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好右
  • 抗“疫”不是全部 生活还得继续 生产不能荒废
  • 2020-03-27 16:41: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疫情凶险,大敌当前,杭州的防控工作层层加码,“十项措施”别无选择,不如此不足以“外防输入,内防扩散”。但大家也都明白,如此严防死守,整个社会从市民生活到学生学习、企业生产,为之付出的成本也将十分巨大。

 

无可置疑,抗“疫”是当务之急、头等大事,抗“疫”是“1”,打不赢这场阻击战,其他就都是“0”,但我们依然要说,抗“疫”不是全部,生活还得继续,生产不能荒废。即便从抗“疫”的大局出发,稳市场、保民生、安民心,也才能为抗“疫”大计稳住阵脚,“后院起火”绝非前方战事的福音。

杭州的理性:不向市场乱伸手

 

在杭州发布“十项措施”的第二天一早,笔者也同不少人一样,赶到附近的物美超市“抢购”物品,超市内人头攒动,人手一辆购物车都堆得满满,有些物品已经售罄,结账的队伍排成长队。这样的人群聚集当然是防疫的大忌,但也可以理解,毕竟囤足了食品与日用品才能安心宅在家里坚持“长期抗战”。当然,居民还可以有另一种选择——网购,比如“叮咚买菜”,趁着当前的这场“疫”,它可谓圈粉无数,但“叮咚买菜”存在两个问题,一是“手慢无”,你会发现上面的好多种商品被打上三个字:“抢光了!”二是快递慢,有时要到第二天才能送到,原因是快递人员有限。

 

疫情汹汹,封路封城封小区,随之而来的担忧是,物价会不会飞涨?生活必需品会不会短缺?从杭州的情况看,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物价飞涨与物品短缺的局面——当某地出现一棵大白菜标价60多元被罚50万元的时候,物美的大白菜是1.20元每斤。

 

疫情爆发以来,有关“哄抬物价”被罚款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报道不绝于耳,至今杭州尚无一例发生。杭州的物价难道就没有上涨吗?也不是,上涨是明摆着的,成倍的涨也时有所见,但大家都能接受,都明白这样的“涨”很正常:封城封路的情况下,供应少了、人工贵了,价格必然上升;我们宅在家里吃完睡、睡完吃,而在这些供应链上的人们则是冒着感染的风险在工作,不能让人家白白付出。更重要的,是杭州的政府部门保持了足够的理性,即便在当下的非常时刻也没有乱伸管控之手,没有像其他地方那样动不动就祭出巨额罚款的法宝。

 

看看杭州老市长范仲淹是怎么做的

 

越是非常时期越不能乱伸管控之手,为什么呢?简单的道理是,不管是医疗物资还是民生物资,它们绝大部分都来自于市场,市场不在了它们就都没有了,市场被堵塞了它们也就被阻塞了。众志成城、无私奉献,当然是对的,但你只能要求自己,无法要求别人,比如口罩、防护服生产厂家要员工复工、加班生产,快递公司在这个时候要员工送快递,超市在这个时候天天开张,就得多付两三倍的工资,你能指责这些员工在发“国难财”吗?

 

在这方面,有正反两个例子值得一举,一个是国外的,1992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受到国际禁运,物资奇缺、价格飞涨,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倒卖物资的商人发了财。为了平抑物价,萨达姆处决了42名商人,结果物价更加飞涨、物资更加短缺,因为再没有人千方百计从国外倒卖物资到伊拉克了。

 

一个例子发生中国的宋代,而且就发生在杭州。范仲淹主政杭州时,适逢浙江地区发生饥荒,谷价飞涨,商人趁机囤积居奇,米价涨到了每斗120文。怎么办?范仲淹放出大招,主动将米价提到每斗180文,并广泛宣传,于是数日之间八方的米商争来杭州,供应多了,不仅解决了短缺,谷价也随之回归正常。

 

范仲淹,可谓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善用市场力量的政治家,他知道市场的繁荣才是保证民生物资永久不竭的源泉,《梦溪笔谈》记载:皇佑二年,吴中发生大饥荒,饿死者的尸体遍布于道路。吴中百姓喜欢比赛舟船,爱作佛事,范仲淹就鼓励民间多举办赛事,太守每日出游宴饮于西湖上,自春天到夏天,城中居民大规模出游,尽情玩赏。又召集各寺院住持僧人,告谕他们说:“灾荒年间民工工价最低廉,可以趁此时机大力兴建土木工程。”于是各个寺院的修建工程都非常兴盛。官府也翻修仓库和官吏住舍,每天雇役一千多人。范仲淹这些举措,看似偏离了正道,在当时也受到不少非议,但事实证明却是最有效的,市场繁荣了,供应充足了,才能真正实现平抑物价、赈济灾民。

听听经济学家张五常是怎么说的

 

有人会说,难道面对个别人“哄抬物价”“囤足居奇”的行为,就可以放纵不管吗?确实必须管,这也是从中央到各级党委政府都一而再、再而三强调的,但如何把握其中的“度”是关键。

 

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2月5日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疫情之下,政府对于市场当然是要介入的,但政府也要拎清角色:政府介入,是来扮演“协助者”的角色,而不是来主导市场、代替市场。比如口罩,张五常反对“限价”,认为限价会影响供应反而推动涨价,放开价格会促进供应从而推动降价。口罩价格涨上去了,穷人怎么办?他主张政府可以免费为穷人发放口罩(杭州的做法与此是基本一致的)。

 

张五常还提到了著名经济学家肯尼斯·约瑟夫·阿罗:“有道的经济学者不会反对在有传染病的情况下政府参与市场的操作——阿罗就曾以此为文而获诺奖。”查了一下,在2009年阿罗在北京回答中国媒体“政府管制市场”的提问时,表示:“政府监管是为了让市场更像市场”——而不是相反。

生活还得继续,生产不可荒废

 

习近平总书记在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上,特别针对民生问题作出重要部署,强调要切实维护正常经济社会秩序,在加强疫情防控的同时,努力保持生产生活平稳有序——确保蔬菜、肉蛋奶、粮食等居民生活必需品供应,积极组织蔬菜等副食品生产,加强物资调配和市场供应;各地要加强统筹协调,确保人员车辆正常通行。

 

在2月6日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负责人表示,严禁以抗疫为名破坏道路、阻断交通。

 

2月6日,杭州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我市企业复工有关工作,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周江勇强调,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精神,按照省委、省政府安排部署,组织企业严格防控有序复工,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冲击,最大限度消解疫情对我市“一城一窗”建设的影响。

 

生活还得继续,生产不能停滞。抗“疫”与“美好生活”,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