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右
  • 望闻问切,高手在民间
  • 2019-09-02 19:23: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扁鹊卢医、悬壶济世、杏林董奉、再世华佗……提起中医,我们总能想到历史上大大小小数不清的传奇故事。


中医是神奇的,望闻问切,就能大致知人病痛;中医也是触手可及的,光杭州,就有民营中医诊所约2000余家。祖辈们身体欠安时,最先想到的是去中医馆里抓几服药调理调理,闻着屋内飘散着或浓或淡的药香,心便安定下来。


时间久了,杭州城里流传着的各种中医故事也多了,今天我们来说三个。


老底子的技艺大都讲究代代相传,中医也是如此。


陈志道是陈氏肝病诊疗法第四代传人。陈氏肝病诊疗法成形于清末,是一种运用民间的经方、验方、秘方,采用纯中药制剂,专门针对各种病毒性肝炎、肝硬化、肝腹水、肝癌等肝病顽疾的特色疗法。



自懂事起,陈志道就成天看父辈们为人看病,中医的“望闻问切”在他看来,就如同吃饭睡觉一样,再寻常不过。


陈志道最常用的是手诊和面诊这两种方式。通过把脉,观察五官的状态,诊断出病人身上隐含着的病症,并判断对应的治疗方法,这是陈志道的绝活。在他看来,如果每个人每年都能被手诊或面诊一次,就能及时掌握自己的身体状态,并进行自我调整。


 陈志道时常观察自己种植的中草药生长情况


中医的神秘,就在于此。病症会有其对应的治疗方法,但有时却并不是那么好找。


中医在行医生涯中总结出来的行之有效的方子叫验方;祖传的则叫秘方;针灸、推拿等特色疗法在老百姓口中,又常被叫作偏方。陈志道时常感慨,民间中医有许多偏方,具有简单、易行、廉价、有效的特点,大多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但这些珍贵的中医药文化遗产,却因为散落在民间而面临失传。



 

2016年陈志道受杭州市卫计委所托,历时三年,遍访杭州十三个县市区,走访300余位民间老中医,主持编撰了《杭州市民间中医秘验单方及特色疗法》一书,尽可能地记录保存了杭州现存的中医文化。


为保护民间中医药知识产权,做好民间中医老字号传承保护,2018年,陈志道再次受杭州市卫计委委托开始筹建杭州市民间中医药发展促进会,该协会于2018年12月12日正式成立。


或者不知,或者不退。中医的魅力,有人一触碰,便难以再行他路。


王来法十三岁开始自学中医,十六岁拜师,从抄单子到给病人看病,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后来他考入浙江省中医学院(现“浙江中医药大学”),在那里学到了更多更系统的医学知识。1981年,21岁的他走出中医学院的校门,开办了自己的第一家诊所,并在中医领域渐渐摸索出了一条治疗各类胃胆病的新路子。

 浙江省中医学院80年代照片


胃病发生的关键是因其元气不足,造成外邪乘虚而入,导致胃黏膜的损害,从而引发病变此,治疗胃病首先要恢复胃的元气,调节胃功能,根据引发胃病的不同原因,设计不同的处方。根据中医“扶正祛邪、攻补兼施”等原则,王来法创制了一套独特的胃胆病治疗方法┉┉“三合疗法”“气化扶正祛邪法”及“无痛消炎溶石排石法”。


胃是吃出来的毛病,胃病患者队伍十分庞大。王来法给人看病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传播科普知识的过程。


有的患者说,这几天胃痛,吃其他东西怕难消化,只好顿顿喝粥。王来法一听,立马“纠偏”,健康人吃点粥,能够保护胃黏膜。但有胃病的人,稀饭在胃里面时间停留太短,胃酸就会过度刺激胃黏膜,导致已经很脆弱的胃黏膜出血。还有的患者,听说番薯是抗癌食品,于是经常吃番薯。但番薯含糖量高,吃多了会烧心,产生过量胃酸……这些常识,患者都很缺乏,每个人都需要“辅导”,但“一对一”的辅导面太窄,于是,王来法想到了写书,写书可以“教育一大片”。

