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们网群 > 项目工作
  • 新商业文明与杭州生活体验
  • 2016-03-07 11:20:00 来源:我们讨论会 作者:潘一禾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以电商为突出代表的新商业文明,真正让当代中国人体验到了自己的“经济人”身份,体验到了“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现代经济自由。今天生活在杭州的市民可能比其他城市人有更多的智慧生活体验,更能体会电商新文明和电子化新生活带来的优势。
  马云和阿里巴巴,一直是当代杭州人的一大骄傲和一块醒目的城市品牌。但舆论和网上口水中抨击马云和阿里巴巴的声音也总是不绝于耳。其中一条“原罪”是“淘宝”上的“假货”太多;第二宗罪则是网店对实体店冲击太大,让不少人失去了原来喜欢的工作。每次看到这样的吐槽,总觉得是歪打甚至误打。“淘宝”若是真的假货居多,迟早会被淘汰;网店就算抢了实体店饭碗,但也同时为很多人创造了创业和就业机会。目前中国的电商看似发达,世界领先,但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和非洲人的网购比例及对电商的看好,都超过中国。从这个角度看,以马云为代表的电商们意图在国内不断走向农村、走进社区,在国际奋力走向“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和地区,是有远大战略眼光和宏大现实意义的。
  2008年发生美国“次贷危机”和国际金融危机后,世界才真正普遍认可了以全球化、信息化为前提的新商业文明。当年金融危机不断升级、席卷各国时,损失超过20万亿美元,失去工作、失去家园、失去信心的人更是数以亿计……人类总是只有在大灾难中才会真正愿意反思和改革,国际金融危机因此成为催生新商业模式的良机。因为只有利用技术革命和互联网去重塑商业文明,尤其是重塑现代社会中的人际关系,才能让世界走出危机,面向未来。
  最近美国连续推出多部反思 “次贷危机”的电影,如《大而不倒》、《利益风暴》和《监守自盗》等等,从不同立场和角度,分析经济危机背后的人心危难和制度漏洞。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纪录片形式的《监守自盗》,它以客观呈现的方式记录访谈了众多亲历者,包括全球金融大腕、金融从业人员、政界高管、财政部高官、资深财经记者、名牌高校经济学院院长以及著作等身的名教授等等。电影所披露的美国金融业从崛兴到失控、从整顿到再度失控的过程,让人触目惊心,久久无法释怀;电影中披露的金融业和相关学界的联手互利、公然腐败,房贷申请人的无度欲望和普遍无知,政府强势救市政策出台背后的极端无奈和束手无策,都让人目瞪口呆、痛心疾首。这样的商业秘密普及版电影,若是在改革开放之前或之初,中国人想看懂都很难,但现在却仿佛是在观察、分析身边的经济和社会变化。究其原因,电商“新文明”的作用是极其重要的,因为以电商为突出代表的新商业文明,真正让当代中国人体验到了自己的“经济人”身份,体验到了“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现代经济自由。
  我们都知道,从人与自然关系的角度看,新商业文明通过从工业革命向信息革命升级的技术进步,形成了以“网商”为主体、“网货”为客体的新财富体系。上一代商业模式的一个主要特征就是经营方式粗放,大量不合理的交易费用消耗在流通环节,从而阻碍了正常的交易、滋生了暴利的土壤,并催生了“无奸不商”的普遍社会认知。新商业文明正是要消灭这样的“黑箱操作”和不信任,通过电子信息技术打破各式各样的时空阻隔和心理隔阂,促进企业与企业、企业与员工、企业与消费者、企业与社会之间,发生一系列与信息时代相适应的变革。信息时代的商业文化,更有可能实现透明、开放、分享,从而更好地促进平等、互利和诚信,实现商业的现代文明特性。
  新商业文明的主体是“网商”。从一般意义上讲,“网商”是通过互联网并以互联网方式从事商业活动的主体。在现实中,这个主体其实是“复合主体”,“包括作为人(企业家)的主体、作为组织的主体和作为激励角色的主体三种基本情况”(这个定义参见《新商业文明研究报告》,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 阿里巴巴集团研究中心,《中国信息界》杂志2010年第5期。) “网商”不应被简化为互联网上的“交易主体”,广义的“网商”不限于电子商务(EC),还包括电子业务(EB),即各行各业的电子化。前者强调的是网络渠道的优越性让“网货”把暴利还给消费者和制造业,并为未来的个性化服务提供了广阔的发展天地;后者则体现了新商业文明已经不仅具有经济意义,而且更具增进创业式就业、促进人际合作和和谐的社会意义。上一代商业模式人为地割裂了经济与社会的有机联系,单向地强化了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新商业文明则追求经济、社会、文化彼此的协调与融合。

