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们左
  • 杭州互联网法院的创生之路
  • 2017-12-07 17:40:00 来源:我们杭州 作者:李凡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一、引子

  2017年8月19日上午,杭州互联网法院正式揭牌,随后开庭审理了揭牌后的第一例涉网案件——《后宫甄嬛传》作者流潋紫诉网易侵害作品网络传播权案。该案件审理过程中,原被告双方代理人分处杭州和北京两地。审判员王江桥在审判席上通过电脑操作和大屏幕里的诉讼双方进行交流,大约20分钟后,他敲响了法槌,庭审结束……

  二、释义:何为互联网法院?

  2017年6月2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主持召开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36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包括《关于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的方案》等在内的一系列方案。会议强调,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是司法主动适应互联网发展大趋势的一项重大制度创新,要按照依法有序、积极稳妥、遵循司法规律、满足群众需求的要求,探索涉网案件诉讼规则,完善审理机制,提升审判效能,为维护网络安全、化解涉网纠纷、促进互联网和经济社会深度融合等提供司法保障。

  8月8日,最高院印发了《关于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的方案》,明确将依托杭州铁路运输法院试点设立专门审理涉互联网案件的杭州互联网法院。由前杭州铁路运输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员杜前就任该法院首任院长。

杭州互联网法院(新华社图)

  根据方案,杭州互联网法院集中管辖杭州市辖区内的下列涉互联网案件:互联网购物、服务、小额金融借款等合同纠纷;互联网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利用互联网侵害他人人格权纠纷;互联网购物产品责任侵权纠纷;互联网域名纠纷;因互联网行政管理引发的行政纠纷;以及上级人民法院指定杭州互联网法院管辖其他涉互联网民事、行政案件。不服杭州互联网法院第一审判决、裁定的上诉、抗诉案件,由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三、渊源:互联网法院从何而来?

  杭州互联网法院的诞生并非横空出世,而是得益于司法改革和网络法治进程不断尝试和演进的阶段性成果。

  早在2015年4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就确定了由杭州西湖区、滨江区、余杭区三家基层法院和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展电子商务网上法庭试点,其中西湖区法院审理互联网金融纠纷和电子督促案件,滨江区法院审理知识产权纠纷案件,余杭区法院审理网络交易纠纷案件,杭州市中院则审理前述纠纷的上诉案件。截止至2017年4月,这一电子商务网上法庭已处理涉网购、网络支付等纠纷近2万件。

杭州互联网法院诉讼平台(官网图)

  不过,互联网的急剧发展对法院的审判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实际上,互联网案件进入日常审理的难度其实不算高,但由于当事人因为互联网这一虚拟空间的关系在现实中分布于天南地北,因此为法庭的取证调查工作带来了很高难度。由于互联网的虚拟性、跨地域审理、诉讼在线发生以及去中心化等一系列显示因素的存在,从而对现有的法律理论和司法制度提出了巨大的挑战。于是,客观形势的发展对司法提出的要求不仅仅只限于“互联网+法院”而已,而是要专门设立一座真正的“互联网法院”。

  鉴于这一客观现实,2017年4月,最高法院批复同意由杭州铁路运输法院集中管辖杭州地区的五类涉网案件。从5月1日起至6月20日,该法院共收到涉网案件申请1896件,其中正式立案1446件。杭州铁路运输法院网上诉讼平台主要受理的案例包括:电子商务交易纠纷、电子商务著作权侵权诉讼、电子商务小额贷款诉讼、合同纠纷、商标侵权纠纷、交通责任纠纷等。这一经验也为杭州互联网法院的建设打下了基础,杭州铁路运输法院基于物理链接与位移的转型变革,翻开了互联网法院基于数据链接与信息变革的篇章。

由杭州互联网法院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15日,该院共立案2605件,审理结案1444件,而且全部为“在线审理”。(文字来源:凤凰财经)

  四、落脚:为何选择杭州?

  杭州互联网法院的设立正式开启了法院的互联网时代。作为一次重大的制度创新,全国首家互联网法院选择落脚杭州绝非出于偶然。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2016年G20峰会开幕式上曾说,在杭州点击鼠标,联通的是整个世界。杭州就是这样一座信息经济极其发达的互联网城市,聚集了阿里巴巴、网易、海康威视等互联网龙头企业后,杭州的互联网经济对地区生产总值增长贡献率超过50%,显然已经成为了杭州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杭州互联网法院主页面(官网图)

  杭州正成为具有全国乃至全球影响力的互联网中心——杭州的网站数量、B2B、B2C、C2C、第三方支付均位居全国首位,云计算、大数据、移动支付、智慧物流等领域的产业发展也位居世界先进水平。加上国家信息经济产业示范区、中国(杭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及国家电子商务产品质量风险监测中心等多项国家级战略政策和平台也落户在杭州,由此让杭州逐步形成了全国性的跨境电商、网上产品质量监督、网上知识产权保护以及信用示范体系。与此同时,杭州特有的“‘互联网+’创新创业中心”的城市发展定位也推动杭州站在互联网新历史起点的突出位置上。

 新的互联网法院是全程在线的,老百姓从起诉到法院立案、送达、开庭都是全程在线,最关键的庭审也是在网上,相当于把现在物理的法庭搬到了网络空间,这是最大的变革。(图文来源:凤凰财经)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最新统计,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51亿,手机网民规模达7.24亿。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也引发了大量的涉网诉讼。杭州因其发达的信息经济自然成为了涉网纠纷的多发之地。这些涉网纠纷大约从2012年起进入司法领域,随后涉网案件的数量呈几何式增长,给原本案多人少、矛盾突出的法院带来了现实挑战。

  由此可见,互联网法院选择落脚杭州绝非处于偶然,网上法庭的先进探索、支持互联网法院落地的软硬件设备、发达的信息经济实力以及解决涉网纠纷的现实需求,都使杭州诞生首家互联网法院成为了历史的必然。

杭州互联网法院主页面(官网图)

  五、创新:互联网法院有何不同?