王来法的书是来自临床的一线科学报告,普通人能看得懂,用得上,所以非常受读者欢迎。在繁忙的医疗工作外,他抽出时间给中小学生、社区居民、公安民警等宣讲防病保健知识,并编写出版了《慢性萎缩性胃炎》《胃肠病患者的调摄》《标本兼治看胃病》《王来法与警察对话健康》《王来法与工人对话健康》《比读书更重要的事》等专著八部,论文及科普文章280多篇。



几十年来,王来法一直坚守在他位于滨江的诊所,慕名前来就诊的人越来越多。他还多次受浙江省卫生厅派遣,赴香港、韩国等地进行学术交流和义诊,被斯里兰卡卫生部部长授予“健康大使奖”。


郎玉麟,余杭黄湖人,杭州余杭郎氏中医的“掌门人”。他55岁当郎中,既非出身医学世家,亦未师从某位中医大师,如今却能做到三代同医,算得上是个传奇人物。



郎玉麟与中医的缘,源于8岁时的一个傍晚。他到地里摘玉米,腿让蝮蛇咬了一口,又红又肿。几天之后,红肿部位开始溃烂,吃药打针根本不管用。又过了几天,腿烂得可见白骨,他高烧不退,人也进入了半昏迷状态,母亲哭得死去活来。这天,村里来了乞丐,说这孩子的腿还有治,便到后山采了一些不知名的草,捣烂敷在小玉麟的大腿上。两天后,高烧退了,腿上的红肿也消退了,小玉麟鬼门关荡了一圈回来了。至此,8岁的他心里打下一个烙印:山上的草也是可以用来治病的。


30多年后,在余杭无线电厂当工人的郎玉麟,被一种叫做“类风湿关节炎、肌肉炎”的病缠上了。想到8岁那一年的经历,他将目光转向草药,开始了现代版的“神农尝百草”之路有一次,郎玉麟按一个偏方,将多味中药和毒蛇泡成药酒一并喝了下去。可没想到,这让他发了一身的毒疮。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毒疮竟然慢慢变成了皮肤病。郎玉麟坚信这非草药之错,他不断调整配方,不断地抓药、熬药……最终,成功再次眷顾了他,他的皮肤病被治好了。从此,对草药爱得更深了。


年轻的时候,工、农、商、学、兵,郎玉麟都干过,研究中医药只是他的“业余爱好”。一次单位岗位调整,他被安排到没人愿去的药店,这可让他高兴坏了,去了之后,他一边熟悉草药知识,一边抄录别人的处方单子,并认真加以揣摩。两年下来,抄录的处方单有好几大箱。处方单看得多了,加之那一期间的系统钻研,郎玉麟竟能指点别人用药,并且他的方法还挺管用。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他开始有了些名气。


 

55岁,郎玉麟正式出山,打出“郎氏中医”的牌子。这一步,虽然迈得有点晚,但并不影响他后来成功的行进。

曾经有个湖北病人找到郎玉麟。当时他的牛皮癣病患史已经有12个年头,为了治病散尽家财,妻子也离他而去。他万念俱灰,只身一人来到杭州,打算最后看一眼人间最美的西湖后就了结自己苦难的人生。没想到,他在杭州遇上了一个老乡,老乡了解他的事后,领着他来到了郎玉麟的诊所。郎玉了解了病人的不幸遭遇,决定免费为他进行治疗,11个月后,病人完全康复。类似的故事在郎玉麟身上还有很多,他将对中医的全部热爱,转化为治病救人的医者仁心。


中医的发展,光靠一己之力不行,还要传承。郎玉麟不仅劝说了一双儿女为郎氏中医接力,又慢慢引导“郎三代们”走上了学习中医的道路。他说自己的心愿是,活到100岁,能够看到郎家五代同堂,四代同医。

 

2018年底,杭州市中医药界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杭州市民间中医秘验单方及特色疗法》一书的出版发行;二是杭州市民间中医药发展促进会正式成立,2000余家民营中医诊所堂馆,200多名会员,因对中医药文化的热忱而联结在一起。


中医很神奇,但并不离奇。辩证施治,对症下药,这是中医应该坚守的科学精神。中医是有魅力的,也是不可或缺的,它来自于实践,这脉文化已在中国扎地生根。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