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们左
  • 地摊经济火了,我们该如何让这份重拾来的人间烟火,更好的抚慰杭城人心
  • 2020-06-30 18:28: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最近,地摊经济这个词儿,一直都处于热搜顶端。国内多个省市区发布相关政策扶持之前一直都急于取而代之的地摊群体,一夜间,地摊经济成了造福民生的香饽饽。

 

此次,杭州也进一步明确了鼓励发展地摊经济。但其实,地摊经济一直都存在于杭城。

 

杭城最知名的地摊市场,想必就是吴山夜市吧——往日里,无论寒暑,每当夜幕降临,这里必然会是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人们在那并不宽敞的街道上摆上摊位,招徕着来自各地的游客和本地百姓,人们也乐于穿梭其间。

 

要说地摊老板们售卖的东西,吃喝用度玩一应俱全。可相较于如今电子商务如此发达,只需用手指点点手机屏幕即可购买万物的时代,吴山夜市老板们能提供的好物,简直有些匮乏。

 

但恰是吴山夜市这样的地方,却成为了人们寻求一份热闹和欢愉、追寻过往生活感觉的自留地。时不时传入耳中的讨价还价、周边小吃铺溢出的美食香味、老板的吆喝与小音响里冒出的各色歌曲……让人感觉,这和人们印象里的现代化杭城有些格格不入,却又无比融洽。

 

还有那些曾出现于午夜、烟火缭绕、香气四溢的安徽料理”……这番情景和味道,大概便是人们口中的人间烟火的一种吧。

 

那为什么地摊经济突然就火了?

 

我们从一个侧面就可以窥见一斑——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和蚂蚁金融服务集团研究院63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在疫情最严重的2月,全国范围内个体户的活跃商户量与营业额均受到严重冲击,下降到潜在值的50%左右,但从3月开始推进复工复产后,短短一个月内,大部分地区恢复到潜在值的80%左右。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王靖一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就表示,个体经营户等以自雇为主的非正式就业是疫情冲击下最脆弱的群体,大多以日常经营糊口,储蓄较少,现金流压力较大,流动性约束较紧,在面临突然的外生冲击时,其背后支撑的家庭可能陷入困境。疫情与管制对整个线下商户群体的冲击是整体性的,几乎所有商户都经历了较大的打击。

 

是的,疫情给我们带来的影响,不容小觑。但由此也可以看出,地摊经济的潜力,亦不可小瞧。

 

特别是今年61日至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山东烟台、青岛考察期间,在烟台市芝罘区熟食摊前点赞地摊经济后表示,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

 

此前,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后的记者会上,李克强总理也曾就媒体提出的一些省市出台支持流动摊贩政策的相关问题时回答记者:回想改革开放之初,大批知青返城,就一个大碗茶解决了多少人的就业!两周前,我看到报道,西部有个城市,按照当地的规范,设置了3.6万个流动商贩的摊位,结果一夜之间有10万人就业。

 

说完国内,其实我们也可以在放眼看看国外。从我们的邻国到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欧洲,其实都保留着大量夜市、地摊、跳蚤市场等形式的市场,并且是常态,有的还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甚至成为打卡圣地。

 

所以,这不仅是重拾人间烟火的问题,还是发掘市场潜力、应对疫情后经济困难的一种切实有效的方式。当我们仔细思考,就会发现,更深远的意义,还在于国家从顶层设计层面就已看到了地摊经济对于民生就业乃至国家整体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重要性。

 

前些日子,我的同事就专程前往李克强总理所说的那个西部城市采访——成都。

 

回来后我问她,成都的地摊怎么样?

 

她回复我:不再是如复制般木讷的市井印象,而是成都久违的原汁原味——在沸腾的火锅中,在爽口的冰粉上,在各色的招牌间,在那一声声灵动的川味吆喝里……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别说像成都这样的城市,就算是三四线小县城的行政主管部门,也都在为保证良好的市容市貌、争取文明城市、促进社会环境的平衡发展而绞尽脑汁,其中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举措就是取缔各类地摊。

 

因为脏乱差,似乎是很多人对地摊群体的共识。于是,尽快取缔地摊,成为城市管理部门的重中之重。而这种举措,前些年还引发城管部门和地摊群体的各种矛盾冲突。

 

作为城市管理中的重要一环,地摊经济,也要讲规则、服治理、有规范。简单地说,就是可以有自己的特色,但不能出格,更不能逾越法规于不顾。

 

前几天有媒体曝出,有地方刚刚开放地摊经济一夜之后,街道卫生问题瞬间暴露——满地杂物和垃圾。这让人们再度坚持,必须对地摊经济的发展提出更为具体的规范要求,认为开放地摊经济,不等于简单的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

 

所以,面对这波地摊经济新机遇,杭州,又该如何从中和谐的重拾这番人间烟火?从而抚慰更多杭城人的心之所向。

 

不说远的,就看我们隔壁邻居上海,就在近期由上海市城管执法局制定印发了《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关于优化营商环境的指导意见》,将支持新消费业态发展。推进夜市经济发展,配合属地政府和相关管理部门科学设置夜市,指导夜市落实管理主体、实施商户自治。支持特色小店开展外摆位经营,对外摆时间、摆放范围等实施精细化管理。

 

杭城,更应如此。

 

地摊经济要发展,但规范,还是必须有预先设定,甚至需要对卫生、摆摊资格、商品品质等方面,采取地摊经营者准入制度。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郭峰前不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对于流动商贩等个体经营户,应在一段时间内适度放宽,做更多引导而非严格管控,以使其能在疫情特殊时期,发挥就业蓄水池的效应,“在政策上,采用划定区域、早市、晚市,简化工商注册流程等手段,适度提高经营时间、地点的灵活性,特别是在劳务输出与输入大省。根据研究,个体经营户在白天恢复较好,夜经济恢复仍不太充分,鼓励夜市发展尚有很大的发力空间。”

开放地摊经济,杭城还要积极创新城市管理手段,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引导地摊经营者正确的带活地摊经济,激发消费和就业潜力。同时,提供和准许更多具有市场效应的地摊经营场所上提供方便,加强商品质量监控、食品安全、防疫检测方面的服务力度。甚至在各项政策上予以精准帮扶,特别是在金融上,可以提供小微贷款等服务,并将监督管理、服务保障等方面进一步精细化。

 

但说到底,我们都认为,作为互联网商务名城的杭州,真的可以多打造一些类似的“网红地摊街”。让生机从线上进一步延伸到线下,让更多的地摊“小家小户”们也成为杭城吸引来客的一张“烟火名片”。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