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上
  • 文 化 担 当 , 还 是 刻 刻 图 章 —— 西泠印社成立115周年庆典时想到
  • 2019-10-31 17:39: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孤山,海拔35米,方圆20万平方米,是西湖边最小的一座山。

 

就这么一座小小的山,何以竟然成为中国近现代文化史上仰之弥高的巅峰。

 

1904年的夏天,25岁的丁辅之、26岁的王福庵、37岁的叶为铭和吴隐,相聚在这里,相约结成一个小小的,只是“保存金石、研究印学”的圈子。这个四个人结成的小小的“圈子”,就是后来名闻天下,并有“天下第一社”之称的“西泠印社”。

西泠印社早期社员

 

1904年, 那是个怎么样的历史节点。

 

三年前,1901年,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以《辛丑条约》的签订为结果,中国自此彻底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五年前,在中华民族与中国文化最危险的时候,中华民族最古老的文字——3500年前的甲骨文发现了。

 

甲骨文的发现,在这样的时刻,是苍天让一个濒于灭亡的民族看到了3500多年前自己从未知道的辉煌。从而,极大地增强了自己的文化自信。在远古就创造了人类如此辉煌文化的民族,必定是顶天立地,地久天长。它,为中华民族提供了文化复兴的信念支撑与复兴资源。

 

也在1904年,孙诒让写成《契文举例》,罗振玉写成《殷墟书契》、《殷墟书契奢华》、《铁云藏龟之余》、《殷商占卜文字考》、《殷墟书契考释》。第一批甲骨文研究著作问世。

西泠印社老照片

 

1904年,西泠印社,在杭州西湖孤山,成立了。

 

它,名叫“印社”,志在“金石”。

 

“金石学”,起于清代的乾嘉学派,是以远古文字为路径,以证经补史为目的的名为“小学”的“经世致用”大学问。它的开山祖顾炎武说:“君子为学,以明道也,以救世也。徒以诗文而已,所谓雕虫篆刻,亦何益哉?”他还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金石”,关乎“兴亡”,那是“文化”之根。

 

“金石”,与天地同在,与日月永恒。

西泠印社老照片

 

1904年,这个风起云涌颠覆一切的时代,西泠印社的建社四君子知道,那是西方列强的船坚炮利让我们民族失去了文化自信。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天下”之本,就是“文化”。守住文化,就是守住天下。

 

四君子,在杭州,在西湖,在孤山,以一腔热血满腹经纶,结社西泠,“挺住,就是一切。”

 

王国维——金石学-甲骨文的文化大师,“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标志。他在《题西泠印社图》诗中说道:“管领湖山属印人。”我想,他是意思是,西湖——世界上最中国文化的湖,西泠印社是它的文化制高点。只有“西泠印社中人”才能引领西湖的文化高度。

丁辅之(1879 年— 1949年)

 

西泠印社,在115年之后。从4个人“发展”到了400多人——“发展”了100多倍。这,是“发展”吗?

 

建社“四君子”——就4个人,坚守-挺住了民族“金石文化”之根——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的信念支撑与复兴资源。

 

在115年之后,中华民族走进了伟大的文化复兴新时代,400多人的西泠印社应该做什么?怎么做?

西泠印社,它绝不是一个高级刻印店,更不是一个名利场。

 

西泠印社,是一种文化担当。

 

就如继任西泠印社执行社长的刘江先生所言:“继任,就是要我继续担当起责任”。这“责任”,就是文化责任。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