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发展研究 > 研究成果
  • 坚持改革创新,探索民主治理新模式
  • 2015-01-30 14:34:00 来源: 作者:浙江省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课题组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为了让科学决策、民主决策落到实处,杭州市委坚持改革创新,注重民主的方法和范围,探索民主的分众之道。在民主参与、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实践中,按照不同事件的“相关性”范围,将最广泛的“人民”划分为若干个不同的较小的“人民”范畴,实现分众式民主。这种新型的民主方法能够有效地减少大民主的盲目性,大大提高民主的效率,不仅是中国特色基层民主建设的有益探索,而且能够为民主政治理论的发展提供新的角度和思路。

  1、分众与分众式民主

  “分众(Divided Masses)”一词最早出现在一九八五年日本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推出的一份报告中。该报告认为商品消费正逐渐丧失“大众(Masses)”的普适性特点,消费的个性化趋势日渐走强,因此,必将形成许多“个别消费者群”,即形成“分众”。定义分众现象,提出分众概念,其意义在于揭示基于技术可能达成的交流形式之上,社会交往行为一定会趋于模块化、科层化、群落化。分众、大众、小众等概念的创造和提出,体现了商品消费层面新的受众群落的产生。

  从政治民主的发展历程来看,民主主体的范围同样经历了从大到小的变化。古希腊城邦的民主是一种全体公民(自由民与贵族)共同参与的直接民主,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言:“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中世纪末期,随着城邦的解体、国家规模的扩大、经济发展和社会交往水平以及交通通讯等技术手段的限制,小国寡民式的直接民主失去了现实条件,由数量较少的代表替代了全体公民参加国家事务的管理和决策,即代议制民主。近代,杰弗逊、密尔等美国思想家将代议式民主阐述为以选举为核心的国家统治制度,强调只有通过选举中各阶级或集团在代表数量上的势均力敌,才能保证代议制实现社会全体人民的利益,避免专权。但随着经济的发展,资本主义选举民主的弊端日益暴露,选票逐渐沦为金钱、权力的牺牲品,公民更多地沉醉与私人生活从而导致政治冷漠,选举只关心领导人的“准入”而忽视了领导人的管理过程,等等。20世纪80年代以来,协商民主的兴起使民主程序的价值偏好从竞争转向了协商,强调成员之间基于商谈基础之上的平等、自由交流而形成共识,但从民主参与的主体来看,协商的主体仍然只能是人民代表,协商中所需要的表达能力、交往理性、商谈技巧等实际上对民主主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因此,民主政治伴随着社会分化和利益多元化的发展,其“大众”普适性特征也开始逐步消失,民主主体的新分化为“分众”概念的移入提供了现实前提。同时,随着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所涉及的重大事件往往不是直接与每个公民发生关联,而只是涉及部分公民或部分社会集团、组织群体,从而便产生了区别于“大众”的“分众”民主主体。

  分众之“分”,既不是盲目的“分割”,也不是简单的“划分”。它仅仅是一种形式,一种手段,其深层次的政治意义在于根据事件的相关性区分不同的人民群体,使事件与参与主体更具有直接的利益相关性(包括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从而提高民主参与、民主监督的有效性和可靠性。同时,民主主体并不会因为分众化而走向碎片化、不会因为细分而零散化。相反,分众式的民主更能体现民主的真实性和实效性,更能为反映真实情况,解决实际问题,反馈有效建议,最终推动社会经济的全面发展,促进城市的整体进步,使广大人民群众都能共同享有民主进步的成果,达到“合”的目的。

  2、杭州市分众式民主的探索

  社会复合主体的培育,是探索分众式民主的一种创新性尝试,是分众式民主的实践载体。因此,与社会复合主体的分类一致,分众式民主也大致分为三种模式:

  一是以具体事业为纽带而形成的动态分众模式。这类民主主体会随着事业范围和领域的变化而变化,如运河综保工程中的分众主体有市运河综保委、市运河集团、市交通局、沿岸各城区和市有关部门、专家学者、新闻媒体、市民群众、中国京杭大运河博物馆、杭州运河研究院、运河研究会等,而在西溪湿地综保工程中,分众主体则主要包括西溪湿地公园领导小组、西溪湿地公园管委会、湿地公园经营公司、西班牙福赛酒店管理集团、湿地公园专家委员会、新闻媒体和广大市民等。

  二是以行业为中心、向周围辐射的相对固定的分众模式。这类民主主体一般又某行业的直接参与主体和行业相关主体构成。如在杭州茶行业联盟中,民主主体主要有党委政府相关部门,“国字号”及省市茶研究单位,“娃哈哈”、“顶津食品”等茶生产、加工、经营企业,行业协会,《杭州日报》、杭州广电集团等媒体,茶农、茶客等等,这些主体从行业联盟成立开始就相对固定,共同在民主参与、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中发挥各自的功能和优势,共同致力于发展茶产业、弘扬茶文化、促进茶旅游,确立杭州在全国茶领域的展示中心、培训中心、质量技术服务中心、信息中心、交易中心地位,打响“杭为茶都”品牌。

