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们网群 > 研讨成果
  • 城市国际化视野下的共享、共生和共识
  • 2017-03-02 20:47: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十多年前,我着手进行浙江和江苏的城镇化进程比较研究,在当时浙江的产业特色还是块状经济和产业集群的时候,我花了几乎三年的时间跑遍了浙江大大小小的1000多个“外贸小镇”——也就是今天所说的“特色小镇”。经过这一持续了十多年的长期跟踪研究,我对所谓“城市国际化”也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

  从一般意义上而言,城市国际化这个概念指的是后发国家如何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同时嵌入“全球化”的进程,尤其从生产体系上表现得尤为明显——比如从生产的全球化进入到全球的生产加工体系当中,同时也意味着要承担融入金融危机体系全球化的风险。而中国恰恰赶上了这样一个过程,通过扮演“世界工厂”的角色,我们的城市国际化进程,和生产体系的国际化进程实际上是相吻合的。

  这就是一个最基本的发展路径,这个发展路径的终极目标就是城市国际化和城市全球化的最终目标,那就是成为全球城市网络中的一个“关键结点”——而这个关键结点最理想的形式无疑就是全球城市。

  众所周知,目前来看,能称得上是全球城市的只有三个:伦敦、纽约和东京。全球城市的主要特征就是高端的、全球性的生产高度,这被视为城市国际化的终极目标。以此作为一个基本的现行模式来学习,我们眼下所能做的就是像爬楼梯一样:先从生产的国际化开始,逐步融入到全球的加工体系当中,并通过产业升级和产业转型,不断进行城市功能等国际化内容的填充,最终一步一步地迈向全球城市的目标。

  在2008年之前,这个路径可以说是非常清晰的。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这样一个整体的目标和路径,包括当中所体现的逻辑都一下子发生了重大变化。当时提出来一个比较时髦的概念,叫作“微笑曲线”:在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之后,我们在全球分工当中实际上只处于一个较低价值层次的环节,这个微笑曲线的两端——一个是技术的高端,另一个是品牌的高端,不管是从产业发展的角度还是从城市发展的角度来看,我们都是从底部向这两个方向攀升,和之前所说的现实路径一致。

  但是经过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尤其是2011年之后,整个全球经济秩序进行了一番调整,这个曾经的现行模式也开始发生重大的变化。对于浙江这样的区域,这种变化是尤为明显的。大家开始发觉到,所谓的现行模式不是通过“微笑曲线”的逐步攀升就可以实现的,而恰恰是要通过一些重大事件的突破及其所带来的改变,甚至是基于一些重要的政治因素而发生的转变,这种现行模式才随之发生变化。从技术创新、技术转型或者是品牌营造的过程去攀升成为全球城市的方法,对于绝大多数城市来说,都是不可取的。

  与此相对应的,有一种新的路径和新的形态开始慢慢呈现出来:我们的城市要通过社会创新和全方位创新驱动,以此在全球城市网络的定位中实现城市国际化。这就需要找到城市的独特之处,不仅仅只是产业转型,这可以说是城市国际化的基本逻辑和目标。

  在城市国际化视野下谈论“共享”,我想用江苏和浙江来作一个比较说明。江苏和浙江在发展形态上有很大差别,江苏在整体迈向全球化进程中,比较明显的特点是想成为一个全球工厂,这是一个价值内环节嵌入到全球生产体系中去的过程;而浙江最早的产业则是以轻纺织业为主,所以进入全球化的进程,更多是以一个全球商品链的方式纳入到全球商品体系中去。这两者有本质差别,一个是产品贸易,一个是商品贸易。从这个差别衍生出来,就涉及到技术扩散的问题。 

  因此今天我们对 “共享”的思考,不仅在于共享需要平台,更重要的共享是基于知识获取和技术扩散而形成的价值框架。在2010年之后,随着技术扩散跟知识获取的方式越来越直接,同时带来了代差和叠加、维持和压缩,越来越多软件的开源和数据的开放叠加在一起,对于目前所看到的平台经济将会产生更大的影响甚至颠覆,有可能会产生更大的供需关系精确化匹配。可见,“共享”带来的影响,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将生产和消费进一步融合,从而越来越“去边界化”。

  “共享”之后是“共生”,这是一个和生产体系全球化相关的问题。在2010年之后,生产的再组织化和生活秩序的再组织化在新的社会生活和生产行为背景下变得越来越明显。现在被用得越来越多的一个词语就是“生态化”,所谓的“共生”关系其实最重要的就是呈现在生态化的体制方向上。这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秩序意义上的商业模式,更是一种立体化的具有高度融合性、高度互动性和高度交互性的生态体系。

  “共享”、“共生”之后,最后要谈的就是“共识”。生产秩序的再组织化和生活行为秩序的再组织化,最终都可以归结为一个关健词“治理秩序重建”。秩序的重建、磨合,包括规则意识的产生,就产生了“共识”。“共识”就是寻求共同创造性的知识,而在“共识”的形成过程中,对共同知识的创造便促成了新的价值观产生。在城市国际化视野下,从“共享”到“共生”再到“共识”,我认为这可被视作杭州建设亚太门户城市的一个战略设想,也可被视作是对未来社会的一个总体想象。

  (作者系南京市社科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城市治理比较研究中心副主任)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