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们网群 > 研讨成果
  • 微经济:未来新经济形态的关键一环
  • 2017-03-02 20:47: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当前,我们国家正在从以物质生产、物质服务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向以信息生产、信息服务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转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也特别提到要增强经济发展新动能、发展新经济的不同形态。新经济已经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从外延来看,我们认为新经济包括几个方面。首先是基础设施,一个是新的信息基础设施,我们归纳起来叫“云网端”,“云”是云计算、大数据;“网”就是包括互联网和物联网的基础设施;“端”是包括硬件在内的智能终端,还有包括APP应用在内的软件产品。在此之上叠加了经过互联网信息技术改造升级之后的传统工农业的基础设施。两块基础设施叠加支撑了我们经济当中两个非常重要的部分。一个是增量的部分,也就是从现在往前看十年、十五年中国发展非常好的互联网经济,电子商务是其中的一个部分。另一个是存量的部分,也就是在我们国家掀起互联网+、数字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传统产业向线上的迁移,传统产业跟互联网拥抱和融合。从发展趋势上看,新经济在整个国民经济当中所占比重越来越大,直接影响到未来经济发展的全局。过去,我们的经济发展依靠单纯的传统的要素投入,像资源、劳动力等等,依赖于传统的需求侧的投资、出口、消费三驾马车,依赖于各级政府对于各个产业直接的政策刺激手段。在这几个方面的旧动能效果逐渐减弱之后,我们应该寻找经济新动能,利用技术变革所带来的要素升级、结构优化和制度变革,重新让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得以提高。

  2017110,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了《迈向20354亿数字经济就业的未来》报告。报告预测,2035年中国整体数字经济规模接近16万亿美元,数字经济渗透率48%,总就业容量达4.15亿。其中,阿里巴巴经济体就业规模将超过1亿。

图为波士顿咨询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阮芳在第二届新经济智库大会预发布《迈向20354亿数字经济就业的未来》报告

  过去的旧动能就像给一个运动员打兴奋剂,当时是有效的,但长期来讲会损害运动员的身体。我们的新动能就像是用科学的训练方法把运动员的实力提升上来,使经济增长和发展质量有更好的保障。现在信息产业发展的范式已经从过去的“硬件加软件”逐步向“云计算加大数据”转化,新的生产要素是大数据,数据正逐渐摆脱原来的束缚去做共享、开放、交易,不断地提升我们经济发展新的空间。基于新的信息基础设施和生产要素,才有了大规模协作的出现。

  这些变化使我们对新经济和旧经济的分析视角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原来的经济是按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进行划分,但是现在如果分析经济当中的企业行为,你会看到很多企业既做了第一产业也做了第二和第三产业的事情。我们清晰地看到,新经济的分工结构从过去的行业分工转向了平台共享。

  201717,由阿里研究院主办的第二届新经济智库大会在北京举办,大会以“远见2046”位主题,来自海内外120多家智库机构、800多位思想者齐聚一堂,共同探讨未来30年的科技进步、商业变革和社会生活。会上,中国智库大数据报告课题组组长、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朱旭峰教授发布了《2016年度中国智库大数据报告》,该报告通过对智库及专家言论在社交媒体中的大数据分析,推出了年度中国智库大数据排行榜。这是国内智库评价机构首次通过社交大数据的方式进行评价排名,体现出了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飞速发展的情况下,社会对于智库的评价也在紧跟时代发展步伐。

  我认为新经济的基本形态是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和微经济三位一体构成的,平台共享输出强大的基础设施的能力,支撑了微经济的发展。这个“微”,既包括主体的“微”、供需的“微”,也包括从金融、物流、教育等等领域呈现出来的微经济的态势。

  从平台的角度来看,世界前15大的互联网公司无一例外都是平台型的企业,他们也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平台成长很快,在平台之上我们看到不同相关方间的利益交互,合作、竞争和创新都是非常多的。按照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两位教授的研究,由于模块化的运用和整个互联网平台的发展,降低了企业之间沟通和设计方面的成本,直接促进了创新发展范式的转变,由过去的生产者比如制造企业去做创新,向用户创新和开放式协作创新转变。我们有一个例子。在天猫平台上有一家卖女装的企业,他们在双11促销的时候发现,根据我们给的接口和工具,女装定货的选项其实是不完备的,不利于他们服务消费者,于是他们自主开发了一个新的列表,平台的客户服务部门跟他们去学习,学习完了之后提供给更广大的企业去使用,用户创新的价值也得到了极大的释放。开放式协作创新,就是平台、传统企业、消费者、服务商一起做了一件可能以前单独谁也完不成的任务。这是这个时代发生的显著变化。

