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右
  • 人与机器的关系,由思想决定
  • 2019-09-02 18:48: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屠春 ·

1982年出生于中国杭州。2010年,亚历山大当代影像双年展;2011年,个展“镜头下的五种感官”;2016年,作品《杭州人家》亮相中国平遥国际摄影节;2019年,《当代摄影中的大画幅》浙江三十人摄影展等。

 

即便在快餐时代,触动灵魂的艺术作品终将受万人景仰。《监控室》系列作品,是屠春的一次转身,他把镜头从人前移到身后,不用人为的修饰语言,让照片自己说话。这样的作品我们很少看到,透视出当下的现实,有一种奇妙的意识流美学,足见他创作的诚意。

 

 春:时间与空间是我恒久的主题,之前《杭州人家》系列作品,探讨的是“移民空间”的话题,而这次《监控室》系列作品,则是试图探寻个人隐私与公共空间之间的关系。

 

▲ 《监控室》系列 2018-2019

 

 春:空间与时间总是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出生在80年代,记录个人成长拍摄的照片,往往是以城市空间为背景。而这些城市空间随着时间推移,都发生了各种变化。到了数字时代,每时每刻都产生着大量的数据,而数据与空间的关系,是这个时代存在的一种特有的关系。数字技术让人类可以同时与多个空间展开对话,这也是过去从未有过的。

 

▲ 《监控室》系列 2018-2019

 

 春:“教堂监控室”这张,拍摄地是位于杭州中山北路的天主教堂。

 

如果仔细看这张照片,可以捕捉到许多时间的信息,有壁钟上显示的时间、挂历台历上的月份、当天报纸的日期、地图的出版年份等等。当我们放大照片后再看,甚至可以看到每个监控画面里显示的时间。

 

神奇的是,某天,我整理十几年前拍的照片的时候,竟然发现这个监控室我曾无意中拍过,只是当时只有一堵白墙、一只壁钟和一幅主教画像。冥冥中似乎吸引着我,回到这里,来思考空间、时间、物品,与我的关系。

 

虽然《监控室》系列的画面中都没有人,但摄影师通过自己的视角,将一个隐蔽的空间展示给了观众,留给观众更多思考的空间。今天的你我都置身于监控之下,都曾在小小的屏幕中留下痕迹,但当我们作为观众去看这些作品,从被看到观看角色的转换,也会非常微妙。

 

▲ 《监控室》系列 2018-2019

 

 春:看了照片后,有人问我:“为什么墙上会有电话号码?”也有人问我:“为什么画面里的墙是歪的?”这说明,观众从图片中带着自己的思考,读到很多的信息。

 

比如这张“小区监控室”,通过画面我们会发现监控室承担了许多其他的功能,比如传达室、消控室、电梯报警室、快递收发室等等,这些就是我们当下的生活。

 

还有这张“医院监控室”,我们可以通过监控画面,观看到医院的每个科室,甚至能看到刚出生的宝宝在游泳。

 

▲ 《监控室》系列 2018-2019

 

 春:是的。我想做的是,通过画面中丰富的细节,让照片自己来说话。时间的痕迹、生活的痕迹、人的温度,都可以从一个静止的画面中被解读出来。

 

 

 春:美国摄影师沃克·埃文斯有句话,对我启发非常大。他说:“人与机器的关系,是由思想与个性决定的。”所以,人与监控设备,人与照相机的关系,都是由摄影师和观众自己的思想来决定的。

 

在国外,人脸识别技术并不能被广泛使用,他们更注重个人隐私的保护。中国是安装监控最多的国家,杭州又是运用“城市大脑”、监控技术最领先的城市之一。《监控室》系列作品,通过摄影师的视角,引发公众的关注与思考,了解城市深处的真实,也是让世界看杭州的一个独特的视角,即当下杭州的一种现实。

 

▲ 《监控室》系列 2018-2019

 

 春:摄影与其他艺术形式一样,不分语言和国界,我希望有更多跨文化的解读,让更多的海外观众来品读、来了解改变中的中国、当代的杭州。未来,我会通过画面,来体现更多的中国故事、杭州元素。希望自己能进入国际级的展示展览平台,与世界对话交流。

 

▲ 世界上第一张照片

 春:世界上第一张照片,是1826年法国人尼埃普斯在工作室的窗台拍摄的《窗外的风景》,而今年8月19日正逢摄影术诞生180周年。我会始终坚持用摄影创作,也是向摄影术的致敬。我想回到摄影的原点,回到最初的感觉,把日常生活中稍纵即逝的平凡事物转化为不朽的视觉图像。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