  互联网法院与普通法院的最大不同在于审查方式,为此,杭州互联网法院特地建立起了一个融合当事人在线起诉、应诉、举证、质证、参加庭审以及法官立案、分案、审理、评议、判决、执行等诉讼全流程功能模块的网络平台,并通过互联网技术实现了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与审判、执行全流程的融合。

  在这一背景下,诉讼过程也有了重要的变革和创新。开庭时,原告、被告以及法官都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出席,通过在线交易记录提取证据,调解、宣判也直接在网上进行,诉讼全程网络化。互联网法院的这种审查方式不仅提升了效率,而且互联网审理的方式让当事人可以足不出户就能进入“杭州互联网法院诉讼平台”,从起诉、立案、送达、举证、开庭、裁判和执行等每个环节全部“在线进行”,这无疑为大多数人节省了诉讼成本。

  杭州互联网法院也对申诉系统进行了与时俱进的创新,原告通过使用手机号码注册账号后,即可在线填写诉状、提交相应的证据材料,系统会自动提取电子商务平台的当事人身份信息、网上交易过程及各类表单数据,实现网络证据在线录入。同时,该系统会自动计算诉讼费用,而且当事人可以通过支付宝或网银进行实时缴纳。

  此外,在审判制度上,为了破解诉讼主体身份确认难、当事人在线质证难、在线行为控制难等网络审判难题,杭州互联网法院也形成了一套以诉讼平台操作规程和网络视频庭审规范为中心的程序规则,完善了网络司法的审判制度,维护了网络司法的权威。

  在审判团队方面,互联网法院试图把不同专业背景的人聚集起来,实现司法业务和计算机技术的理念互通,从而让法官从法律人才成长为熟悉法律、拥抱互联网、懂得互联网技术的复合型人才。

  六、结语:互联网法院何去何从?

  新生事物在获得掌声的同时,必然也会有争议相伴而生。在杭州互联网法院正式设立之后,有网友就对其表达了疑惑:在杭州成立的互联网法院,有权限管辖、审理原告或被告在其他地方的案件吗?

  这种对管辖权的异议,是每一个新法院诞生时势必会产生的。不过也有人认为,杭州互联网法院若能将涉网案件进行集中管辖,对当事人来说无疑是极大的便利。以电商平台为例,一旦产生纠纷,无论对电商企业还是消费者,跨地域远距离的诉讼经常是“劳民伤财”。互联网法院的设立让维权者不必再千里迢迢奔赴杭州,对于异地淘宝用户来说,案件由互联网法院管辖无论在便利性还是在专业性上都是有利无害的。

2017年8月18日上午,备受关注的杭州互联网法院正式挂牌。 中新网记者 马学玲 摄(转自:中新网)

  除异议外,互联网法院的设立也带来了新的机遇——在线开庭存证、原被告在线化识别等互联网技术由此得到了新的发展空间,而在线证据的实时调取也必将成为日后互联网法院审判实践的日常,这对于电子数据存证市场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不过,电子数据也存在着可篡改、可删除、可复制的特征,从而导致它作为司法证据时,有可能被破坏、被污染、被修改,并且影响到对事实的判断。因此,互联网法院要格外注意针对电子数据的这些特性设立进一步的门槛和标准。

  总体来看,互联网法院的设立让涉网案件有了更加专业化的法院进行审理,可直接促进或改进司法的专业分工。当这种司法的专业分工普及后,当地域对当事人的限制减弱或法院冲破属地管理的界限时,每一家法院都将会是专业领域内的专业法院。此外,互联网法院将直接在线生成数据或信息,这会使得未来的司法数据呈几何倍数增长,而从互联网时代到数据时代,乃至未来的算法时代,都离不开对这些数据的沉淀,一旦司法数据形成了真正具有提供制度效力依据的大数据时,对司法制度的创新实践才真正到达一个井喷的阶段。

  互联网法院的创生之路升级了人们对互联网以及互联网思维的认知,它是司法制度真正体现用户思维的一次创新实践,也是司法制度适应互联网行为模式的一次创新实践,有利于引导互联网产业向更加健康、可持续的方向发展。互联网法院的持续建设,不仅在上文提到的司法数据方面能堪大用,更能让法律共同体以及诉讼参与人体会到司法透明中所折射出来的司法公正,从而形成真正的司法制度自信。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杭州率先设立互联网法院在于其天然的互联网创新优势与电子商务网上法庭的执法基础,在杭州互联网法院上所采取的语音识别、人脸识别、互联网庭审大数据记录都和杭州阿里巴巴等企业所能提供的先进技术和软硬件服务器设备等志愿息息相关。因此,各地法院需根据自身情况进行衡量,避免盲目跟进导致的资源浪费。杭州互联网法院现有制度模式在各地的复制推广还需时间进行检验。

  (作者单位:杭州发展研究会)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