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们网群 > 项目工作
  • 三“朱”鼎立之朱升华:停车坐爱枫林晚,一爱十八年
  • 2016-03-07 11:17:00 来源:we杭州 作者:孙昌建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诗人雅聚,文学沙龙,文艺地标,文化情怀,今这一切在杭州已经成了像茶和咖啡一样的生活和休闲常态。而最早打出这些闪亮品牌的,却是几家毫不起眼的书店和书吧,屈指一数也快有二十年光景了,在一拨又一拨的大浪淘沙小浪冲刷中,他们都活了下来,而且渐渐成了一道风景一种谈资。还真是无巧不成书,这三个主角都姓朱,“枫林晚”的朱升华,“纯真年代”的朱锦绣,“晓风书屋”的朱钰芳,他们开创了一种三“朱”鼎立的局面。

    1

  “别具一格”的老二

  15岁从建德逃学到杭州打工,跟老乡一起挤在朝晖的农居房里……如果朱升华不说起这一段,人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叛逆两个字会出现在他的身上。因为升华给人的印象,一直是比较有分寸的,但接触久了,能发现他身上的那一股倔劲,然而他早年又总是以羞涩示人,即使是今天,仍低调得像一个从乡下刚进城打工的青年。然而当年他的父亲相信,不撞南墙不回头,即使儿子独自从老家的学校里逃到杭州,父亲也没有追过来。半个月之后,少年朱升华自己回到了老家继续读初中,因为他撞南墙了,处处碰壁,最终让他明白:初中文凭都拿不出,没有人要他,除了在工地上干苦力。

  这等于是少年朱升华的第一次流浪经历。说起这一段,朱升华其实是想说父亲对自己的教育,父亲当年也读到初中毕业,且还是当时的重点中学,如果不是家庭经济困难,也是会继续读下去的,父亲从不用棍棒教育孩子,这在农村里是极为难得的。升华说他排行老二,他的朱氏理论是老二总是比较叛逆的,因为老大比较懂事,老么比较宠,老二夹在中间,总想拱出点什么事情来以获得人们的注意力。我想也对,孔子不也是孔老二嘛。不过还好,朱家在建德麻桥,算是有文殊菩萨保佑的,哥哥朱东华考进北大哲学系,后来成为中国第一个宗教学博士,弟弟考进北大计算机系,而升华自己考进厦门大学经济系,这样的高考成绩单你放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家庭,那父母都是脸上有光的,何况他们家是在兰溪江边的一个小村子里,三兄弟,三及第。朱升华说,直到他们三兄弟考出之后,村子里才出了其他的大学生,这个倒也真是值得研究的一个案例。

  2

  可以终身,所以爱书。

  厦大毕业到万向集团发展部工作,这是完全专业对口的,因为当年他的专业就是投资发展,但是不到半年,朱升华就辞职了,因为他看到了十年之后的自己,他说大学四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全泡在图书馆,其中松下幸之助的一本书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松下的理想是人到中年就退休,但他的事业却能传承下去。升华想到,大概开书店能实现这个理想。一旦有了这个梦想,他便又要向家里摊牌了。家里当然不同意,要知道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大学毕业找到一个正式工作,且在大公司工作,这还是一个香饽饽,但儿子竟然要辞职去开书店。周围人对他的选择只有一句话:真会作!

  父母不支持,那你就放弃吧。但老二朱升华偏“不”。他向大学的同学们借了五万元启动资金,开弓没有回头箭。最后又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做书架的木材连同霉干菜从建德纷纷运到杭州,包括老家来的木匠,挑灯夜战,最后木匠和朱升华都干到流鼻血为止。创业的艰幸在创业的喜悦面前,几乎溃不成军,幸亏每天都有霉干菜和辣椒在“支撑”,这是1997年的春天,在杭州文一路69号,当年的“浙江老财经学院”的门口。18年之后,他对我带着“致青春”的口吻说起那个年代,朱升华说,他还算幸运,踩到了书业黄金年代的一个尾巴,因为当时杭州竟然已经有一千多家民营书店了。

  店名是颇费周折的,最后是哥哥有文化,弟弟有眼光,让哥哥书写店名,这也省了一笔钱。店一开张,朱升华最得意的还是自己这个店名,因为那是文教区嘛,凡是大学生们走过都会大声咏诵——停车坐爱枫林晚!于是,“枫林晚”这个店名很快就被记住了。

  一开始的生意是捉襟见肘的。因为书店未开,朱升华就已经备好了定位器,那就是要开人文学术书店,这是剑走偏锋的险路。或许是隐隐受了哥哥的影响,因为哥哥是个人文学者,他相信人文学者是要终生阅读的,这个书瘾是戒不掉的。虽然书店也卖报刊杂志,但里面的书还是以人文类书籍为主。可是那个时候流动资金有限啊,有时只能用当天的营业款去进第二天的书,23个平米要把书架放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兼具语文老师和人文学者双重角色的郭初阳当年刚刚从杭师大毕业,他就写过这么一个细节,说每一次去他都看到书架上有一套关于日本文化的文集,每次问,都说是不卖的,他当时很纳闷……朱升华说,这是当年的“镇店”之书,如果卖掉了,那一块地方,不,甚至一个书店都可能压不住了。再说了那书是他哥哥的,他怎么敢擅自卖掉呢?

  1999年,朱升华的印象中在文一路有了第一家网吧,后来有一阵子经常有人来问,有没有一本叫《第一次亲密接触》的书。朱升华一听书名,总是在嘀咕,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书名的,会不会是一本黄书呢?后来他去找来看了,发现是本台湾人写的小说,讲的是网恋,没有什么惊奇突兀的情节,只是语言都是一段一段的。于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去进这个书,图书批发市场有多少他就买下多少。这是他开书店以来卖得最多的一本书,一共卖了一万多本!

  后来事情的发展有点令人眼花缭乱了,或者说当年“亲密接触”的大卖和大赚,事后想想未必是件好事情,因为互联网以前所未有的、远比焚书坑儒还要凶猛的态势横扫一切,它不焚书也不坑书,它让人把大量的时间从书本转向屏幕,用手指和键盘跟生活和时间发生直接的关系。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