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们右
  • 杭州方言日渐式微,怎么办?
  • 2020-06-30 18:19: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几乎每年的62日这天,或者前夕,杭州方言民俗方面的专家曹晓波都会在媒体上讲述六二的来历,年年讲,年年新,最新的是这篇:《你好,六二节”“一种只属于杭州人的语言秘境

 

杭州人对“62”情有独钟,因为这是最普及,最易学,也最发靥的一个杭州话词汇,当我们谈起“62”的时候,其实是在谈论整个杭州话,它的前世今生,它的传承,它的日渐式微。我们还在谈论以杭州方言为载体的那些独特韵味:杭州小热昏,杭滩,杭剧,杭州话的小说,散文,歌曲,新闻播报……。那里有我们的嬉笑怒骂,杭州人独特的精神特质,和我们的乡愁。

 

就像杭州话吸收包容了诸多语言元素一样,杭州人的个性也是包容的。包容到可以放弃对自己曾经用惯了的方言的使用。上海人到杭州多半还是会说上海话,上海人走到哪里,哪怕是美国,日本都说上海话,阿拉是上海宁!透着自豪,透着一种文化自信。

 

广东,四川人也是如此,借着本山大叔和东北语言类小品在文艺圈的红火,东北话也颇流行。杭州人的个性是芋糯糯的,东北人来了我和你讲普通话,北京人来了,我和你讲普通话,广东人,四川人来了我还是和你讲普通话……。使用普通话这当然是对的,但渐渐地,杭州人都不说杭州话了。不仅是到外地不说,在杭州本地也不说了。那些杭剧,杭滩也需要受到特别保护,到了需要考虑传承和发扬的时候了。

 

就连公交车上用杭州话报站,竟也引起了一些争议。

 

但也有人不甘心啊!除了像曹晓波,阿六头安峰这样老一辈的杭州话推广大咖,一些对杭州方言传承有危机意识的年青一代扛起了传承推广的大旗。

 

在微信平台上普及杭州片区的吴语方言,萧山有萧然音韵。杭州有杭州话语。余杭有余杭说话

 

但他们毕竟小众,传播力有限。

从技术上说,借助音档的保存,杭州方言语音不会彻底消失,但语言是活的,需要与时俱进,需要和社会同步发展,需要扎根在社会的土壤中,常用常新。

 

这就需要政府的支持和鼓励,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用特殊的方式唤醒市民的语言记忆,创造出使用杭州方言的社会大环境。不是说在这一天非要说杭州话不可,但至少不能算错,或者在这一天集中普及传播一些杭州方言知识,用音乐,视频,文字等各种方式唤醒方言记忆。

 

这里有两个日子可以选择,其一是221日,联合国为促进文化多样性和语言多样性而设立的国际母语日;其二就是62日,这个杭州人才懂的日子。

 

2018年杭州市两会期间,葛继宏、孙昌建、董其峰3位市政协委员联合提案就是《关于学习传承杭州方言,弘扬地域文化、彰显文化自信的提案》。

 

若无政府的支持,营造使用杭州方言的大环境,杭州方言依然还是会退化衰落下去。数月前,热心推广杭州方言,极力推广杭州正字的高任飞和我说起他想用杭州方言写书出版。向几家出版社打听一圈之后,我不得不给他泼了一瓢冷水用杭州方言出书不可能!,哪怕是一些著作颇丰的资深纸媒编辑在文章里用了几句杭州话,也被出版社给小心删除掉了,因为那不合出版规范。

 

那么金宇澄用上海话写的《繁花》为啥能获得茅盾文学奖?高任飞问。

 

那是特例,怎么会出这样的情况一些资深编辑也有些不解。一位出版社的编辑这么回答。

 

转告这个消息给高任飞时,我能感觉到他的失望和遗憾,用杭州话写一本能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书这注定是个不切合实际的梦想。

 

借助新媒体平台,那些方言爱好者在微信,微博和一些有声app里也能获得一方天地,但距离融入主流,参与并影响整体社会用语的大环境,还有很远的距离。设立杭州方言日就是让杭州市民能在这一天有个说杭州话,学杭州话的社会大环境,在这一天你尽管开口说,尽管动笔写,用歌声唱……嫑怕人家会笑话你。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