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品牌 > 学术交流
  • 编剧黄亚洲谈《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
  • 2014-09-02 11:30:00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吴婧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们创作团队花了三年半时间创作,随时做好写了不能拍、拍了不能播的准备。”昨天,央视热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编剧之一黄亚洲在杭州为大家讲述“《戏剧冲突VS历史真相》——影视剧重大历史题材的创作心得”时,回想起在北京闭关创作剧本的过程,感慨良多。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在中央文献研究室指导下进行创作,8月8日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档首播,每天有近6000万观众收看,前14集平均收视率达到2.06%、单集最高达2.37%。这部剧热播时,黄亚洲正在美国游历与写作,8月30日回国后,应杭州影视家协会之邀,他把第一次讲座留给了杭州观众。10点开始的讲座,9点半,西溪文化创意产业园报告厅里就坐满了人,从70多岁的老人到90后的年轻人都有。黄亚洲说:“很多年轻人看《邓小平》,是为了了解上一辈所经历的事,也是为了自己的明天。”

  剧本创作三年多

  到底该怎么把握没有人给现成答案

  三年半之前,黄亚洲接到了创作《邓小平》(初定名为《邓小平》,电视剧播出前改为《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的任务,“是中央文献研究室牵头启动的,他们已经有了一个纲要性的初期提纲。我之前创作过电影剧本《邓小平1928》,更早之前还创作过《开天辟地》,里面也有一些邓小平的镜头,他们可能觉得我比较熟悉邓小平的史料,所以就邀请我参与编剧。对于我来说,这个题材也确实吸引人。”于是总编剧、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三编研室主任、邓小平研究专家龙平平,以及黄亚洲、张强等人组成编剧团队,开始创作《邓小平》。

  近4年时间里,编剧们开了一次又一次的会议,从大的架构到小的细节,都经过多次讨论。黄亚洲说:“到底该怎么把握,怎么写,没有人会给我们现成答案,某些敏感人物又该如何处理,也没有现成答案。创作的时候,我们的自我禁锢也比较大,总是想着不管怎么样,首先是要保证这个剧出来。”

  一年多之后,编剧们领到了一笔钱,这笔钱是这么定义的:如果这个剧出不来,那么这些钱就当做退稿费了。尽管大家都不知道最终电视剧能否拍摄和播出,但创作却一直持续了下来,黄亚洲说:“创作时间长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很多内容都必须不断推翻重写,一遍又一遍。”

  参考大量史料

  当时的中央常委会记录只有几页纸

  《邓小平》的剧本创作和以往的邓小平题材影视剧都不同,因为是在中央文献研究室指导下进行创作,因此以中央文献研究室提供的史料为主。黄亚洲用“海量”来形容创作时阅读的材料,“创作的时候,给我们都配了一个助手,都是中央文献研究室对邓小平史料非常熟悉的人。”

  根据分工,黄亚洲主要创作《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的中间部分,包括邓小平去广东、思想解放大讨论、邓小平视察东北与“北方谈话”、中央工作会议、四五天安门事件平反、邓小平访日访美等,对于创作的原则,黄亚洲说他们遵循的是“大事不虚,小事不拘”,“但是,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不拘到哪个程度,又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课题,这里没有一定之规。”

  正因为对事实的极度尊重,黄亚洲看到了一些平时看不到的史料。他记忆特别深刻是一份复印件,上面是当时中央常委会的一次会议记录,“真没想到,会议记录非常简洁,一次会议,大概就简单的三四张小纸,也就简单的几行字,而且都是用铅笔写的。”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