  举例而言,通过网购,普通消费者在自主消费和自主评价的时候,就已经是部分地在自我实现“自组织”和发出“激励”之声的商业主体,或者说就已经在深入参与了他人的创业、拓业和守业行动,也同步丰富和提升了自我人生体验和人际交往空间。所以说,“全民创业”,向全民提倡创业精神,并不简单意味着鼓励每个人都“下海”或辞职去做生意,而是提醒今天的我们:在当今的中国大地上,在这个时代,创业的气息和可能无所不在,只要你有这样的意识和善于发现的眼睛,你就会无时无刻不断体验到全新的商业模式正在悄然改变我们的生活,并可能悄然地改变整个世界。
  今天的我们,不仅自己的创业需要关注他人的需要,为他人服务,也日益影响和参与他人的创业行为;
  今天的我们,在自己的主业和他人的主业之间,在可能的主业、副业、爱好和已经启动的创业努力之间,都组成了与他人自由“联连”的“复合主体”;
  今天的我们既是真正的商业主体,更是积极主动的社会主体。  传统商业文明主要以“专用性资本”为基础,而对新商业文明来说,社会“关系”也可以是互联网的开放关系,人与人的“信任”应该就是社会诚信体系,两者相联系就可以有效降低交易成本,优化商业生态和社会环境。以电商为代表的新商业文明,已经在不同社会主体之间建立起“开放的产权结构”,促进人们共同拥有和分享各自的“社会资本”。可以说,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表明,工业时代的社会责任观正在破产,代理人不为委托人负责、代表者不为老百姓负责,已成为很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常态。而进入新商业文明阶段,社会责任不再是企业和个人的负担。因为每家企业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找到自身商业模式与社会责任的结合点;同时个人都可以借助电子化、网络化渠道,对公共事务发出自己的观点和声音,更有能力履行社会责任。

  新商业文明必将带来生活形态的全面转变,更可能让我们的居住、生活、工作和学习,从“分裂”状态走向自主的“一体”。通过网络购物的“选择自由”与“自由选择”,通过各行各业的电子化和智能化,通过电子网络和科技进步打破更多的时空界限,可以让我们的个体能量更充分地发挥出来。如今,杭州的市民正在越来越有效地凭爱好和兴趣快速聚散,自由地分享与合作、创业与创作。这是一个小众狂欢的时代、也是一个组织日常生活化的时代。“微自治”和自然“平衡”正成为政府治理社会的重要原则,生活社区正成为人们自组织、自协调的重要场所。

  新商业文明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大趋势,是一个说不尽的大话题;抨击网店对实体店冲击太大,其实留恋的是旧商业文明的遗物和残留,真正新商业文明的好处还未被充分珍视和推进。今天生活在杭州的市民可能比其他城市人有更多的智慧生活体验,更能体会电商新文明和电子化新生活带来的优势,我也期待大家传播新商业文明,并亲手推进可持续的现代生活方式变革和现代社会制度变迁。

  (作者潘一禾系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学院教授,杭州发展研究会副会长)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