  201717,由阿里研究院主办的第二届新经济智库大会在北京举行,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巴巴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发布了《数字经济2.0报告——告别公司,拥抱平台》。1998年,美国商业部发布《浮现中的数字经济》研究报告,揭开了数字经济1.0的大幕。经过近20年的技术进步、应用渗透、商业创新和生态演化,数字经济的发展正在迈入以互联网平台为载体、以数据为驱动的2.0时代。

  从共享的角度来看,我们提出了从分享的行为到共享的经济。分享现在提得比较多的是UBER,我们认为共享经济要超越UBER,这个可能对应于私人资源盈余的再利用,包括了时间、空间、商品、服务和金融的资源。除此之外,还有公共资源的利用,既包括了城市里面的实体公共资源,比如说我们杭州的创客空间、梦想小镇,也包括各个城市拿出来的丰富的数据资源,也包括乡村资源。由于数据的贯穿,平台能够承接海量的用户和大规模的需求,又由于制度、法律、政策社会环境的改善,各个组织之间都可以实现全局的共享,使公共资源的共享、城乡之间的资源交换、国际资源的共享成为可能。

  平台化、数据化、普惠化是数字经济2.0的核心特征。报告预测,2020年将出现首个交易额过6万亿人民币的平台经济体。20年后,八小时工作制将被打破,中国高达4亿的劳动力将通过网络自我雇佣和自由就业,相当于中国总劳动力的50%。未来20年,阿里巴巴+海量小微或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将支持全球1000万小企业盈利和发展、服务于全球20亿消费者、创造1亿就业机会。2046年,80%的全球贸易将由小企业/个人主导。

  讲到微经济,按照国内一些学者的总结,主要包括了几个方面,也就是生产的碎片化、就业的个性化、消费的多样化、市场的透明化和分配的福祉化。正是由于消费者的变化,他们变得需求个性化,见多识广,所以导致了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变成一个平台,它向平台上的个人和中小创业团体提供服务,于是我们能够看到平台式就业正在不断地涌现。像韩都衣舍(女装电商),他在平台上支撑了企业内部很多品牌的孵化和创生,通过2-3个人构成的灵活的小组制,逐渐地形成了巨大的价值。在阿里音乐的平台上,我们看到很多音乐人直接上传他们的歌曲、歌词、宣发材料,也能够发挥他们的光芒。我们发现,平台上有很多人既是网商,也是志愿者,也是艺术家,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哪一份工作是没有价值的,都是实现个人理想的手段。在微的供给和需求方面,我们看到,摩拜单车在移动互联技术的帮助之下解决了人们从地铁到办公大楼短期碎片化的出行需求。我们也看到,许多企业从人们微量化的需求出发,通过C2B个性化的定制,生产产品和提供服务。我们在淘宝的上面看到有些创意就是收集了互联网上其他的大家的涂鸦做成的工艺品,甚至有专门制作紫色产品这样的供应商。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像“滴滴”出行服务,还有果壳网下面的“分答”技能服务的知识分享形式。此外,还可以扩展到微金融,比如说在众筹领域支撑了更多的创新,比如通过支付宝公益的平台汇聚众人的力量,促进整个公益事业的发展。

  20161227在北京召开的2016中国“新型智慧城市”峰会上,主办方中国互联网协会、新华网和蚂蚁金服发布了《新空间·新生活·新治理——中国新型智慧城市·蚂蚁模式》白皮书,同时发布了全国335个城市的“互联网+”社会服务指数排名。从城市排名来看,杭州以383.14的高分和超过20%的增长速度在335个城市中位居总指数和月均增速的榜首。上海则以237.23分在一线城市中排名第一,其13.6%的月均增速在一线城市中也居前。除了杭州、上海外,排名进入前十的城市还有南京、武汉、宁波、广州、深圳、北京、苏州、厦门。

  最后,总结一下。微经济不光在技术和经济领域带来发展,而且也会在社会与文化领域带来大的转变。我们看到,这一代的创新创业正体现了人们从解决温饱到寻求自我实现的这么一个趋向的转变,因为共享和微经济的发展会带来更多的机会和分配上的平等;也看到,我们在资源约束条件下运用共享、微经济的形式怎么去促进可持续发展;同时,也看到,在这样的平台上,微主体之间的共享怎么去促进创新、开放、合作以及信用的提高。

  (本文系阿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孟晔在2016“生活与发展”研讨会开幕式上的发言,有删节)

  •   分享到: