到的世界,感受到的世界,你的感受跟客观世界是同时存在的。一个没有,另外一个也没有。所以说,它不是两个东西,而是一个东西的两个面。

 

二元的表达其实就是主观对客观的感受。智能的本质是主观上的能动性与客观上的规律性结合,反应了智能的意志和目的。也就是说,如果抛开了主体去研究人工智能,是达不到我们想要的目标的。但是现在更多的人是集中在客体上面的。

电影《超体》

 

你会发现世界有两个体,这句话实际上是从《超体》改过来的,世界只是Being,人类想要Having。世界只是存在,而存在这件事,不同角度是不一样的。屋子里面坐在不同位置的人看这个屋子的样子是完全不同的。但我们人类想要从自己的角度看去抓住这个东西。

 

所有的人工智能其实都面临这个问题。当你把人工智能当成一种技术的时候,这个技术最近两三年发展的非常快,在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已经带来非常严重的问题了。

 

现在从技术这个角度讲,人工智能识别已经很厉害了。但是另外一个像淘宝或者是京东的平台,它预测你买什么的时候,你发现到现在为止,最有效的是你买过什么或者看过什么,实际上在预测上的效果是不好的。

 

这两方面显示出巨大的差异,这个差异的背后,就是我在2011年的时候曾提到的“大数据测不准原理”。当时我在做客户分析的时候就深深感受到忧虑,向用户做推荐的时候,我觉得范围越大越能精确预测,范围小就预测不了。

 

这句话真正的含义就是指,时间与空间的测量是矛盾的。当你想要得到空间上的确定性的时候,时间上一定不能确定,而且是有放大的趋势。这与海森堡测不准原理在底层是有同样的逻辑支撑的。

德国物理学家沃尔纳-海森堡

 

是什么导致这种差异的呢?我认为,第一个是意志,意志跟自由意志我现在不做精确的区分。意志就是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件事是不可预测的。第二个从现象上看,人的识别是通过特征去识别的,但实际上没有本体的概念。

 

真正的本质如果不相对于一个主体来说,所有的本质就都是假的。你在赋予机器能力的时候,如果缺乏主体,那么这个本体是不存在的。所以预测基于这些内容,有着天然的缺陷。

 

人工智能的挑战

人工智能真正的挑战是什么呢?第一个是效率问题。现在大部分行业都面临过剩的问题,人工智能的效率是没有意义的。

 

如今技术的发展已经超过了人生理的反应。我说一句话,你在一秒钟之内听和半秒之内听,到0.1秒、0.01秒再去加速听,你脑子反应不过来,没有意义,对你来说,0.1秒和0.01秒没有区别。人的生理和这些周期已经决定了,技术的效率越来越没有意义。所以这个时代在很多领域人工智能是没有用武之地的。

 

第二个叫自我破坏。很多东西的能力放大之后是有自我破坏的,原子弹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例子。问题是现在人工智能的发展模式没有主体概念。

 

最后一个叫鲁莽者。其实文化的核心是共同性,当每一个有效的工作都在做创新的时候,人和人的差异会大到什么程度呢?任何一个人都跟你不兼容。

 

比如说,每个人都可以解释区块链,但每个人讲的都不一样。所以,到底是创新,还是守旧或是怀旧更文明呢?这是我们在人工智能上会面临的越来越大的问题。

 

人工智能一旦加入创造思维的时候,我们面临差异性就非常大。相当于宇宙是稀疏的,一个原子找到另一个原子是非常困难的,而地球上的人很近。但人工智能来了之后,人和人之间的思想距离就越来越远,这就是一个鲁莽者的世界。导致这个的原因,我认为是还原主义的问题。科学根本的基础是还原主义,还原主义单边的跑,跑的特别快之后,把这个世界甩的太远了。

 

生命的启示

 

接下来要探讨的是生命的启示。地球上真正有价值的是有生命的存在,尤其有像人这样有智慧的生命的存在。

 

第一个问题是与热寂抗争。自从宇宙大爆炸以来,这个世界就在与热寂做抗争。不仅仅是运动规律的问题,热寂抗争的第一个叫做量子态。

 

如果说原子运动是连续的,那有可能宇宙大爆炸后一百万年宇宙就进入了热寂的最终状态了,之所以经过了一百亿年这个世界还有规律的存在,因为原子里面的量子态不可以连续的往下掉。

 

第二个,防止世界快速退化的东西是生殖隔离。世界上不存在美人鱼,因为不同物种之间是不可能有后代产生的。生殖隔离让这个秩序崩塌的速度慢了很多。因为有了生殖隔离,所以这个世界有秩序的事才会产生。

 

我们刚才谈的都是秩序往腐败方向走减慢的问题,实际上生命的产生是唯一一件相反的事。薛定谔说,生命是负熵。本来物理学认为熵是在增加的,但是在生命上,熵可以逆着方向。

 

生命的产生违反了物理学的规律,这是如何实现的?局部的负熵并没有改变物理学熵的增长趋势。所以是由边界决定的,边界对于生命来说异常地重要,因为它可以把边界之内的熵降低,边界之外不影响。

 

基于这样一个认知之后,你会发现,只有癌细胞才肆意生长。国内的互联网网站,比如说微博或者微信,一个是从Twitter学来的,一个是从Kik学来的,学来之后你发现长得特别像。

 

你会发现国内的网站不管起点在哪里,最后都会变得很相似。这就是没有增长熵的过程犯下的错误。国内的互联网两三年之后就遇到很大的衰老问题,Facebook2004年至今还正值青春呢,但是中国主流的网站都面临着巨大的衰老压力。

 

人工智能实际上要建立一种角色实体化上面,人工智能必须在一种边界,要在实体上产生。

 

人工智能的未来

从未来产品的角度看,AI必须基于生命吗?生命的含义是不一样的,在这个角度去探讨的时候,就很容易呈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话语体系不一样的问题。所以我们换一个角度,叫“角色化的智能设计”,所有人工智能的产品,必须定位在一个角色上。

 

角色是什么意思?我认为,目前人工智能发展的三个步骤,第一个步骤是从工具的角度来看,比如你发明一个非常好的刀,如果不考虑具体使用的话,你发明的刀越快越好。但是轻轻一切,菜板都切断了,这种刀还能用吗?

 

我们在人工智能创新的时候,没考虑类似刀是否会把菜板切断的问题。从感受的角度出发,智能不是一个算法,不是一堆数据,它应该是一个反应能力,是跟另外一个智能体进行交互的时候,能不能给对方一种压迫力,迫使对方做出反应,这才是智能真正的本质。

 

如今所有的AI工具,其实都在突破不可能。突破的方向是什么呢?叫做更高的维度抽象。到今天为止,所有深度识别就是更高维度,多阶的特征识别。我认为,有了深度识别之后,基本上最大的门槛已经过去了,如果仅仅从这个角度,你会发现问题。

 

我认为人工智能面临的方向是边界性的问题。现在每个人都想一下,假如你接到一个电话,问你北京到杭州怎么走。第一种可能是比较陌生的人,你会告诉他有两种,两种常见的交通方式就是飞机和高铁。另一种,如果说你爱人或者女友打电话来你会怎么做?角色决定对语意的理解是非常不一样的。

 

语境是什么?语境不是说意思理解更丰富一点,它存在角色的代入感,而角色是增加的维度,而不是增加的内容。所以一定要把生理学和心理学的一系列东西引入到角色中去。当一个自由意志面临另一个未知的自由意志的时候,一定有博弈的方法论在里面。

 

国内的很多公司快速地腐败,核心问题是没有建立一个熵的交换环境,所有的公司只考虑能力,但能力强却没有隔离的世界,比如你烧开水,没有保温瓶保温,水很快就凉了,火再大能源也很快就没有了。所以熵的交换机制一定要建立在交换环境上才能让这个系统能够持续下去,这需要社会学和社会伦理方面的突破。

 

以生命和生态的观点,真正切实地做生态,在每一个智能体设计上都要有这种生态的想法,才能让人工智能真正具有比较长的生命力。

 

醒 客

科技财经作家、轻组织创始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若有侵权请联系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