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们网群 > 文化建设
  • “最多跑一次”要铁杵磨针:磨掉99%,只留1%
  • 2017-05-25 18:20:00 来源:we我们 作者:翟春阳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摘要:实现“最多跑一次”,就是一个“铁杵磨针”的过程,把一切不必要的东西、生锈的东西都磨掉,磨掉99%,只留下1%。最多跑几次其实真不重要,重要的是政府把权放下来、减下来,把捆在市场身上的绳索解下来,如此,即便没有“最多跑一次”,办一件事要跑个两三次,群众与企业依然是开心的。你设置那么多条条框框,门门槛槛,我连“跑一次”的资格都没有,“最多跑一次”有意义吗?——翟春阳

  连日来,“杭州市长暗访‘最多跑一次’,办了4件事都没办成”的消息刷爆微信朋友圈,引起广泛关注,被认为是“达康书记”的现实版。

  深入实际、深入基层、深入群众,不发通知、不打招呼、轻车简从,查问题、找症结、寻良方,对这样的市长确实要点赞。但同时呢,对于“办了4件事都没办成”这事,则应有一个理性的态度,不要轻易与《人民的名义》中光明区信访局刻意为难群众的行径画上等号。第一,办不成,不是因为窗口部门不作为、效率低,或者脸难看、门难进;其二,实现“最多跑一次”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还将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这么说吧,如果过去群众、企业找政府办事要跑五、六次,那么现在只需要跑两三次,尽管离“最多跑一次”还有很大的差距,但这样的“进步”不同样值得肯定与欣喜吗?只要方向对头、势头不变、脚步不停,那么“最多跑一次”的目标就会越来越近。

  浙江人敢为天下先,率先喊出“最多跑一次”,掷地有声,豪情万丈,恐怕把其他省市都给当场“震住”了,因为这是一个“难于上青天”的承诺,是一个不留后路的承诺,是必须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承诺。

(市长暗访视频截图)

  “最多跑一次”,顾名思义,是不需要跑第二次,甚至连一次都不用跑,这是不是已经超出了社会大众的一般认知?不说与政府打交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会遭遇到为了办成一件事要跑好多次的情形,比如到银行开户,身份证没带就必须多跑一次,这多跑一次的责任只能算在自己身上,断算不到银行身上是吧?

  但不管多么艰难,说出来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承诺必须兑现,否则就将失信于民。而从徐立毅市长的这次暗访可知,我们离真正实现“最多跑一次”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有不少短板需要补齐,有不少“痛点”、“堵点”需要消除与打通。

  我们不妨看一下徐市长所体验的4件事的具体情形:某企业办理分公司注册登记,因为“政策性强、过程复杂、材料不齐”而未能现场办结;某企业办理车辆转出过户手续,在完成网上申请之后却被告知“表格版本”有问题,仍需再跑一趟;某企业办理新公司网上名称注册,被告知企业冠省名的审批权限不在市本级,最快也要几个工作日;某外来务工者办理公积金提取,被告知需要无房证明,而开证明的房产档案馆却位于开元路。

  4件事情,暴露出当前杭州在“最多跑一次”改革上存在的两大软肋,其一是“互联网+政务服务”还没有“+”好,其二是“放管服”改革还有没有“放”好,没有“服”好。

  先说“互联网+政务服务”,它是实现“最多跑一次”最关键的先决条件之一,甚至可以说两者之间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国务院《关于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工作意见》提出了“三个凡是”——凡是能通过网络共享复用的材料,不得要求企业和群众重复提交;凡是能通过网络核验的信息,不得要求其他单位重复提供;凡是能实现网上办理的事项,不得要求必须到现场办理。那么对照这“三个凡是”,上述4件事所暴露出来的杭州在政务服务上的“互联网+”短板,不是显而易见吗?“材料不齐”,为什么不可以网上提交?“表格版本”错了为何不可以网上更换?审批权在省里不在市里,省市两级之间的政务处理也应该“互联网+”吧?提取公积金需要“无房证明”,且不说这个证明是否必要,公积金提取部门为何就不能与房产档案部门实现“数据共享”?

  而这一软肋的尴尬更在于,“智慧城市”、“互联网+”几乎就是杭州的符号,为何偏偏在“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发展上如此滞后呢?

  再说“放管服”,放管服之与“最多跑一次”的重要性绝不下于“互联网+政务服务”。421日,杭州举行“百千万”蹲点活动、“最多跑一次”改革暨2016年综合考评大会,市委书记赵一德提出了三个“在前”,其中之一就是“改革创新走在前”——壮士断腕,自我革命,大刀阔斧深化“放管服”;减层级、减事项、减材料、减环节,审批权下放、能放全放。赵书记说到了点子上,只有环节少了、办事的线路短了,老百姓才能少跑路。群众A部门“最多跑一次”,到B部门“最多跑一次”,到C部门“最多跑一次”……这是真正的“最多跑一次”吗?显然不是。还拿徐市长这次亲历的4件事来说,就有必要搞清,其中哪些资料是不必须有的,哪些证明是不必须开的,哪些审批权是应该下放的(如企业冠省名审批,有必要一定要放在省一级吗?),哪些审批是可以取消的,哪些限制是可以不要的。在这一层面上讲,最多跑几次其实真不重要,重要的是政府把权放下来、减下来,把捆在市场身上的绳索解下来,如此,即便没有“最多跑一次”,办一件事要跑个两三次,我想群众与企业依然是开心的。你设置那么多条条框框,门门槛槛,我连“跑一次”的资格都没有,“最多跑一次”有意义吗?

  俗语有言:“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实现“最多跑一次”,就是这样一个“铁杵磨针”的过程,把一切不必要的东西、生锈的东西都磨掉,磨掉99%,只留下1%。这当然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是一个考验意志的过程,还是一个考验细心、周密的过程,磨得不得法、不小心磨断了的事也不是不可能发生,是吧?

  作者:翟春阳

  杭州日报评论员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