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们左
  • “跪族教育”跪不出“美好教育”
  • 2020-09-01 17:16: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为上学区小学家长集体下跪

 

前几天朋友圈流传着几张杭州家长跪在市教育局门口的照片,原因是今年杭州小学公民同招,下沙公办的文海小学学生爆表,一些买了学区房且户口也在这个学区的孩子却进不了该学校。由于对相应的调剂解决办法因几方不同诉求原因相持不下,那些家长就聚集到市教育局门口恳求进一步解决办法,但说着说着就集体跪了下去……本来高价买学区房是为了孩子能接受优质教育,现在硬生生弄成了跪族教育

 

这样的事情不只发生在杭州。据新浪财经消息,今年6月,深圳福田区就出现一些豪宅业主在当地教育局门口集体下跪,说是因为他们买了101平米的学区房,孩子却可能无法入读学区内的名校,那些家长也就集体崩溃从贵族成了跪族

 

近年来,为了教育更加公平更高质量,一些地方开始调整中小学入学政策,使得买了高价学区房的家庭,不再被保证孩子一定能上学区内的好学校。家长为孩子能读好学校什么都能做,而能买得起高价学区房的家庭,在所在城市算是中产了,能让这些城市中产集体屈膝下跪的,是大家对当前教育的普遍焦虑,透出多数城市家庭的心酸和无奈!

高中比大学难考

 

前几天,2020年浙江省高考成绩分数线公布:普通高校一段线594分、二段线495分、三段线279分。据《现代教育》介绍,今年浙江省共有32.51万考生,预计实际录取30.87万人,总录取率可达94.95%。就是说,在浙江高中生考大学,接近人人能进高校。

 

那往前推三年,中考的普通高中录取率是多少?杭州媒体公布的数据是50%左右,国内包括深圳等城市也差不多是这个平均数。2020年,杭州市区初中毕业生超过3万,那就是只有1.5万左右孩子可进公办普通高中,还有1.5万则是进普通中专、职高或技校。可见,中考的竞争比高考更加残酷激烈。

 

中考分流,优质教育资源不平衡,升学焦虑前移,才让很多城市家庭倾其所有去买学区房,这才是让那些中产家长集体下跪的问题所在。

 

其实,为寻找破题办法,近年来杭州教育部门已经非常努力了。如上文提到的下沙文海小学入学问题,针对各方诉求,教育部门就在不停平衡各方合理诉求,给出多种解决方案。但这绝不是教育部门一家能解决的问题。

教育培训生意越来越大

 

722日,杭州市教育局公布2020年上半年辖区内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和违规办学、暂停办学的培训机构黑名单白名单”1500多家,黑名单”30家。而2018522日的人民日报《杭州规范教育培训市场》一文说,截至当年4月,杭州市对中小学学科培训机构进行了专项整治,发现174家无证无照、1032家无证有照的机构超范围从事文化类学科培训。可见,现在的白名单数量,比当时的培训机构总数还多出294家。现在的白名单,理论上都做到了不超范围从事文化类学科培训,实际上呢?!

 

针对课外培训问题,一方面,早在20183月,教育部、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等部委就联合下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明确指出:这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回应人民群众普遍关切的重大举措,是教育部党组确定的2018奋进之笔重点攻坚计划任务,各地要确保专项治理工作取得决定性胜利。现在两年多过去了,有没有决定性胜利?!

 

另一方面,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校外培训行业运营态势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介绍:庞大的中小学教育人群数量加上优质资源紧缺、教学资源分配不均,课外培训已成为刚性需求。从我国K12课外培训参培率看,2015年是33.4%2017年上升至36.7%,预计2020年可达42%,城区比例则更高。2016年,我国K12课外培训行业市场规模约4147亿元,到2018年已达5205亿元,预计2023年将达 8194 亿元。

 

因此,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渠敬东说:当前教育成了家庭投入的无底洞!从社会学研究的角度看,孩子们在学校里面快乐成长,一出校门就被家长领着进各辅导班。不进班怎么办?孩子将来命运没法预料,似乎落下一步,就意味着毫无出路。

 

现实也是如此。724日都市快报报道:一个暑假,少的3个班,多的78个,杭州老母亲们每天奔波在接送娃上培训班的路上,有的快累倒了。其中有位全职妈妈,一人带两个孩子,一年培训费20万元,当然这里面不全是学科培训花费。从杭州城区看,多数中小学生的暑假就是第三学期,前后20几天,小学初中生培训花费普遍在2万元出头。一年下来,总体上小学生培训费四、五万元是常态,初中生一般还要多几万。家长花了这些钱,并不保证孩子的成绩一定能提高。而培训班老师的总体素质,又怎么能跟学校的正式老师比?!

 

职高改普高或是一个办法

 

总体而言,教育发展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相同步,教育改革是为了适应时代发展需要。

 

如杭州的职业高中,大都在上世纪80年代左右从普通高中派生发展起来的,适应了当时杭州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从《杭州中学历史名校目录》(杭州市教育局,2019年版)中可以看到,现在的几所杭州知名职高都脱胎于普高:

 

1978年创办的杭州市莫干山路中学1985年增开职业高中班,1992年更名为杭州市中策职业学校

 

19567月改制公立更名的浙江省杭州第八中学1980年开办职业高中班,19843月挂牌杭州市旅游职业学校

 

1970年成为完全中学的杭州市人民中学1980年开办职业高中班,1984年高中部改办职业高中。后与原前进中学、清河中学等几经改并,于20013月更名为杭州市人民职业学校

 

而现在,我国经济已到了高质量发展阶段,国家对人才和劳动力综合素质提升有更高要求,更多的城市家庭孩子有普通高中升学需求。几乎没有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在20岁不到就职高毕业混社会。可以说,现在的教育生产关系已经不能适应教育生产力的发展需要了。

 

事实上,一些城市已经看到了这个问题。据青岛日报报道,2019年青岛将全市普高录取率由52%提高到64%,其中市区提高到了67%。据新华日报报道,20186月,江苏召开省委常委扩大会,研究解决江苏教育存在的问题,提出三年内将普高录取率提高到85%以上。

 

而在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特级专家何水法就提出过取消中考、将现行9年义务教育制度延长为12年义务教育的建议,理由是:我国现行义务教育止于初中阶段,严峻的中考压力将教育指向了唯分数的升学考试。为考入所谓的重点高中,大部分初中学校压缩教学进度,孩子们提前备考,严重的校外补课使得休息时间被大量挤占,不利于提升孩子综合素质。

 

何水法认为,近年来,中国经济社会高速发展,当前完全有能力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取消中考,杜绝设立重点学校、重点班,让孩子真正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真正落实素质教育,让教育为文明传承和创造服务,将对我国教育事业发展起到积极推动作用。

 

教育改革发展必须坚持人民至上理念,不断满足人民群众的新期待。杭州一直是教育改革的积极探索者和先进经验创造者,在现阶段,如能率先探索把现有的职高更多地转为普高,或许是个解决办法。否则,跪族教育肯定跪不出美好教育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