  三是以高校、专家为主体、以项目为依托的相对高端的分众模式。这类民主主体主要包括党政部门、专家、院校和相关经济组织。这里以杭州和浙大战略合作项目为例。2001年,杭州市和浙大战略合作委员会的成立带动了市校合作从临时性合作转变为长期性合作,从单一性合作转变为全方位合作,从一般项目合作转变为大项目合作,从自发性合作转变为有组织合作。近年来,各类项目合作组织不断涌现,呈现了多层次、多维度、多元化、多功能的发展格局。其中,既有针对全局发展的,又有针对具体事务的;既有市校双方合作的,又有多方共建的;既有柔性的虚拟合作,又有刚性的实体发展。新世纪以来,党政部门、专家、院校和相关经济组织充分发挥了各自的民主力量,相继在浙大紫金港校区建设和共建“和谐杭州示范区”等项目上保持着全面、长期、稳定、特殊的战略合作关系,走上了共兴共荣之路。

  3杭州市分众式民主的创新点和优势

  与其他各类民主方法和民主范式相比,分众式民主具有以下主要创新点和优势。

  第一,分众式民主兼具动态与静态模式,灵活多变,适应性强。这个优势主要源于社会复合主体这一载体的建构模式和组织结构。社会复合主体由党政界、企业界、知识界和媒体界联动运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关联、资源整合,不仅具有引导、协调、管理职能,又具有创业、开发、经营职能,各种职能互补衔接。在构建上,社会复合主体呈多层联结、纵横交错、条块互渗的网络状,形成既发挥分层活力又注重整体运作的有机体。这种特有的建构模式和组织结构决定了在此基础之上的分众式民主必然也是一种具有灵活性、整合性、适应性的民主方式。

  第二,分众式民主是一种新型的公民有序参与方式,既能避免大民主的盲目和狂热,又能保障公民的广泛参与。深化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是党的十七大报告明确提出的要求。扩大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必须遵循积极、稳妥、渐进的原则,既要坚定不移、积极推进,又要脚踏实地、循序渐进,既要防止急躁冒进,又要防止止步不前。“扩大”主要是指在坚持和完善现有的公民政治参与方式的基础上,不断探索出新的政治参与方式和形式,扩大政治参与的广度、深度;“有序”主要是指建立和遵守法治秩序,做到循序渐进、依法而行。杭州市现有的公民政治参与主要通过公民听证会制度、人民建议征集与重大工程的民主参与制度、互联网、“12345”市长公开电话、“人民满意不满意”群众评议政府工作机制和基层民主制度等途径实现。分众式民主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拓展和创新了公民参与的新方式和新形式,既通过避免大民主的盲目和狂热,保障了“有序”,又进一步保障了公民的广泛参与。

  第三,分众式民主结合了代议制民主和协商民主的优势,保障了民主的真实性和有效性。分众式民主首先不是一种全民的民主、大众的民主,而是以事件相关性为依据的小范围民众代表的民主。同时,分众式民主不强调选举权,而是关注政策制定过程的协商和管理过程的合理性,不同利益群体代表通过交流的方式表达和维护自身的权益,最终通过党政的协调和整合使重大决策既符合客观规律,又满足多方主体的合理利益诉求。因此,分众式民主集中了代议制的现实性和协商民主的过程性,从而保障民主的真实和有效。

  第四,分众式民主是一种高效率和低代价的新型基层民主范式。分众式民主的主体范围是以事件相关性依据,并呈现出动态和静态相结合、普通民众参与与高端知识分子参与相结合的特性,能够提高民主协商过程中各种观点、意见、建议、利益诉求的客观性和有效性,提高民主参与、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过程的效率,推进杭州各项重大事业的顺利高效进行。同时,分众式民主也是一个包含普通市民广泛参与的民主方式,通过媒体的放大功能,老百姓能够更加方便、准确、快速地了解政府工作和社会经济的发展,了解重大方针政策制定的前因后果,从而有助于公民对党政工作的了解和支持,有助于提升老百姓对一些重大工程(如城市整治过程中的拆迁工程)的理解和配合,从而大大降低民主的成本。因此,这种新型的民主范式也能够为中国市一级民主的创新和发展提供了新的角度和思路。

  (摘自课题报告《杭州市社会复合主体与党的建设、党务公开社会民主监督“三位一体”机制研究》;课题组成员:陈华兴、唐玉、黄宇、陈蔚)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